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九百一十三章 谁给你介绍的5?
    好吧,我又扯远了,我只是想要表达的是:“你说我都这么倒霉了,你说你也不管我一下,你说不给我一张走运符什么的。你说我们这样的朋友,不就是我和你的缘还不够嘛,所以你就不给我这样的逆天的东西。这个我也不说你什么,毕竟,这样的东西不是我这样的人消费得起的。但是你说你不给这样的东西也就罢了,你说你还借着我倒霉大作文章,让我给别人挡霉运,也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你说这个是不是把我往火坑里推啊!”所以,我一想到朋友怎么能在后面给我补刀,我就不开心了,所以我一定要问你这个是为什么啊!

    大师看我是说得太激动了,心想这得赶紧稳定一下我的情绪才行,所以大师早就知道我是会这么问的,他当然是想好了怎么回答我,他告诉我:“这个你就不知道了,你不懂?这个太玄妙了,这就跟你们学的辩证论是一样的。在我们玄学里,这个倒霉与走运是可逆的,也就是倒霉可以转化为走运,走运也是能变为这个倒霉的,这两者的关系是很微妙的。也就是两种关系就跟是对与错的,没有绝对的关系。也就是没有绝对的对,也没有绝对的错,对与错在不同的立场上会有区别的。”

    尼玛的开始绕了,我就知道他是说不清楚的时候,就喜欢讲大道理,就开始绕了。目的就是要把听的人绕晕来达到自己扯淡的目的,这和我们吹牛学上的技艺是贯通的,所以我也经常用这样的方法来吹牛。只是,我们高度不同,他是站在玄学的地位来说,他说的就是真理。而我是站在吹牛上来说的,我的这种说法就变成了贫了。所以我只要不站到一定的高度,我永远是上不了他的档次的,我永远都是一个二货,他永远都是我们心目中的所谓的大师。

    当然我不想与他辩论,没有这个必要,现在不是争谁对谁错的时候。而是谈谈人生,讲讲道理来达到增深我们的友谊的目的,毕竟两个人就是要相互理解,相互帮助。他还是出于是帮助我的目的来做这样的事,不管他的出发点是不是真的为了我,但是我们只要觉得他是为了我好。这样我们就是朋友,如果我们一开始就觉得他是为了整我的话,我们就永远成不了朋友的。

    大师继续说:“是的我们最早接触到的玄学都是写的神,就是写的神的事迹,神的智慧与勇敢,这是我们最早流传下来的玄学的东西。但是,后来我们发现只是故事并不能吸引我们后人的注意了,我们需要更多的有内涵的东西。所以我们需要的是更多的有才识的人,这样就激发出一些经天鬼才出来。神只是我们认知玄学的开始,显然他们无法改变命运,没有人能改变命运。但是我们能改变我们现在的人的观念,这需要一个超凡的人有超凡的判断力、智慧与力量的人。遗憾的我不是这样的人,但是别低估了我们年轻时的自信与鲁莽,记住永远不要怀疑一个人拼搏,这一点比任何的神都要强大。所以,上帝指使虽然你是一个自负的人,你觉得你认为别人都不行的时候。你是否想过别人努力与拼搏会创造出奇迹来,你自认为你自己是对的,我没有这个能力,但是你低估了我师傅与我。其实每一个徒弟常常是有可能超越自己的师傅的,而不是永远都只是活在师傅的影子下。没有想到,我这样为了你,你却一点都不相信我的样子。”

    我听她这么一说,好像他真的是已经超出了我的想像,达到了更高一层的境界似的。我觉得他没有这个能力,但是不服,他觉得他是有这个能力,而且他对这个设定是非常自信的样子,觉得我们能达到双赢的目的。你说他都这么说了,我还能怎么说啊!仿佛他都是为了我好,我要是再怀疑他的话,我真的不是个东西似的,我们真的就做不成朋友了。我说:“你给我找一个挡霉运的案例来,我就认了,这个都没有过这样的事。你自己发明的,你要我相信你这个假设会得到双赢,你说这让我怎么服你啊!我说神给了我们需要的一切。”

    大师很赞同我的话,表示孺子可教,大师说了:“是的,他的宽恕是无极限的,明明这就是一个非常好的提案,我不知道为什么你会想得是害你似的,你觉得我能害你吗?是的,表面上看似你是吃亏的那个人,但是真正的事实是这样吗?不是这样的。

