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八百九十四章 赴约13
    但是,你们能看到不一样的东西吧,而这个东西是你们无法在别的作者身上看到的。只是我天生只是个异类,能明白我的人除了我自己,我再也想不到别人。所以哪怕我是写多少,也不会有人会理解我的,这让我是很伤心,就是看书的人都没有自己的主见的话,那写书的人再有主见,你们也是无法理解的。你说看了我的书的话,那你们还去看别人的书的话,那就是相当于是都开上了小轿车还要什么自行车啊!

    神医一直觉得跟我在一起的日子就像是演电影一样,我总是能让她在我的身上看到以前幸福美好的时光。她才会这样的理解我,只是只有她一个人理解,有什么用啊!她的父母一点都不理解我,我的父母也不理解我,我的亲戚也不能理解我,我只是活在自己的世界里。永远的只能是我自己一个人,让我是真的是无法开心颜啊!

    所以我当然只能是这样的腔调,虽然有点邪恶,但是大家将就一下吧,毕竟,这个时候你说我们手拉着手,我们开始讨论要不要的问题。这真的是一个非常复杂的,让人是非常纠结的问题,我觉得这也不是一般人能讨论到这么深刻的问题的。只有我这样的男人才能与她讨论这样的深刻的问题,这就是我的不一样,我就是这样的男人。就是要让觉得我是非常不一样的男人,这样她才能是完全的迷恋我这样的风(疯)一样的男子啊!也就是她喊“不要”的时候。

    我是特别有爱的告诉她说:“要的嘛!”你说男人不能说‘不行’,女人怎么能一直说‘不要’啊!这个会让别人看不起她的,所以我是非常讨厌她喊不要,我好想她是喊‘要’啊!

    她继续喊:“不要!”她还真的是不想要,以为自己喊“不要”就能了事,哪能这么便宜,现在她是喊“不要”也不行了。

    我继续是回她说:“你要的!”我也是表达了我自己的看法,就是她越是喊不要,我越是要说服她,让她要,这就是男人吧!不希望她和我一样,是一个只会喊“不行”的人,我希望她不要步我的后尘。希望她能为一个坚强的女人.

    她好害羞、好害羞地继续喊:“不要嘛!”

    我只好替她害羞道,我也是好替她害羞地说:“要了嘛!”现在你说不要,已经晚了,早的时候你去哪了,现在你不要也不行了。

    她是想要让我是停手,所以告诉我说:“你不要这样嘛!”

    我是觉得她是不好意思,所以我说:“你要这样的的!你要的,你好想要啊!”

    我们是你一句“人家不要的!”,我一句“这次可以要,这次一定要,这次必须要!”

    反正我们是僵持住了,一个坚持说“不要”,一个坚持别人一定要。我们是谁也不能说服谁,她是把这个咖啡就是要拒之口外的样子。

    我这个时候,我真的想要扳开她的嘴巴让她是喝下去啊!弄得我是满头大汗的,也没有说服她是把咖啡是给我喝下去,我是怎么好言相劝她都不喝啊!

    最后我是无奈了,我只有是使我的绝招了,我说你要是再闭着嘴的话,那我就不客气了。

    她是不知道我要是不客气的话,会做什么样的过分的事,觉得我是吓唬她来着。

    不是我吹牛,这个绝招,我以前是搞定过老王的女儿。她女儿这样难缠的主,没有人能搞得定的主,我都搞得定,你说你区区一个小小的神医,你敢跟我是摆谱,看我是搞得定你不。你懂的,不是我不行,只是我没有出绝招,而且我的绝招自然是最后才能出啊!谁也不会一开始就把自己的绝招拿出来,只有是在逼不得已的时候。我们才会用这样的方法。因为这样的方法对一个未婚待嫁,还没有经过人世的女孩来说太残忍了,我是一直是留着自己的绝招,就是我不想要让女孩因为我的绝杀而留下阴影啊!

    但是,如果别人是要把我是逼到绝境的话,我就只能是出嘴了。我是非常猥琐的看着我们的神医说了,你是不是敬咖啡不喝吃罚酒啊!如果你真的是这样,就不要怪我是不顾及我们的朋友的情面了,今天我跟你讲你是喝也得喝,不喝也得喝,就是这样的。

    她还是紧紧地闭着嘴唇,以为我是拿她没有办法的样子,以为只要是自己不张嘴的话,我就拿她是没有办法啊!

