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九百一十二章 谁给你介绍的4?
    大师还是相当肯定自己的品味不会差很多的,大师告诉我说:“这样的极品,你说要是不是你的话,你说我给放出来吗?我自己都留着了,你跟我是什么关系啊!我是把你当成是好兄弟,好兄弟讲义气,有好的姑娘你说我能不第一时间想到你嘛!”

    我听着是这个理,但是你都说了,你给我的介绍这个是极品,而且不是一般的极品啊,是特极品的那种,你说我何德何能能搞定这样的女人啊!你也是太看得起我了,我要不是看在我们是兄弟的份上,你都想要忍了,但是还是兄弟你说的,这个是“极品”,想想我就哭了。我真的最怕遇到的就是这样的极品啊!我心想这一定是他知道自己搞不定,这才是推给我,说好是为了我着想,其实也就是一个顺水人情吧!还要让我感恩戴德吗?

    我们的大师继续跟我说:“你说要不是你在众短筹上说你是被狗咬了,我看着你的图片我是真的相信你是不行了。你快挂了,本来我是想要把你的照片是给打印出来,然后放在我们庙前给你捐点钱的,给你募捐点钱去的,只是看你是真的不行了,我都要哭出来了。我觉得你是好可怜啊,你不仅是得了这样的毛病,还没有女朋友,你说是不是让我这样的感性的人也会好想哭,好想哭,好想哭啊!”

    大师这个牛吹得真的没有一点毛病的样子,你说你这样的人会为了我这样的小人物哭,我也是醉了,我是一句话就能说得他什么话也说不出来的样子。我说:“你一毛钱也没有捐给我,你还好意思说为了我哭,你说要是有工夫替我哭的话,你是捐点钱比你是为我祈祷那是管用多了。”我是不满我的朋友没有一个人替我捐钱的,所以大师也不例外,都说得是为了我好,都说是我的朋友,但是一个也没有捐钱,你说都是些什么朋友啊!

    大师开始诡辩了,大师是这么告诉我的:“当时我是觉得你都不行了,你都要走了,给你捐钱也来不及了。我觉得你这样的高尚的人,你这样的大文豪,给你捐钱的话,会让你觉得我是在羞辱你的,所以我没有这么做。再说我看也没有人给你捐,我也不敢当这个第一个吃螃蟹的人,我是准备看着别人捐我也捐,别人捐多少我就捐多少的,真的。我真的是这样想的,我只能是天天为你祈祷,让我们的主人是保佑你啊!看来我的祈祷真的感动了天,感动了地,感动了世界,感动了我的主人。我的主人他是大发慈悲,才会让你是好起来。”

    我心想这个时候你还想着等你的主来救我,要不是我命大的话,我早就挂了。我是等不到你的主,你的主也不会想到我的,你的主只能是想到你这样虔诚的人,自己的人都管不过来。哪有时候来管我啊,所以别提你的主。我说难道说:“我能好起的话,还是靠你在这里给我祈祷啊,难道说我得谢谢你啊!”他也太会给自己贴金了,真的不是一般人啊。

    大师表示不用谢他,这是他作为一个朋友应该做的,大师说“你不得不说这个是我的功劳,你丢了工作不说还是得了重病,我还以为你是挺不过去了。所以,想要在你临死之前,想要给你介绍一个女朋友来着,给你是一丝丝的希望,告诉你这个世界还是有曙光的。只是,没有想到这么优秀的女孩,会被你说得如此的不堪啊,你说这个年头,有几个女孩不化妆啊!女孩出门都化妆,所以你能看到她的时候大多数是美好的漂亮的时候啊!别人只是让你是提前适应一下素颜的效果,给你一个心理准备,这个有什么不好的,你还嫌弃这个嫌弃那个的。你也不想想,你是快死时的那个表情,我还给你存着,你信不信,我真的打印出来,挂在我们的庙前,让我的信徒着是好好地看看你那个时候的样子,我觉得比别人素颜还要丑呢?”

