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九百零七章 赴约26
    当然我是表达出了我的疑虑,我是问她说:“你是女明星,我想你应该找女助理才对,你说我这个大男人要是当你的助理的话,你觉得这样合适吗?”我是无所谓,我是怕她被别人说闲话啊,毕竟贵圈太乱,坏人太多了。明明没有一毛钱关系的人,也能是写成有关系的人。这就是我心目中的娱乐圈,所以我提出这个疑问也是很正常的。

    她是看着我说:“我到是没有什么关系,你有问题吗?”看来她是想过的,也不知道她是怎么想的,会有这样的想法。但是,我是真心的接受不了,她怎么能么随便啊!因为我觉得她没有这么好,不能是帮我到这个地步,我怎么感觉这次见面,就跟踩到陷阱一样,那我是一步步地陷进去啊!

    我说我也没有什么问题,你都无所谓的话,我当然是很随便的啦!我心想一定没有这样的好事,所以我还是有疑问我说:“不会是杨白劳,不给钱的吧!”哈哈,我心想只要谈好价钱的话,合适就干,不合适就拉倒呗!

    “她笑了笑怎么会啊,当然是签合同的,当然是要给钱的,你放心好了!”她是安慰我说,表示自己是不会赖账的,让我放心。

    我一听还要签合同啊,感觉好正式的样子,难道我是来面试工作的。我真的是搞不明白,这个是什么情况了,好吧,她是说给钱,关键是给多少钱,我心想低于二千那就免谈了。但是又一想,她喝一杯咖啡都要一千的话,要是我喊二千的话,是不是太作贱我自己了,所以我心想再怎么说也得谈上三千才行。没有三千的话,我是不会干的。我见她是这么有诚意,我也是有诚意的人,我说:“你能出多少钱一个月啊!”我是相当的自信的问她,想要抬高自己的身价,那我再怎么说一社之长,你说开得太低了。我的脸往哪里搁啊,其实我是装的,因为有工作就错了,这年头做什么不是做,只要有钱,别说是做男助理,就算让我是做男仆人我都愿意啊!只是没有人看得起我,也没有人请我做,毕竟我太懒了,没有人会看得上我的。

    她想了想,她也是有诚意的,她把自己的想法是说了出来。所以,自然也不会把工资喊得是低得太离谱,她是告诉我说:“你看我给你每月五千怎么样!”

    我听完后我是心情是非常的激动,那就像是火山爆发一样,你说一下子把我的身价是提升了好几个档次。你说我心情是不是特别好,但是像我这样的男人,我知道一个规则就是。别人不需要你的话,你是一文不值,别人如果是需要你的话,你就有了自己的价值,所以芸姐需要的话,那我就是有价值的人。我心想再怎么说我也是有身份的人,所以我也不能看不起我自己,我说:“每个月六千的话,我就接受!”我心想我一下就涨了一千,我真的很怕她会反悔啊,所以我的心理也是忐忑不安的。心想要是她不同意的话,五千我也接受的,只是男人都是要面子的,都想把自己的身份喊高一点,哪怕我并不值这钱,我们也要博一下。

    她听了我的自我的报价后,也没有打腾然后就一口就答应了。我的心也顺下来了,我就怕她是反悔,不能这样过分,我打了这么多年的工,我也知道像我这样的人根本就达到不了白领的层次。我们就是二千的命,三千的理想,四千就不敢想了。她一下给我报了五千,真的是太看得起我了,其实我的心理真心觉得这就跟我们三国时期的知遇之恩是一样的!我真的很感激她能让我找到这么好的工作,只是想一想,我要她的钱,她要我的命。也不知道我有没有这么好的命,能拿到这么高的工资啊!

    心想她一上来就喊出了五千的天价,你说是什么事非我不可啊,我也是醉了。我就这么值钱吗?难道我再也不是打一千想二千的打工仔了吗?我是觉得这个是挺不可思议的事,我看了看了,我表示怀疑地问道:“我不会在跟我是开玩笑吧,这个真的是很搞笑啊!”说得跟真的似的,你说你有这个钱,你找谁不好,找我这种没有见过面。还看着就不讨喜的男人啊,你是在折磨你自己,你还是想要折磨我啊!

    她还是一本正经的告诉我说:“这不是在开玩笑,我是很正经地跟你是谈事情,你看我的眼睛我有在搞笑吗?”

