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八百三十七章 夜已深4
    上帝指使就吟了起来,还是这样的普通的夜晚,是这样的凉爽的天气,是这样的小树林,是这样的安静的世界。夜里我出来拉屎,我已经痛快的拉完正准备回茅房里。然后我是终于是再也忍不住了,我要释放我的洪荒之力了,当我把这个“帅气”和那个“帅气”从我的口中崩出来,声震山谷。我不是吹牛碧的,我也没想到我会这么的大声的喊出来,我也不知道觉得喊了帅气后我会如此的不以为然。

    因为我不是一个普通人了,我是一个有帅气的人!好吧,当声音回荡开来,关键还能听见回声,那就是更加的牛了,只感觉耳中嗡嗡大响,但听得“帅气”的一声呐喊,喊出了我的痛苦,喊出了我的心声,喊出了我的气势吧,从小树林深处荡漾着我的帅气。真有一种大气的感脚,让我是非常的自豪啊!虽然我是这样帅气的一个人啊!

    静夜之中,上帝指使发出的“帅气”字余音未绝,感觉要震耳欲聋,感觉又似乎犹如一条巨龙要冲上云霄,令人充满了豪情与激动。那我也是被我自己震撼到了的样子,我在自鸣得意的时候,以为这里是没谁了的时候,突然从草丛里冒出一个人来。那身影犹如鬼魅,又急如闪电似的,那是突然就冒了出来。我也没有做好任何的心里准备的样子,她就出来了,吓得我是不要不要的。

    上帝指使哥哥虽然是个纯爷们,但是这人来得太过的突然,所以我们的哥哥也是受惊吃亏,放慢脚步,呆若木鸡的样子,那是吓傻了的样子。那真的是有被这人吓到啊,你说这个走夜路的人,就怕是遇到这样的人啊!没有想到今天还是让我给遇到了,你说我得有多倒霉啊!你说城市里人多,机率要大一点,你说这个荒郊野外的你说哪有人啊!你说这样也能让我是遇到,这机率太小不说,想想自己得有多倒霉啊!

    你们的上帝指使哥哥瞬间脸色凝重起来,那是想也没有想的,就被吓得是坐到了地方。我跟你们讲,我不是怕,我真的没有怕,我只是瞬间腿软了。毕竟人有失手,马有失蹄吧,何况我是生病的,我是有毛病的所以就不能让我是吓得是腿软啊!我也是醉了,换作是你们也不能是好到哪里去,怕是这个场景得把你们是吓尿了也不一定的。真的,来得太快,太突然了,没有准备就窜了出来。

    黑暗中嗤嗤两声我定睛一看我槽了居然是一个老尼姑打扮的人,我看她的样子那是一身素衣,在这个凄冷的月光下显得是非常的耀眼。我槽了这样明显的衣服刚才我怎么没有看见,我也是醉了。我看这个尼姑也是清风傲骨,傲骨清风的样子,那是相当的有型啊!这个大半夜的,能在这个荒郊野外遇到这样的神秘人,我也是醉了。你说大半夜的,你穿个白衣,还是这样的白,跟老公死了似的穿的那种丧服。你说我看到这样的东西,我能不害怕吗?还好是女的,我觉得我能稍微的胆大一点。要是遇到个男的,那我就想哭了!

    我槽了还戴着面具的样子。怕被人认出来,还是有不可告人的长相,我心想那就是丑呗!长得帅的,要是跟我这样的,哪里用得着这样啊!那我们都是坦荡荡的,别人想怎么看就怎么看呗。眼睛生在别人的身上我还能怎么办啊!也不能把别人的眼睛遮住不让别人看我啊!

    这个长得丑不让看也就算了,更奇了怪的是她是想要拉着我的手就不让我走,她是想要来抓我的样子。但是,没有想到她是刚伸出手来,想要来抓我的手的时候。我特么地就已经倒地了,我特么就不想要走的意思了,我都坐在这个地上了,我这样表现得还不明显吗?我觉得我是表达得非常明显的样子,你们觉得呢?我特么也是没谁了,我自己都醉了,这个神一样的反应,我自己都佩服我自己吧。

    把我给吓得,我还以为她要接我客啊!你说你是大半夜的跳出来干什么嘛!你要是没有点想法,没有点邪恶的念头,没有点不可告人的企图的话,我想她怎么会突然的冒出来。这个大半夜的,黑灯瞎火的要不是这个月亮是这样的圆的话。那是,让我看清了你的身形的话,还算是个人的样子吧,要是不是人的样子,要是没有人样的话。你说我该如何是好啊!

