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九百零四章 赴约23
    我一直沉醉在回忆里,不愿意醒来,我想起以前和朋友在一起的场面,便会微微发笑,我想起以前的一些窘事,便会微微脸红,我想起以前的一些无奈,便会轻声长叹,我想起了这个单子我就会崩溃,为了不让自己如此的痛苦,我便会死死的咬住下唇,我害怕,我会哭出声来,但是如果人没有钱的话那你是想哭也哭不出来的。

    她听我的意思是一个不想要买单,她不太能理解我的样子,认为这不是钱的问题,她是告诉我说:“总不能你喝的咖啡,让我来买单吧!”你是咋想的,怎么能有这样的想法,她表示不理解。

    我是使劲的点头,我是怕她是不能明白我不想买单的心情,这个真的不是钱的事。只是觉得这个钱花得太不值得了,丢人不说,还各种不自在啊!你说谁会为了这样的不爽的体验买单。我表示这个怎么不可能了,这个就应该是这样的,就是应该约的人买单,我只是应约而来,说到底了我就是不想要买单。反正,有钱也不够,我真的没揣这么多钱,谁会想到喝一杯咖啡会喝到1000块的天价啊!这都不是喝咖啡了,这简直就是喝“钱”啊!

    她是轻语道,以为我听不见的这样说我:“难怪你找不到女朋友?”男人找不到女朋友都是有原因的,在女人的眼里不是女人不好,都是男人自身有问题。女人永远只能是看到自己的优点,永远无法看到别人的缺点。她说话的口气就是你这样的人怎么能找得到女朋友啊!废话要是我找得到的话,我还能听你在这里跟我说教啊,我早就和我的女朋友去开心快乐去了。

    我听她这话知道她是嫌我太扣了,所以表达了心中的不满,但是听她这话好像节约与找女朋友是有联系的似的。你说我只是节约一点,你不喜欢我这样的人,总有人喜欢我这样的人。也不知道她是看见了我什么致使的缺点了,所以她才会说这样的话啊!还好我脸皮厚,我也不怕她说,只要是能不买单,你说你的呗,只要是不从自己荷包里掏出钱来。这都是在我可以接受的范围内,要是让我掏钱的话,你说杀了我还难受啊!所以,她说她的,我就当作没有听见。还好她是一个不计较的人,她最后都懒得跟我计较,没有理我了。

    你说我们聊了这么久,我还是没有能知道她是什么名字,这个让我是很恼火。我只能是在一次的不耻下问:“姑娘你还是没有告诉我你的名字啊,你说我只是问一下你的名字。我也没有别人什么想法,只是单纯的想要知道你的名字,你说你连这个也不满足我吗?如果这样的话,我真的会很伤心的。”

    她总算是明白了,看来这个男人真的是不知道她是谁的样子,她无法想像对面的究竟是什么人。感觉是从远古时代跑出来的男人,什么也不懂,什么概念也没有,关键一点常识也没有。你说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你说这样的人会是一个怎样的人啊!她再一次陷入深深地无语中,她心想这个我也可以不和你计较,不认识就不认识吧,也没有什么关系的。你说这个世界这么大,我们也不能是谁都认识,这样一想她就平和了很多。

    她是相当的不开心,就跟是吃到苍蝇一样的那是相当的不爽,介于我是问了她很多遍她的名字。她只好小声的偷偷摸摸的害怕被人听到似的,她告诉我说:“我叫笺芸芸!”

    我听完后我觉得她的名字也太普通了吧,这个名字真的没有听过啊,在我的记忆里也从来没有出现过这个名字。所以你说我怎么能认识她,没有想到看她一副高大上的样子。起个名字起得如此的普通,一点都不符合她的气质啊!我真的是为她有这样的士气的名字而为她担忧,你说起名字就得起高大上的名字,就跟我一样的“上帝指使”之类的。这样才霸气啊,你说起个芸芸,花花,草草什么的真的是很搞笑啊!

