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八百五十四章 夜已深21
    我觉得她是在骗我的样子,你说我都非常努力地去找女朋友了,我也没有找到。现在你说突然有个女孩说要嫁给我,你说我能相信,我能告诉我自己这个是真的,这个不是在做梦吗?我觉得我不能!

    姑娘道:“谁骗人了?我立过毒誓,怎能不算?从今而后,你便是我的丈夫了。不过我比你大几岁,以后你要听我话,不然我揍你哟!”

    我心想要不是看在你比我大,我出于尊重我才听你的,你要是敢威胁我,我根本就不怕你啊!你还敢揍我,我也是醉了,你揍我试试,你看我还不还手,我跟你讲我都不带还手的,你揍就揍吧!你说我还敢打女人啊,我都没有过这样的想法,我也最看不起打女人的男人,我们男人怎么能打女人呢?我槽了,你们都是默默地挨女人的打就行了,我们怎么敢啊!

    当然我也表现出我的沉着冷静而且沉稳的一面,我这样的跟姑娘说道:“这只你的一个誓言而已,你说你对天发誓了吗?”

    她摇了摇头告诉我说:“没有!”

    我又继续问她说:“你对地发誓了吗?”

    她继续摇了摇头告诉我说:“没有!”

    我不解道你都没有对天,也没有对地发誓,你是对谁发的誓言啊?我是相当的好奇,她的誓言是对谁说的!

    她告诉我说:“我只是对我的列祖列宗发了誓言,这样算吗?”

    我一听这个当然不得算啊!我告诉她说“你没有对天,也没有对地发誓,所以你的誓言也当不得真。毕竟,我们发誓我们都是对天地发誓的,这个要慎重一点。这个也是我们发誓的标准模板吧,你以为这个誓随随便便就能发了吗?这个必须要按我们大地朝的规矩来啊!错一步都不能说是一个负责的,认真的发誓,我觉得你发的誓言就挺不靠谱的。你说你只是对列祖列宗发的誓言,如何当得真?我怎能做姑娘的姑娘的那个丈夫?”太使不得了,这个我可以当你没说,我也可以当作没有听过。当然我也能当作你没有被我脱下面具,我也没有见过姑娘的美貌的,这个我可以守口如瓶的,真的可以打死也不说出来的。

    姑娘那是手举了起来,一看就是摆出了打人的架势,她的手是颤巍巍的想打又舍不得打我样子。就像是她的说的她都舍不得杀我,你说她怎么舍得找我啊!她是深吸了一口气,她说道:“什么?你不要我么?你嫌弃我,是不是?你根本就是一派胡言我对列祖列宗发的誓言怎么就当不真。”你就是强词夺理,你是油嘴滑舌不是好人,你是不是嫌弃我,你说!你今天我不给我说清楚你的誓言怎么就不能当真,我跟你没完。

    我一听她这是在跟我讲道理来着,我就无语了,你说大半夜你跟我讲道理你算是找对人了,虽然我觉得我们讨论这个问题没有什么营养啊!但是,她说得如此坚决,我也不能当作没有听见她的疑问。我只能是细语相告,我说:“姑娘首先你发誓的对象你就没有找对吧!你说你要是对天地发誓的话,你说我能说这样的话吗?就是因为你没有对天地发誓,所以我才会质疑你的发誓是有问题的。”

    姑娘是厥着自己的小嘴说,那是相当的不服气的问我说:“这个有差吗?对谁发誓不一样吗?”

    “我告诉姑娘说,这个当然会有很大的差别啊!这个不仅是本质的差别,而且是实效上的差别,就是你发誓发得不专业,所以你的誓言就变得是没什么什么实效性了。你还不明白吗?至于为什么要对天地发誓就是我誓言的人要告诉天下人,你是真的发誓了,你是负责任的。这个誓言是有效的。但是,你没有对天地发誓,你只是对自己列祖列宗发的誓言,也就是相当于一个孩子对自己的的长辈说的誓言,这个誓言只能有你的列祖列宗知道。在你的列祖列宗面前,你最多只能是表了个决心,这个不能称得上誓言,因为对你的列祖列宗而言,就算是违背了这个誓言,她们也会容忍于你,怎么忍心责怪你都只会是理解你,而不是埋怨你的。”

    所以对列祖列宗发的誓言根本就没有什么惩罚的性质,根本就不用放在心上,也不用当真,毕竟知道的只有你的列祖列宗,别人都不知道啊!你说:“谁看见了你的容貌,谁就得娶你啊!这对我们不知道的人太不公平了,你说有多少想要的娶姑娘的人,要是知道你有这个誓言的话,你说这还不打起来,我想也不会轮到我吧!所以,我觉得姑娘是吃亏了,这是吃大亏了,你说这样大的事,你应该是广而告之啊!那是应该告诉天下人,你是有这个意思,这个真的是让我这样的人捡了大便宜了,你不觉得吃亏吗?”