    这个女人看我是吓得是摔倒了,她的意思是摔倒了怎么办?就爬起来呗,她让我是起来。她见我腿有点软想要扶我起来,所以就把手向我伸来。

    她再一次的把手向我伸来,你说我能不害怕吗?我怎么会知道她会出手啊,要是她不随便的向我伸手的话,我也不能这样的害怕。我那时候已经是吓得不也直视于她了,直视也没有什么软用的样子,她是戴着面具,我也看不清她的长相。所以我只能是害怕得只是乱抓起来,你们懂的,有的时候害怕的时候自己的身体就会情不自禁的做一些小动作。

    我也会啊,但是我还是缓过来了,居然我还能说话,这就不容易了吧。是不是很厉害的样子,居然没有被她给吓死,我说:我说男人汉大丈夫的,我们说不起来我们就不起来,你不要拉我,我就不是不要起来了。你想要怎么着,我根本就不怕你,你不要吓我。你吓我我也不怕你,我只是觉得自己走累了,想要休息一下,如此而已,你千万不要伸手,你也不要扶我,让我休息一会我就好了。

    她见我是那种倔强的男人,知道即使是扶我,我也不一定会起来的,所以她不打算扶我了。告诉我说:“公子不要怕,我是人,不是鬼!”她说这个话的时候说得是如此的坚定,说得跟真的似的,你说大半夜的。我也没有说你是鬼,你就先解释了,你这个不是吓我还能是为什么啊?

    我一听她这话,我就怒气不打一处来,我是非常反感别人在这个时候说这样的话。我说:“你不用解释,解释就是掩饰,所以你无需对我解释。我知道的,你说我也是一把年纪的人了,你说我连你是人,是鬼都分不清的话。那我也是白活了,那我也就白活这把年纪了。我知道你是人,你特么就是人扮鬼来吓我吧!”

    白衣女人大怒,右手一掌拍在旁边的那株可怜的植物上,顿时那植物纷飞,厉声道:“谁特么是扮鬼吓你了,我有这样做吗?我也醉了,你说我好好的在这里看书,你在那里是练功打把式,喊一个叫“帅琪”的人的名字。是你先把我的光挡了,你还恶人先告状,说我是扮扮鬼来吓你。你特么地是说我是长得像鬼是不是?你是不是觉得我是鬼不像人?你是不是没有把我当人看?所以我是非常的生气,你信不信我一掌就能拍死你。”

    我一听我也是不能明白了,你说你好好的一个大女人,你说你大半夜的不好好的陪老公睡觉。你特么地是跑到这个荒郊野外来看书来了,你特么不是在逗我吗?你说我是来拉屎的,这个还说得过去,你说你躲在草丛中看书,我也是醉了。还说我挡了你的光,我就不乐意了。你说我是这样的人吗?我哪有挡你的光啊,这个月光是大家的,就算是我挡了那也是你有道理的。也不能说是我的错啊,说你吓我你还不承认,还倒打一耙说我是挡你的光了。你说这一天天的都特么的遇上些什么人啊!苍天啊,你特么地是在玩我吗?

    你受不了,你特么玩死我算了,我不要活了。我说了:“你男人呢?让他出来,不要躲躲藏藏的是什么英雄好汉啊!”我想她应该不是一个人,应该是一个团队来着。你说要是她一个人能做出这样的神.经病的事来,这个我真的不信。这样的事一般都是两个人做的,在这个小树林里的草丛中来月下看书。我也是醉了,这个你们以为你们是月光爱人啊!非常有月光,我们才爱得起来,才能是爱得死去活来的样子吗?

    好吧我是不能想象小树林里的草丛中有人在看书?还不是个小女人,还是一个老女人,上了岁数的女人。别问我是怎么知道的,我只是看我就能看出来,她比我是老多了。我直接吓得三魂走了两魂,直接是被吓得坐倒在地,爬都爬不起来,这个也是很正常的吧!

    白衣女人哼了一声,道:“公子你侮辱人,你是哪支眼睛看出来我是有老公的,我跟你讲:我是守身如玉几十年了,我是清清白白的你怎么能乱说呢?我这个清白之身,如日月可见,那是我一世的清誉啊!你怎么能说我和别的男人躲在小树林里的草丛中一起看书。我是这样的人吗?我这样的弱女人能干出这样的不知廉耻的事吗?就算干了,你怎么就能知道那个男人就不是我老公,也许就是我老公啊!对只能是我的老公,那不能是别人了,你说你要是再乱说的话,你信不信...”

    我给她是补充道:“你信不信我一掌拍死你!”对吧,你想要表达的就是这个意思吧,你特么的你是想要告诉我说,你和一个男人躲在小树林里的草丛中一起看书而那个人是你老公!你想表达的是这个意思是不是这样的?特么地你是当我是三岁小孩子啊,你这是大半夜的你是在骗鬼啊!你说那样的人会是你老公,我特么就真的不信了,谁家老公闲得无聊,没事带着自己老婆往小树林里钻啊!

    要带也不能带自己的老婆吧,要带也得带别人的老婆,那人肯定就不能是你老公。我就不信了这个世界上有带自己的老婆的,不带别人的老婆的,我就不信有这样的男人。再说了我心想看她这个架势,动不动就想要拍人的气势,这个也不像是什么弱女人,这个是谁带谁还不一定呢?说不定是她带着男人来看书也是说得过去的,所以我觉得反正那个男人不是强人,就是小人,反正不是你老公!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