    我就吐槽了,她让我看她的眼睛,她戴着墨镜,我要看得清楚她的眼睛的话。那我就牛了,既然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我继续问着疑问:“我说你的助理不是很高端的工作吧,你确定我是做得来吗?你就不怕我是达不到你的要求吗?”毕竟,她开了这样的天价,我当然是要问清楚一点。

    她告诉我说:“其实这个工作说复杂也不复杂,说简单也不简单,就是需要时间,需要大量的时候来陪着我。其实,你也不算是我的助理,正确的说法是我的助理的助理。这样说你能懂吗?”

    我当然是能懂啊,助理就是打杂的,助理的助理就是打杂手下,这个我怎么能不懂啊!只是我不明白,找一个打杂的也要花这么多钱请人吗?她是有多少钱啊,她是得有多少事要我来做啊,她是怎么想的啊!我统统地都搞不懂的样子,她真的不是一般的人,真的是一个很任性的人。毕竟,这个年头有钱才能任性,没钱那是无法像她这么任性的。我说:“我懂的,就是打杂的,对吧!虽然劳动不分贵贱,我也很愿意接受这份工作,只是你真的确定我能胜任你的要求吗?你不会是上帝派来耍我的吧,要是这样的话,我就真的伤不起了。”

    她是很负责任的告诉我说:“我没有要耍你的意思,再说我们也不认识,也没有过节,你说我也不能是闲着无事,耍你玩。我是很真诚的想要你当我的助理的样子。我就问你觉得怎么样,你要是觉得可以的话,我们就立马是签合同,要是不可以的话。我们就算了。”

    我其实已经基本是接受了她的工作,只是我总是觉得天上掉下来的不是陷阱,就是雷阵雨,那是都想要我们死的样子。我狠了狠心,我告诉她说:“我一下也无法答应你,这是个艰难的决定,我想要先看看合同再做决定!可以吗?”

    她是很开心的样子,这个是当然的,然后她是打了个电话。不一会儿就进来一个怀孕的女人,看来她没有骗我,我看她的样子这个怀孕的妇女应该是她的助理吧!但是这个助理的后面不是还跟着一个人吗?上帝指使望着走过来的两个人,微微地眯起了双眼,嘴角扬起了个无知的弧度。

    然后,芸姐就给我介绍起来,这个怀孕了的女人不提也罢就是她的刘助理吧!而旁边的这们我就是非常的期待啊,她身边陪着的那个女孩的气质却是截然不同,女孩穿得一条白裙子,你说当她是走进来我就看到一个身材高挑的年轻女人走在了怀孕女人的旁边。像是在扶着她,生怕她是磕啦碰了,我就喜欢这样的善良的人,由于她是光彩照人,不会显得很装(在屋里还要把眼镜戴着,感觉不分场合似的)。看起来就不爽,我还是喜欢这种清爽一点的女孩,逆着光他看不大清她的长相,但一脸灿烂的笑容却给人无比深刻的印象。芸姐介绍她说:“这是小杨!”

    这年头,我们活得越是久,我们就越是明白一个道理,就是丑不丑都不是最重要的事了。只要看着喜欢就很难得了,我们也不是嫌弃别人,估计别人更嫌弃你也不一定。再说这个是儿狼多肉少的年代,这年头的女孩真的不好找,女人到是有一大把,所以有就不错了,就不要挑三拣四的,再挑下去,你连渣渣都找不到了,就连渣女都没有了。那时候你就哭去吧!所以我相当的开心啊,我好久没有见过这么清爽的女孩了,我是主动的伸手想要与别人握手。只是她有点不好意思的样子看着我,没有跟我是握手。

    我心想:“这是真的清爽还是假的啊,你说你也在这个圈子里混的人,你说你很单纯的话。像我一样的,这个我真的不信,为什么她连握手都不和握,今天已经被两个人拒绝了。真的是太没有天理了,我就有这么差吗?别说我色啊,我就有表现得这么明显,让你们看出来我的不怀好意了吗?我真的是深深地无语了,感觉这个圈子里的人真的龙蛇混杂,水太深了。”所以女人真的是无法明白的动物,你说男人热情吧,她们会害怕,要是我们不热情吧,她们嫌你是太闷,总是无法是让她们满意。

    我大致了解下来,看来这个刘姐是她的贴身助手,主要负责联系工作与宣传,感觉她就像是负责芸姐行政上业务,而我们的小杨就主要负责我们芸姐生活上的业务,只是我就不知道那我负责什么呢?好像是没有我可以做的了。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