    你觉得我真的是拿她没有办法吗?我也是醉了,我是谁啊,我是上帝指使啊!一个邪气凛然的男人啊!说了她不听,我就不说了,我只能是动真格的了。我说你要是不喝的话,我只能是喂你了,你懂的,普通的喝法,我也是喂了你半天你也不喝,没有关系,我是不走寻常路的男人。你懂的,我要是不出手,我一出手,没有我办不成的事!我告诉她说“哪就不要怪我是没有提醒你了,你懂的,上帝指使很生气,后果是很严重啊!”

    她是很淡定的看着我,以为我是不能再有什么办法啊!毕竟,她要是不喝的话,谁也不能灌她,她觉得我也是不能灌她的样子,所以她是很放心的和我一直是耗到底啊!她是笑了笑,表示我不能对她是怎么样啊!我根本就不能让她是听我的话,让她乖乖地把咖啡喝下!

    我又笑了,她的头皮又开始发麻了,我说:“你知道我是怎么喂你吗?你要是知道了你就现也是笑不出来了,你就知道这个世界上还有一件事叫做怕来着。”

    她还是不见棺材不掉泪的样子,以为我就是一个吹牛大王,实则是没有什么软用的,除开吹牛,我是做不成任何的事!她当然是不怕我的样子,但是她是不知道我是怎么把隔壁老王的劝服这一段,她要是知道了就知道我是邪恶得不用其极的男人,我总是非常的善良把最后的绝招留着,不愿意对别人出手啊!

    她表示她很想知道我是怎么喂她的样子,她告诉我说:“我好怕啊!你来啊,我就不信你还能真的让我是就犯的样子。”她是一万个不相信的样子看着我。

    她不相信我,让我是太丢脸了,我是说得到我就做得出的男人。既然你不相信的话,我只能是先提醒她,我说:“我接下来做的事会让你是比喝咖啡还要恶心一百倍的,我跟你讲,这个咖啡喝了也就跟吃到屎一样。但是也没有我接下来要做的事狠,我接下来要做的就是,让你是既吃了屎,还让你是拌着蛆吃,让你是永远也抹不去这个可怕的阴影。所以你觉得我是要怎么做啊!你才会有这样印象深刻的样子,让你是一辈子都忘记不了。”

    其实有的事,我们永远忘记不了,你们觉得是什么,以你们的智商,觉得这个是什么。其实,这个大家都知道,只是你们无法是有我这样的想象力,也无法理解一个成熟男人的思维。好吧!是一个猥琐得能称帝的男人的思想,那你们怎么能理解,这就是我们成熟的男人与小学生的差距,就是不管你们再怎么厉害,我们也是有差距的,我们的差距就是我写的是成人看的东西,你们写的是小学生看的,我们不在一个层次好不好。

    神医年轻的时候那也是一个倔强的女人,那我都说成这样了,她也是不害怕样子。你说,我不跟她是玩真的话,你说我怎么能让她是屈服于我的男人的魅力之下,其实我真的不想要这样做的,这样会彻底的暴露我的吊丝的气质的。其实,我觉得我们还是可以沟通的,只要是我们是好好的沟通一下,她就知道我是认真的,不是说着玩的。但是,她就是想要跟我闹来着,一点也不把我放在眼里,根本就是看不起我的样子。

    我告诉她首先,请务必记得一个事实,就是每个人与每个人之间的合适距离是不一样的,不是任何两个人,只要足够喜欢,就可以永远一辈子互相在一起黏着不腻,也许前三个月怎么聊都聊不够,连吃碗炖蛋都要你一口我一口,过段时间就会希望一周有几天自由时间,再过段时间就会觉得在一起各做各的也很温馨——当状态和物体距离改变的时候,并不一定是感情走向了终点,而很有可能是感情改变了状态,从激情区到了舒适区,人不可能一辈子活在激情区,大部分的人,都是在寻找一个可以和自己分享舒适区的伴侣。

    所以我告诉她你是遇上我,你就知道你是麻烦了,你自己也是知道你是跑不了的,我也不明白你为什么还要死撑下去,难道你真的以为我只是一个软弱的男人,你觉得我这样的男人会妥协吗?虽然我是承诺过,我不会乱来的,但是我可没有承诺过我不会不择手段啊!你应该开始害怕了,因为我真的要对你是出手了。我对神医说了:“颤抖吧,人类,强大的上帝指使这回真的要出招了。”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