    第一、我让你是找一了工作。

    第二、我是让你有了更多的机会,让你与这个世界沟通的机会。

    第三、我用我的idea让你们两个人都到了不同的好处,你说你是受害者,其实并不是的,因为你本来就是个倒霉的人。你说我让你呆在一个走运的人身边。你觉得你还能这样倒霉吗?你是沾到了别人的好运,你是最占便宜的那个人好不好,别人能占你什么便宜,你说你都这么倒霉了,你还能再倒霉一点吗?当然是不能啊,你不能再倒霉了,但是你可以沾别人的幸运,来摆脱自己的霉运,你说这个最后受益的是谁啊!难道是大师我不成,你觉得呢?”

    废话你当我是傻啊,你要是没有一点好处,你会想到这么邪恶的点子啊!这个是没有人想得到的,也就大师你了,你要是不是为了钱,我把自己的脑袋送给大师鉴赏。当然我说了这么多,我也是为了钱来的,你说他收了别人这么多钱,又拿我来做货。当为一个中间人,你说我能不捞点好处,这个也说不过去啊!我说大师,你就不要跟我是装疯卖傻了,我也不跟你是兜圈子了,我就直说了。你说你布了这么大的局,你一定是费脑费心还费心啊,你说你能不少挣啊!

    我说我也不揭穿你,大师你是不是多少要给我点好处才行啊,才能封上我的这张嘴啊!你觉得呢,大师你说我这个提议不过分吧,你要是心里过易不去的话,我也会不好意思的,所以你怎么也得跟我分一半吧,这样我们才能合作愉快的样子。

    大师是对我是非常失望的样子,没有想到我是这样的人,居然敢威胁大师,还跟他谈条件。要不是大师是出家人,那是超凡脱俗了不然的话,大师真的会打死我的样子。你说谁愿意是被别人威胁啊,没有人愿意这样啊!大师告诉我说:“难道是我看错你了,你说要不是我的话,你能找到工作吗?没有想到你真的恩将仇报啊,我以为你不会这样的,你不是这样的人,没有想到你这样的低价啊!你居然是这样的人,你真的太让大师我失望了。”

    我说受害都是我,你又没有损失什么,这个还是我的错了,你还是这样的人。你说你个出家人,你都超凡脱俗了,你说你还纠结俗气的金钱做什么啊!难道你还没有与俗事斩断,还想要留念凡尘吗?我才是对大师太失望了,我以为你会毫不犹豫地把我这一份钱给我。没有想到你居然想要独吞这份钱,你信不信我是跑到小龙吟寺把我的摊子给砸了,我真的做得出来的哟!

    大师一听,心想这疯子真的干得出来这样的傻事的,所以大师没有跟我哼。大师心想能智取的,绝对不用武力,所以还是想着怎么是以理服人,让我是不要惦记这钱了。大师也是铁了心了,但是他知道我会来找他的麻烦,只是没有想到我会跟他谈钱。所以大师有点是措手不及的样子,被我逼得走投无路的样子。

    大师是想了想,还是跟我走感情路线要好,毕竟我们这样的装碧的人。都喜欢煽情,只要是别人一煽情,别人一软我们就跟着软了。所以大师是开始扯淡了,说开始谈自己的困难了,大师告诉我说:“寺庙重建,我们每一个师兄弟都是有任务的,我的任何是最重的,我作为我们小龙吟寺首席你不知道我的压力有多大啊!你不明白我们出家人我们也是有压力的,你们要让我们的庙门是发扬光大的话,我们必须是付出我们的青春与热血啊,你不知道我自从当上了我们的首席以后。我的日子过得有多苦,我做什么事都得给我们的师兄弟作表率,我要是失误了,业绩滑落了,我就会被别人从首席的地位上赶下来。所以我不能出错,我要时刻准备着师弟们的挑战,还要想着怎么把自己的业务是发扬光大,成为未来的的主持。”

    我一听我是惹到他了,这个出家还有这么大的压力,你说你是出家图个啥啊!尼玛,我以为之个世界上总有一行是好干的,没有想到没有一行是好干的,都特么的有坑爹的时候。只是没有想到大家都是出家人,看着别人的摊子挣钱别的出家人会眼红,这个我就真的意想不到了,我还以为他们是相亲相爱的一家人呢!毕竟,大家都是出家人,争什么啊,有什么好争的啊,我觉得大家和和气气的在一起相处有什么不好嘛!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