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九百一十一章 谁给你介绍的3?
    我听她这么说我就吐槽了,原来是这样啊!是大师介绍的啊,我是说我怎么会与这样的人有这样的交集,我就觉得这个是坑爹的事。果然我没有猜错,果然太坑爹了,尼玛让我来挡灾,我也是醉了,这个年头还碰到这样的事,你说让我是情何以堪啊!但是我没有表现出我的不满,我只是笑了笑,呵呵了。

    算了听她这样解释我还要安心一点,至少不会想像到她是把我是卖了吧,反正我是倒霉到家了,我还怕再倒霉一点吗?当然不怕了,我还怕什么,兵者云:“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比喻不管对方使用什么手段,总有相应的对付方法。比喻根据具体情况,采取灵活的应对方法。

    她也是个急性子的人,她问我说:“你看,明天你能开工吗?”

    我心想这么快啊,你说你是得有多倒霉,才会这么需要我啊!我也是醉了,我说:“应该,可能,没有什么问题吧!你说我得需要准备什么吗?”我没有见过什么大场面,你说她是不是得交待我一下该怎么做,做些什么啊!

    她告诉我说:“这个啊,我还没有想好,你暂时不需要做什么,只要是呆在我的身边注意随时帮我...”

    我看她还有点不好意思说来着,我知道她想表达的意思帮她“挡霉运”就行了。这个我最行了,我就是这样的强势的人,别说这种事谁敢啊,就我敢,你是谁啊,上帝指使啊!最倒霉的男人了。我说:“这个是必须的,收人钱财替人消灾,这个是天经地义的事,这个我懂的。你放心好吧,你找到我你是找对人了,没有人比我更适合做这样的事了。”我又吹上了,其实这种事真的没有什么好吹的,这种应该是丢脸的事吧。但是我还能当成是我的一种强大的使命感这个就不容易了。

    芸姐还是很满意我的,告诉我说:“明白就好,所以你要是努力啊!要是效果好的话,加钱是没有问题的,只要你努力,钱不是问题啊!”

    我心想不用你说我都知道了你是个钱主,你说这个大师都能看得出来的事,我怎么能看不出来,你可是跟她混了好久,虽然什么也没有学会。就会吹牛装碧讲大话了,所以要不是看在你有钱,我有技术的份上,你说我怎么会接这样的活啊!好吧,最主要的是我没有工作,你说我不接这个工作,也没有找我开工啊!我说那好,明天我们就开工,我有的是时间,反正一个人也无聊,不如陪你疯吧!我说:“明天你来接我吧,我找不路,我是大路痴!”我知道她有车,这么能装的,怎么能没有车啊!对吧,你说我说得对吧!

    她是非常惊讶的看着我,心想你是不是路痴,你就是个白痴吧。她还是和气的告诉我说:“你把你的地址发给我,我明天来接你。”她是对我各种无语的样子。

    然后,我们就各自散去了,然后我当然是看着她们三个人背影久久不肯离去啊!我心想以后就要跟她们共事了,也不知道她们是怎么样的神.经病啊!才会想到这样的方法,这大师说的你也信,我也是醉了,真的没有想到这个大师怎么会这么调皮啊!想出这么坑爹的事啊!我当然是不爽了,我是看她们走了,我是拿起我的手机,我也不管浪不浪费话费了,我就吐槽了,这个大师敢坑我,我当然是要打电话跟她谈谈人生,谈谈理想啊!

    可是我是怎么拨也拨不通啊,这个大师是不是知道我要骂她故意是不接我的电话!尼玛我就接着打,打到她接为止,我就不信你跑得了和尚还能把庙给我跑了。我是打不通电话,我就去庙里找他去。想想就太坑爹了,我是越想越气,这个好事不找我,坏事尼玛都想到我了。这个我怎么会答应呢,问都没有问过我,就把我给卖了,你说我是不是得跟大师急啊!

    我是继续打,我是打了十分钟终于是给我打通了,我是一接通我就直截了当的说起来了:“大师你最近好吗?”

    大师听了知道我的来意的,但是他看我要怎么来,所以他是也不支声。跟我打起太极起来:“好的很啊,上帝你可好啊!”

    我一听她知道我是谁啊,看来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大家都明白这个道理。我说:“大师,你觉得我是不是好久没有拜访你了,你是太想我啊!你才会时不时的,有的没有的,你跟谁都提起我啊!”