    我也不把我自己当成外人,我觉得我们可以成为朋友,虽然不能成为好朋友,但是还是可以做朋友的。我当然是想要与她是接近关系,我说:“那我以后我就叫你芸芸行吗?”然后,为了强调我是一个可爱的男人,我还特意地强调了这两个字我是撅着我舌头喊她道:“芸芸”

    她听完我的话后,那是鸡皮疙瘩不打一处来,那是起了一身的样子,还有种打冷战的感觉。要不是这里是公众场合的话,她估计真的就不能忍了,要打我的样子。

    其实,我也没有什么错啊,别人叫芸芸,我也叫芸芸,你说我有什么错啊!只是我比别人的发音要更有乡村风味,只是我发出来的芸芸是相当的让人有一种丢脸的感觉。因为,你们不信你们也念一下“芸芸”,是不是必须是把嘴唇是翘起,想要亲人的感觉,只是我是农村的人,我表现得更明显一点。我是把我的嘴是翘得是圆圆的,然后对着我们的“芸芸”喊出我们的“芸芸”的名字,那是相当的不容易好有爱的样子。

    芸芸听得出来,以这个声音把自己的名字叫出来,真的是达到了另一个境界。那是一个从未有过的境界啊,没有人能叫出来的,我叫出来了。没有人能把“芸芸”叫得如此的突出,我是把她的名字叫出新的感觉来了。现在听来,我的声音里虽然还带着浓浓的爱意,那是加上了深深的喜欢的感觉叫出来的。这个就整个不一样了,不过自己已经没了那种失去控制的年青的冲动感觉。她第一听见别人是把自己的名字叫得是如此的肉麻,她表示吃不消,不喜欢我这样叫她。她表示随便我叫她什么都行,她对这个也没有什么要求,只要听着顺耳就行了。

    大白腿笑起来总是那副光景,眼睛挺大,可看起来总有点像大白萝卜似的,恩,有点勾人,又有点,怎么说,浑身上下洋溢着一种“你尽管可以来啃萝卜,不过像我这样的萝卜,是不是你的菜我就不知道了。”的那种气息。难道是隐藏的萝卜派?我看了看眼前一张其实笑的真诚可爱的脸,腼腆的又很无奈的笑着,怎么又像家养小白兔,刚才一定是错觉,恩,错觉。因为这个白免会咬人的,我见她不喜欢我这样叫她,我就只能改一下,我说:“那我叫你小芸吧~!”

    她也不喜欢我这样叫她,而且她是有理由的,她告诉我说:“虽然我比你年龄小,但是你年纪大有什么用啊,你不成熟啊!你看着像是个孩子似的,也就是别人说的小二碧,我看得出你是快乐的小二碧。你要是叫我小芸的话,那不是也把我的年龄是拉低了,那不是显得我跟你一样傻啊,你反正叫什么,你都不能叫我是小芸,随便你是叫我什么,就是不能叫我小芸。”

    我心想口口声声说让别人随便叫你什么都行,但是我是怎么叫你都不满意,我最不喜欢她这样的人了。看似无欲无求的,其实要求最多了,反正是很难伺候的样子,那你看了她这样的人真的是很烦啊!其实我是很喜欢林妹妹这个设定的,所以我说要不我就叫你是芸妹妹吧!

    她告诉我说:“随便你是叫我什么,反正不能是叫我是芸妹妹!”

    我听完是彻底的无语,了就跟别人说随便,然后你是帮他后,她又各种不满意是一样的。那是相当的让人头疼,这种人真的很难沟通的样子。

    你说正常的叫法我都叫了,还有不正常的叫法,就是我其实真的想要叫她:“我的宝贝儿!”只是要是我这样叫她,估计也不怎么合适吧,我是埋怨起来,我说:“这个不让叫,那个也不让叫,你说你要我怎么叫你。你的朋友们都是怎么叫你的。我就怎么叫你吧!”

    她告诉我说:“随便吧,随便你是叫我什么,反正不能是叫我是“芸芸”“小芸”“芸妹妹”!”她也是挺无所谓的样子,表示叫什么都无所谓。

    我当然是非常生气,我说不能让我叫你妹妹,难不成让我是叫你姐姐啊!我这一辈子是当够了弟弟了,我是不想要再当别人的弟弟了,我真的不想要找这么多的姐姐。你说我要这么多的姐姐有什么用啊,还不如来个妹妹让我疼一下,爱一下啊!哈哈,我只是随口这么一说:“要不我叫你‘芸姐’吧!”

    她一听我叫她‘芸姐’表示这个好,很中听的样子,她是相当的喜欢啊!她告诉我说:“这个可以有!你以后就叫我是‘芸姐’吧,我会罩着你的。哈哈,她还挺开心的样子,觉得自己那叫高大上啊,那是把我狠狠的踩在脚下的样子。”我明明就是反讽来着,没有想到她还答应了,你说这个女人是不是有毛病啊!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