    我听大师是敢威胁我的意思,我当然是不高兴了,我说:“你敢,你敢挂出来的话,我就揭发你,说你是骗财。你说我都好了,你还挂出来,这个就是欺诈,这个是要判刑的,你懂吗?别以为你是出家人,警察就管不了你了,警察一样是抓你去打屁.股,把你的小屁屁是打得发紫,还要打,打得流血,还要打,打得你是哭爹喊娘的。你怕了吧,我不是跟你吹,他们真的很厉害的,真的下得了手的。你不要以为你是出家人,别人就会手软,别人不会手软的。”

    大师一听,这个下手是挺狠的,就不敢我是装碧了。大师说了,你说我都是觉得你都在朋友圈众筹女朋友了,我是有心成全你,你说这个我也有错吗?大师这回不敢跟我强势了,她是服软说:“我图的是别人是个好姑娘,挺可怜的,你说我们男人看见弱小的女孩。是不是应该该出手就出手,是不是不能是袖手旁观,是不是应该表现出我们的风度来。我是这样想的,我觉得上帝指使你不会是不管的,你一定会帮助别人的。因为你是个好人,你这么善良,你怎么会忍心拒绝对吧!”

    我听他这话明显就是在给我戴高帽子,我又不是大地朝的官员,我是不吃这一套的。我说:“你少来,你一定是别有所图吧,你会这么好心。我又不是不知道你,你要是看别人是没有想法的时候,你都让别人转身离开,你好叫下一个进来。毕竟,这个世界上可怜的人太多,谁都无法是管得过来,所以你也管不过来。你是对该出手的人出手,不该出手的人,你还不是不管啊!”

    大师一听觉得我说得有点刻薄的样子,不太高兴,大师说这个是:“缘分,我只能是对有缘人出手,这个是必须的。你说有的人和我没有缘,他不是我的缘,我没有办法出手啊!这不是我不出手,是我真的没有办法出手,你说要是我能出手,我能不出手吗?”

    我听了大师的话,我笑了,他总是能把自己的缺憾是说得冠冕堂皇。其实,还不是一种利益的交换啊,只是他们说这个是缘,就跟现实的世界是一样的。我们有一部人跟有钱的人都有缘,跟普通人是没有缘,所以我们大部分普通人总是过得很悲惨,而有钱人总是会得到更多的关爱。我说:“我说的不是这个意思,我说的是你怎么能落井下石啊,你说我都这么不容易啊!你还这样的打压我,你说让我做什么不好,你不能是让我去给别人挡灾啊!”

    大师想了想,听完我的控诉知道我是生气的是这个,有点打了我的脸面。所以大师告诉我说:“你说现在这个世界找个工作多不容易啊,我们的老人家说得好:“不管是白猫还是黑猫能抓到老鼠就是好猫,你为什么要想这么多啊!不管是打工、搬砖、还是挡灾,只要是找到这个工作不是行了吗?”我是千辛万苦才编出了这么狗血的想法,你说女孩都信了,你这个大男人也没有损失什么,你还不乐意了。你说你这个是不是太不地道了,别人这么为了你,你不感谢别人,你还恩将仇报的,你说你这样是不是没有朋友了。”我真的没有想到你是这样的人,早知你是这样的人,你就不帮你了,你说我还多管闲事干什么,这不是玩火烧鼻毛自己害自家吗?

    我听他就是有道理,就是有扯的,就是不知道自己错似的。我当然是得以理服人,我说:“你也是个大师,你也是明白的,这个世界上没有逆天改命一说。就算有这样的传说,但是却没有这样的技术流传下来。我们现在的玄参都只是一知半解,没有几个人能参得透的。你别跟我说你是参透了,我跟你也是混了不少时间,你的书我也有涉猎。所以我不说是全懂吧,我也是一知半解的,我也算是你半个师弟,只是我是自学的,没有什么软用。因为,真正的技术不是写在书上的,而是师傅口头上传下来的。只是我们大地朝的师傅自古就有这样的心理,就是真正的技术都是保留一儿,俗话不是说:“教会了徒弟,饿死了师父不是吗?”所以师傅都是会把自己的真正的技术都会留一手,这也就有留一手一说。”

    大师是很肯定我的说法,但是并不能全部的赞同,毕竟有师傅指点和没有师傅的指点还是不一样的。关键我们能学到多少东西,还是看我们的师傅是什么人,真正的大师都是会倾囊而授的而不是我说的都会有保留的。毕竟,这是我们大地朝的一种技艺,真正能领悟到更高一种层次的人,都是希望把我们的技艺保留下来,所以也不是我说这样都会保留。当然,我们还是会有发扬光大的无私奉献的人。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