    大师一听知道我是话里有话,大师笑了笑,那是恭维我说:“上帝指使天上最霸气的一颗星啊,这我也是最近才发现你的存在的,你说你这么厉害的存在。居然没有人发现你,我是发现你了,我怎么能不上来说两句啊!毕竟,我不能让我一个人看见你的存在,你是属于我们大地朝的,属于我们全世界的,属于我们全宇宙的。我可不敢一个人霸占你的存在,我明明知道有你这颗星,我还不说的话,你说我是不是太没有责任敢,那我还是什么大师啊,你觉得呢?”

    “我想话是这么说,但是你明知道我这颗星本来就明显,你是说了有什么用啊!还不是没有看见,就算看见了有几人能明白,这颗星的意义啊!所以,我不是说你乱宣传我的存在,而是你给的设定也太坑了吧,你说你是布了这么大的局。你觉得这局是这么好布的吗?太大的局你有信心能收尾吗?就连走好也是不容易的吧!你说你在你的庙布你的局,我也管不着,你说你是干嘛把我牵扯进来啊!”

    大师表示他是无辜的,他并没有想要把我牵扯进来的意思,你说这签也不是他写的,是我写的。

    我这才想起,我们曾经的一段对话,我不是上去求姻缘嘛!我觉得靠天不如是靠自己,所以我是对大师是另有安排的,毕竟在这个强者如云的大地朝里,我们再也不能是单打独斗,我早就说过这句话的,只是没有人懂我,所以我没有什么朋友。大师算是我一个知己,因为我们知道我们彼此需要的什么,我们可以坦然而言,而不需要隐瞒。只有真诚相对才能成为真正的朋友,如果一旦有了隐瞒和谎言就会拉开彼此的距离。所以,当我是对她是没有隐瞒以后,他也觉得我是一个可以倾诉的对象,所以我们是可以沟通的。我们也能成为朋友的样子。

    所以这个事怪不得他,这是我说过的,我对大师说:“只要是长得好看的女人,我就让大师把这个签是放进去,而且不是一支,而且还是好几支,好几十去啊。你说现在找个女孩不容易,就算是抽签也不是百分之百的概率,但是如果人海中相遇我们不能达到百分之五十以上的概率,但是现实生活中我们可以作弊的我们抽签我们可以上到百分之五十以上的概念,甚至更多啊!我还问大师懂不懂这个叫做另一种缘分,我说的这个叫成事在天,谋事在人。缘分如果不能天注定的话,那我上帝指使就让自己来定!所以我是自己弄了一套签,普通人就上大师的签。有缘人,长得好看的,漂亮的,单纯,善良的,优秀的,年轻的都上我的签。”

    所以芸姐才会上了我的签,但是我无语的是这个,你告诉大师说:“你最近是不是散光加近视还是看人模糊不清啊!你是什么眼神啊,你给我找来的这个人也太差劲了吧!我真心的特别的无语,我是严重怀疑大师看女人的眼光。”

    大师还不承认自己的眼神不好,她告诉我说:“没有啊,我觉得挺不错的,年轻漂亮还是小明星啊,你还想要怎么啊!”

    我听大师还死不承认自己是错了,我告诉她说:“你是不没有看见她素颜的时候,你要是看见了,就觉得这个也太坑了。我是拿着她的照片,我是找了整个咖啡厅我也没有找到她啊,你说这个妆前与妆后差别有多大啊!这个不是一般的大,这个简直是天壤之别,我都无法直视她了,你说差别再怎么大。也不能说是一个咖啡厅里,我是找不到人啊!”

    大师表示我太夸张了,大师说:“不至于你说的这样吧!我不相信,你说这么漂亮的姑娘,就算是卸了妆也不至于达到是认不出来的地步。大师说我要求太高了,大师说看人不能是我这么看了,只看脸,要整体来看,你才能认出来。毕竟,你说我们大地朝十几亿人,长得相似的人这么多,你自己认不出来,还说别人妆前与妆后差距太大。就是你是用眼看,不是用心看的。你说你当时是不是看着对面的,惦记着旁边的,想着后面的,注意着远处的,还寻思着斜边的。”

    我听大师这么一说,说得真的是太到位了,但是我是不会承认的,我说:“哪有,我是这样的人吗?”好吧,我就是这样的人,所以我才看不清她在哪啊!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