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九百五十五章 命中注定
    谁也不愿意当一个愤世嫉俗的愤青的,大家都只是想要作一个普通人而已,只有我们有的人有做普通人的权利,有的人并没有这样的权利。因为,我们在普通人与不普通的人两种人之间时,我们必须是做出自己的选择,我们要选择做一个怎么样的人。我们只能自己去选择,我们一旦选择了我们就不要后悔,哪怕我们走得很辛苦,也没有人理解我们,我们也要走下去。

    虽然我是天生的演员,但是我却没有演员能力,也没有走红的本事,更没有走狗.屎运的运气。我只能是靠自己的机智在这个圈子里生存,自然我这样的人生存那是相当的堪忧,还好我有乐天的精神能撑着我,这是别人没有的精神吧。这也是我少有的强项之一,有的时候不是我们选择做什么样的人。我们都是被生活所迫的,我们也没得选,我们只能做这样的人,这只是一个人无奈的表达的方式而已。我已经是只能有一条路了,再也没有退路了,这个时候我也不得不破釜沉舟那是背水一战了。

    你说我还能怎么办啊,这就是我的命,没有运气也要闯娱乐圈,没有实力也想要混一下娱乐圈。人还是要给自己是留下一点希望才行,我们才会有走下去的动力,不是为了我自己,而是为了一个希望吧!好吧,我只想说我并没有针对谁,我只是和大部分一样为了红,使劲自己的混身解数而已。这没有什么好丢脸的,我觉得努力的人做的一切都不丢脸,丢脸的是放弃的人,不努力的人,接受失败的人。

    这样一解释你们就能明白了,为什么我会倒回来,因为我不是一个心肠不好的男人。我也不是一个素质低下的,我也有我自己的底限的,我一直都守着自己的底限。我从来也没有丢掉自己的底限,就算你们说我是没有节操的男人,觉得我是太猥琐了,不相信我是个好男人,但是请你们不要质疑我的大地朝的传统与男人优雅的风度。

    我是给我们的美少女是道了欠以后,我才是安心下来,那才能气定神闲的掏出一张纸巾。是把我们的芸姐的口水是从我们的美少女的身上抹去,我不想与这个小美女结仇,当然我更不想我们的芸姐因为这样的小事而与她结仇。这年头多一个朋友总是比多一个仇人要好吧,这也是我们人为人处事的观点,人活在世上要遇到很多意想不到的困难,这个时候就有了那样一句俗语:在家靠父母,出门靠朋友。这就说明在一定的程度上,朋友多了不见得是件坏事,但是每个人心里的朋友分类是很多的,不能一概而论。

    在有些教的教义上有这样的说法,要爱你的敌人。其实能做到的很少,就是因为这样,所以大多数的人选择少树敌,给自己多一点机会,在与人交往上求同存异。这个世界我们人活在这个世界上,难免总是会有交集的,所以帮助别人的时候,也是在帮助我们自己。谁也不知道我们现在帮的人,也许有一天有没有可能也是可以帮到我们呢,所以我们在帮他们的时候,也是在给自己留下一条后路。

    这就我们的上帝指使哥哥说的“积善不如积缘”当然这句话太有哲理了,这是我跟我们小龙呤寺的主持一直在讨论的话题。因为佛家讲究的是和善修德,而我并不是反对他的说话。只是我有不一样的看法,就是我觉得积缘修心也是非常重要的。当然,我们大地朝是道家的发源地,我对道家的研究相对的要比佛家的研究要多一点。相对的我也就要偏向道家一点,所以这不是谁对谁错的问题。

    我觉得我们的小龙呤寺的主持要想达到一定的高度,就得提出向我一样的想法。这样才能有一天被人们贯于神僧的称呼啊!而我就是擅长炒作,只要是听我的跟着我的思路走的话,只要是操作的人不是我,是别人的话,那成功的机率会超过百分之五十以上,所以那天我是在山上,我是跟大师谈过以后。我直接找我们的主持谈话了,我是想要通过自己的感悟与悟道向我们的主持说明:我是一个怎么样的人,我为什么说自己是有资质的学生,告诉他我并不是只是一时的冲动,我是做了很多的功课的。好吧我就是想要求我们的主持收了我,而是跟他们大谈玄学,我们是相互启发,相互的引导吧!

