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八百三十八章 夜已深5
    她一听脸上闪过一阵愤怒之色,怒道:“胡闹!你也小看于我,你再胆敢侮辱我的清白,你再敢说我是那样的人。你是不是想死!我明明就是一个人在这里看书,静静地安静的在这里看书。你不仅是大喊大叫的影响我看书不说,你满口的胡说八道,你非要说这里有人,而且不是女人还是一个男人。你说你是有何居心,你怎么能如此的胡说八道,你把我看成是什么人了?”

    我一听她是生气了,而且是非常的生气,我就的暗暗心惊起来,寻思这个女人有没有这么狠,这个荒郊野外的能做出这样的事的人,都不是一般人。我觉得我自己不能把她是惹怒了,到时候怕是没有我的好果子吃吧!我心想我还是得顺着她点,她这个脾气不说她真的能揍得了我,她要是真的因为被我说了,觉得自己的面子挂不住了。要跟我拼命起来的话,那我的结局也是很悲惨的。

    所以我是为了缓和一下这个尴尬的气氛我说了:“好,大姐好气概,好样的。大姐果然不是一般人,我一听大姐的声音,我就知道你是清白女子。现在再这么看来,你还是个好人,一点歪风邪气都没有的样子。”是我错怪你了,我自己掌我自己脸,我嘴贱,我话多,我想法多,我是有眼无珠啊!

    我是一个纯爷们,所以我的眼里只有女人,我也只喜欢看女人,在她们唠叨的时候,我一眼就能看穿她们内心的空虚与寂寞。但是,我今天遇到了一个与众不同的奇女子她居然我说:“就是,刚才听你是念你的练功的口诀,我就知道你这个人是异想天开的样子。你自己大半夜的跑出来,也不知道来干嘛了,还一个劲的耍宝,说什么你左压,压虎的,我也就醉了。你自己是空虚与寂寞冷了,大半夜地做这样的无聊的事,就不能我大半夜的出来看书啊!”这个是什么理,你觉得是不是这样的?

    凭借着强大的心理洞察力与一张酷似上帝指使的俊脸,要不是夜黑风高我怕是遇上了杀人夜,我都懒得理她。我才不会说这样的话呢?我只是想要给她一个台阶下,怕她又起不开,又跑到这里来看书了。你说我在这里耍宝这也能说得过去,她说她是来看书的。你们信吗?反正我是不会信的,我曾经仔细研究过女人的心理,这个上了三十岁还没有结过婚的女人,心理都是很不一样的。有的甚至会很变态的样子,比如说我眼前的这个,所以对待这样的女人,我们都不能用平常人的眼光来看待她们,也不能用正常人的思维来与她们交流。我们要不平常一点。

    好吧,我觉得现在的女人也是不容易的,毕竟现在是越来越的女强人了。她们也许是挣钱轻松、但是压力却比男人还要大,总觉得生活越来越无趣,于是选择灵异探险,想在惊悚、恐怖中寻求刺激。所以,就一个人悄悄地躲在小树木里的小草丛中看书也是能理解的,我觉得我不要再纠结了,再纠结的话,我自己头就炸了。还有就是,你根本就无法想像这是一个什么样的场景啊!我在心里暗暗嘟囔了一声,怕是真的是遇到鬼了吧!

    忽然,我愣住了,这个人为什么这样熟悉?就在她抬起头来的那半秒钟内,我差点就惊叫了起来:“这不会在做梦吧!”我觉得这个应该是做梦,不然你说荒郊野外的怎么会遇到这样的人啊!你说就算是你再怎么喜欢看书,你不会点根蜡烛什么的来看,这也要不了多少钱,你可到好借着这个月光来看书。我觉得我算是狠的(很节约的),你特么地比我是狠多了,我对你我真的是自叹不如起来。真的是比不了,比不了啊!

    她听了我的话后告诉我说:“公子你真的没有在做梦,这是真实的事情。”

    我当然知道这个是真实的事了,我说的是她知道她自己有没有觉得自己在做梦啊!她一听,我居然反问起她来,那女人瞪着一双明亮的眼睛吃惊地看着我,一张俏脸隐藏在这个面具之下估计现在也立即变得煞白了吧。因为这个时候,谁知道我们两谁特么的是人还是鬼啊!对吧,反正我觉得我们两个就是没有毛病的人,在一个没有毛病的时间里,出现在一个没有毛病的地方,说着一些没有毛病的话。

    我一听没有在做梦就好,我就怕醒来了,才发现这者特么地是在做梦的样子。你说我得浪费多少表情啊,我听她说没有在做梦,我就放心了。我听完姑娘的话,我觉得姑娘也是知情达理之人,也不像是会做过分的事样子。要不我们各回各家,各找个妈吧!你先走,我要目送姑娘离开我才放心啊!你觉得呢?如果姑娘介意的话,我先走也行,只要姑娘是句话,我们就各自散去吧。毕竟时候也不早了,我们都有自己的事,我们就不要再耽误彼此的时间了,你说行吗?我觉得我是表达得很清楚了,不想要与她纠缠的样子,我想她应该能理解我的心理吧!放我走吧!