    你不是对天下人说的,你说我们天下人怎么知道你说过这个誓言,就算你说有我们也不会信啊!就是因为你发誓的对象不正确啊!得知的人太少,所以也没有竞争力的样子。这种事本来就跟比武招亲是一样的,那应该是云集天下的豪杰来抢姑娘啊!那必须是男人们为了见你一面打得是死去活来的,可你到好非要弄成一种缘份,一种意外,难怪嫁不出去。看来,这个嫁不出去,找不到老婆的人,都是有毛病的。哎,我真的是越来越从别人的身上看到了自己的缺点,原来这还得怪我啊!

    她一听好想骂我是神经病的样子,但是她还是忍住了,你说我要是神经病的话。那你还要嫁给我,这是不是在骂了我的同时也把自己骂了。所以,她是轻轻地吸了一口气,缓和一下她内心的平列,她是有一种打人的冲动,但也忍了,她是真的很不爽啊!这女人性格本来就很古怪的,感觉就是一个喜怒无常的女人,根本就摸不清她是怎么想的。

    上帝指使见她恼怒之极,忙道:“姑娘身子要紧,这一时戏言,如何放在心上?再说姑娘是女人,就算反悔别人也说不得你什么,你要是非要这样的话,那我就真的是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

    姑娘跨前一步,拍的一声,重重又打了我一个耳光,看来我这个脸算是毁了,就算有再多的膏药也没有软用了。毕竟,你说不管是谁的脸,哪能受这样的打法,就算是我再怎么完美的脸,也禁不住她这种频率的伤害啊!但她的腿上一软,站立不住,看来是真的是生气了,有点气晕了样子,一交摔在我的怀中。她告诉我说:“公子人家已经是你的人了!”

    我一听,这个使不得,使不得啊!我是赶紧想要把她推出去,我说:“这个不好吧!”

    姑娘被我抱住了,想起我是自己丈夫,不禁全身一热,怒气便消了,说道:“人家都是你的人了,有什么不好的。”

    我想了想觉得这个太突然,这样就是我的人啦,这个太随便了,因为我从小就知道二个道理就是,不以结婚为目的的爱情就是耍流氓,还有一个就是没有经过爱情熏陶而来的婚姻就是被流氓耍了!我怎么感觉我是被耍了,你说这个都哪跟哪啊,我都想不明白了,这都是什么啊!我还是无法接受的样子,我说:“姑娘,婚姻大事不能儿戏,我们要慎重啊!我不想一时的冲动而让我们变成下半身痛苦啊!我们应该考虑一下,你说你要嫁给我,你妈知道吗?”

    姑娘心想我是怕她后悔的样子,所以她觉得自己能理解我的心里,她反而是安慰我说:“公子,难道你不相信爱情了!就算是不信爱情了,但是你怎么能不相信你自己,不相信我呢?你们一定会成为幸福快乐的一对的,只要我们都有信念,你说还有什么能拦得住我们啊!反正人家就是非公子不嫁了,我是你的人,你也是我的人了。”

    我当然也会表示我的疑惑,我说:“姑娘我们这样进展会不会太快了,这样真的好吗?你这样就是我的人了,你就不怕我因为你来得太容易了,而不珍惜你啊!”

    姑娘表示她根本就不担心这一点,因为她通过我们二十分钟的接触,她就已经了解到我是一个怎么样的人,反正已经对我的方方面面有了一定的了解与认识了,而且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她已经认定了我这个人,所以她也相信我不会让她失望的。她告诉我说你除了嘴贫一点,还是有很多的优点的。

    我一听,我们才见了一次面,我们的交流也不是很多的样子,我真的不知道自己有什么优点!所以我很想知道我有什么优点,我就问她“我的优点是什么?”男人都是爱面子的,都喜欢有女人夸自己啊,我也不例外,因为我也是男人啊!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