    当然能理清这个问题的话,那是让我们佛学又提升了一个境界,因为现在的佛学过分的强调了和善求因果,这是桎梏我们的佛学发展的一个障碍啊!当然这不是谁都能明白的,这里面的牵扯也太广了,我讲的积缘求脱俗。一个强调的是事,一个强调的是人,虽然不一样,但是我们毕竟是人为个体出发的。我们不能只做事,不做人,我们要先做好人,才能做好事。

    主持也很赞同我的想法,觉得佛家不能太功利了,要渐渐地放弃功利才能提升到更高的境界。所以他评价我是他认识的第一个真正抛开利益来讲佛学的男人,我是这个世界上第一个能想得如此明白的男人,我是第一个没有学过佛经也没有学过道经,还能看得如此明白的人了。

    我也说了:“其实,我也是有私心的,我只是想要拜在他的门下而已。我想要一直跟他谈这样的深奥的东西,当然我是想要说服他收我这个关门弟子。好吧,我就是一个固执的人,我一里认定了的,我就一定要做到,所以那时我以为我定要成为佛门子弟,所以我就一定要说服我们的主持是收了我。”

    大师看出了我的目的,也看出了我并不是真的想要出家,而是我觉得我应该出家。所以大师并没有收我的意思,而是一直跟我谈心想要说服我不要出家。然后我们就干上了,我是一定要说服他让他收我,他是一心就是想要说服我放弃这个念头。你说两个固执的人碰到了一起,关键这两个人都是这个世界最优秀的男人。那是谁也不服谁,谁都想要说服对方听自己的。

    大师毕竟这个身份在那里了,你说他要是不能说服我的话,他得有多丢脸啊!我也是这个天下第一的奇男子的称号这是摆在这里,我当然也要我的脸面的,我当然也不能让他把我说服了,而我又没有说服他,这你说我的脸往哪里搁。我心想:“我要是连我们当地的主持都说服不了的话,你说以后还有谁跟我是吹牛碧啊,那是必须没有再听我吹牛了,所以我当然是不答应了。我是一定要坚持的,我一定要得出一个结果来。”

    就这样我们谁也不服谁,我们就这样的争了七七四十九天,我们的大师也就是我们的首席,那是实在看不下去了。因为我是在这里是白吃白喝的,并没有缴一分吃饭的钱,更别说是交一分香火钱啊!那是觉得他们是亏大了,只能是站出来做一个和事佬,大师说了:“既然,你们现在是谁也说服不了谁,那就是你们各自的修行不够,这样吧!你们各自在修行几年的时间,我们来个约斗吧,三年后的今天,我们再聚一堂。那时候我们各自拿出自己本事,各自把自己的修行的成果拿出来。我相信,三年的修行,你们必定能分出胜负的。现在你们是平起平坐的,但是三年后看谁更努力,那是真的修出了自己一套真东西的话。那时候自然会有一个结果。”

    我听了大师的话,觉得大师说得有道理:“关键是我吃了一个月的素了,那是饿得我是七荤八素的,那是说话都没有力气了,你说我再饿几天我相信我是必输无疑,我还是找一个台阶下吧!再这样斗下去,我也得到任何的好处,还不如先闪了,把自己的身体锻炼好了,有吃一素的本事我再来跟我们主持理论。”

    我们的主持那是听我一天是跟谈人生,谈理想,这个比他每天读佛经还要让他难受来着,所以他发现这个是一个持久战,也是一个消耗战,也是一个脾气战(要不是自己是佛门之人,要是别的什么的人话,他早就打死我了,你说哪有我这样的强的人啊!那是怎么说也不听,还要强,还要跟他摆,就是听不了别人的意见的样子。)他知道我是入世未深,那是只看到自己,看不到这个大因果。而自己入佛太深,看到了大因果,但是看不到佛的未来。

    当然在与我的谈话中他也是在不断的理清自己的佛学的思路,这也是他一直没有赶我走的原因,如果自己堂堂一个主持连一个鬼辩的高手都应付不了的话,那自己还有什么面目是坐在佛学的最高端。有的时候他们需要的就是我这样的敢挑战权威的人,只有我这样的人才能让他们看更深层次的东西,这才是我们的主持追求的东西啊!也就是真理的东西吧,只是他不巧是遇到兵了,所谓的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吧!

    所以我之所以要闯娱乐圈,就是因为我发现平淡的生活很难让我是有很大的进步,我要想要取得更取得更大的进步,我就必须挑战我自己,挑战自己的极限吧,而这个极限只有我们的娱乐圈才可以给我。因为这里是与我以前的生活完全相反的世界,这里才是我唯一能成长的地方。

    对于朋友和敌人的界限,也许就在一线之间,给自己个机会,无疑也是给了自己一条路,但是希望不要都是以这样的想法去结交朋友的,还是要有几位知己,没有利益金钱的牵扯,很纯粹的,希望每个人都能拥有这样的朋友。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