    但是她好像不是很理解的样子,以为我在夸她,她一下就心情很好的样子。她也夸我说:“公子也不是一般人啊,一般人也不能有这样的本能的反应啊!”

    我一听,明显是说我是被吓得腿软了,一屁股坐在地上了吧!哎,想想自己也是挺丢脸的,这是什么脸都给自己丢干净了,我是挺尴尬的样子看着她,我说姑娘见笑了,小生确实胆子不太大,确实是有一点胆小啊!你不要介意,因为这个和我是一个帅哥是没有冲突的。

    但是她却有不同的看法,就她看来,以她的角度看我的话。她是这样的评价于我的:“能在第一时间对突发情况做出反映,这就是天赋;能在第一时间做出反应后,再通过观察寻找目标并思考脱身的办法这就是机智;能在第一时间,别人闪出来的瞬间,坐在地方的时候寻找石头(当时我抓就是在找石头的样子,你以为我真是是抓草啊,吓傻了!)以被动变成主动就是经验了!这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可以公子不是练武之人,要是公子是练武之人的话,一定是可造之材啊!”

    我就最不喜欢别人夸我了,你们懂的,别人夸你肯定没有好事的。别人也不能平白无故的夸你,对吧?她一定是想要通过夸我来分散我的注意力,然后打机会来揍我。肯定是这样的,昨天挨了神医几下就是因为我大意了,被她分散了我的注意力了,才让她有机可趁的。要是我一直都是专注着,一直很坚定的样子,她哪有机会揍我啊!所以,这个时候敌我不明,身份不详的时候,更是要谦虚谨慎的样子。这样才能立于不败之地。才能是不被揍得很疼,要是我一大意的话,她就得出手了。

    但是我还是对她是不放心的样子,我总觉得她是个诱饵,过一会儿我要是和她纠缠不清的话。她的男人来了,我就死定了,毕竟全拳敌不过四手啊!我就算再怎么狠,也不能防得过别有预谋的人,所以我还是想要跑啊!我看了看四周,我就打算着自己的出路,这个实在脱不身,她不放我走,我就只能是跑了。没有别的办法了。尼玛的,你失眠我又不失眠,我早就想要回去睡觉了。

    我觉得我们两个人,我们都是各怀心事的样子。我是用力往地上一撑,我就站了起来。然后我双手合十,恭恭敬敬的道:“姑娘我还有再事在身,你就不奉陪了,姑娘我是先走一步了,我们后会有期,保重,保重。”我想试探她能不放我走的样子,你说这个时候好不容易碰到一个我这样的人,你说她哪里舍得放我走。我是我在这里守了好久,要是突然出来一个有缘的人,你说我能轻易的放她走吗?她当然也不能放我走啊!

    果然她不太愿意放我走的样子,她是见我要走,立马就阻止我也不说话,就来拉我样子。那是又出手了,我都说了夜黑风高之下不要拉拉扯扯的成何体统啊!她还说自己是清白之人,想想我也是醉了,你说她要是清白之人,我就说我自己是处男,看她能把我怎么着。

    她觉得我这个人还不错,对我也没有什么介心的样子,她是总想要来拉我,我也是醉了。我是总想把她推开,但是你知道的,我这个人脸皮薄别人来拉我,又是个女人,我真的不舍得把她是推开啊!你说我这个时候是不是好纠结,好纠结啊!我也是这么觉得的,我自己也是觉得很纠结的样子,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你说我是不是就得跟何以撑一样的将就,将就,再将就啊!

    好吧,我承认我是可以将就的,我不是不能将就的嘛,这话我早就说过了。我已经过了不能将就的年纪,我现在是到了可以将就的年纪了,你要是再拉我试试。你看我能不能将就,反正你是戴着面具的,这个黑灯瞎火的我们也谁也瞅不见谁。所以这个时候只要我是这个男的,你是个女的,我们就将就,将就再将就吧!管它的,反正要死了,我也不能像你一样的做到守身如玉的样子。我也不是这样的坚定的人,我更不是那样的放不开的人啊!

    我正准备走,她是拉着我,我问她你这个是何意啊?她告诉我说:“不瞒公子,我只是想要看看公子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