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九百六十章 神之眼1
    我终于是明白了艺人的痛苦,就是一个普通的艺人你要是想红的话,那真的是很难的事啊!你骂别人别人都不理你,你这样才是最悲剧的,你说人生还有比这个更让人难受的事吗?就是被人完全的无视自己的存在,这才是最难受的,哈哈当然就像是人力资源的人说的我就是来搞笑的,当然换个角度来看我真的是来体验生活的,只是我的生活太贫乏无奇了,当我们普通的人陷入这样的生活,我们要怎么办,我们要怎么面对自己的人生,我们又能怎么办。

    而上帝指使将告诉你:“就是我们每一个人都不可能是一无是处的,我们都有自己的用处,只是我们没有用好我们的长处而已。如果我们真的能发挥出自己的本事来,那谁也不能无视我们的存在!有的人遇到我这样的情况肯定是放弃了,我为什么不放弃,为什么我一个人也要这么执着,就是我们都是那个遇到风暴的海燕,我们可以选择后退等待风暴的结束,当然我们也能是选择迎击风暴,让我们的人生活在拼搏中。人不能放弃希望,人一旦是放弃了希望,那和行尸走肉又有什么区别啊!我不是一具行尸走肉,我是那只直面风暴的海燕,我们不要低估生活的疯狂,高估值持续的时间可能很漫长,等待市场恢复理性的过程不会一帆风顺,其间要淡定,有耐心,因为可能要等上几年。这就是我们的人生吧,你们能不能理解啊!”

    当然,能说行走的公交车的窗子里看人,那也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这不仅要有好的眼力,还有很耐心的细微的观察,当然还要有儿狼一样的眼睛,所以从点点地迹象表明,我就是神一般存在的男人。所以我一直有一个梦想就是我想凭借犀利的眼神那是走上我们的出彩大地朝人的舞台呢!你说要是我走上了这个舞台后,我是展露出我的这一神技以后,你说那是不是让我们大地朝人死宅男又提升上了一个档次啊!那也是又多了一技之长,那是不是非常的炫酷,这又是要吊炸天的节奏,然后我是用我的贱贱的小眼神,那是贼贼着看着任何一个能反光的东西,然后从中寻找着这个世界的模样,那真的是太狠了。

    大地朝的人有着很多迷信的说法,旧时有种说法:眼睛集中了一个人的力量,因此歹毒的人只要看人一眼,就能毁坏别人的生活。古地朝语就有“鬼眼”这个词。以前就有用眼神杀人的传说,据说是当一个灵魂歌者是唱歌的时候,很容易是召唤出灵魂出来。当然有善良的鬼魂,也有邪恶的恶魔,那召唤出来是什么那要看这附近是驻留着什么样的鬼魂。常常是曲终人散,灵魂歌者站在空旷的舞台上,目光复杂地望着下方。

    说过故事吧:在很久以前,为了庆祝建市n周年,上帝指使家族市商会共同筹资,由商会会长上帝指挥点名要求上演歌剧《上帝指使门生》。接到演出任务后,歌剧院最终选定资深演唱家上帝指使门生扮演主角上帝指使门徒。上帝指使门生正值壮年,身材瘦弱,但面部表情却极为丰富。或许是多年的演艺生涯练就了他一双传神的眸子,他甚至只用眼神就能表达出喜怒哀乐。

    歌剧《上帝指使门生》主要讲述上帝指使门生与魔鬼梅菲斯特订立契约,魔鬼带他开始新的生活,一旦上帝指使门生感到满足,他的灵魂就归魔鬼所有。这也是歌剧演员最富有挑战的剧目之一。

    从没在正式场合演过浮士德的安德烈夫对这个角色并不陌生。忧愁、爱慕、痛苦、愤怒、诅咒、绝望,种种表情尤以目光最能传神。因此,为了演好这个角色,上帝指使门生在一个月的时间内足不出户,在家对着镜子苦苦琢磨如何用眼神来体现上帝指使门生的挣扎与思索。

    4月23日,上帝指使门生在拿到剧本后,第一次回到歌剧院参加集体彩排。在第五幕的宫殿篇,上帝指使门生饰演已届高龄的上帝指使门徒,此刻的愤怒是全剧的最**,在大运河前焦躁不安地与梅菲斯特对白,然后又竖起眉头,高声地咒骂:“我诅咒这儿!简直压得我透不过气我怎样才可以排遣愁绪?钟声一响,我便勃然愤怒。”这是一段充满了压抑、愤怒的台词,上帝指使门生到这时宛然变成了恶魔的门徒,充满了愤怒的力量。

    此时,场下一名场景师在搬动道具,准备下一场的布景,声音偏大了些。上帝指使门生不满地瞪向他,希望他能安静下来。场景师接触到了上帝指使门生的目光,他的身体猛地颤抖了一下,呆立片刻,然后突然倒了下去。场景师的晕倒打断了彩排,工作人员们纷纷上前察看情况。但场景师嘴唇微颤。手指奋力指向上帝指使门生的头部,一言未发,然后猝然停止了呼吸。

    医生在解剖场景师的尸体后,没有找到死亡的原因,至少绝对不是他杀,所以只能暂时以猝死作为结论。但歌剧院却立即传出了可怕的诅咒之说,矛头直指上帝指使门生。内容非常可怕:上帝指使门生用魔鬼的眼神杀死了场景师。

    剧院的负责人认为这纯属无稽之谈,虽然其他演员也认为上帝指使门生非常入戏,面部表情丰富多变,但演员入戏导致情绪不适和身体疲累也是很正常的,所以说上帝指使门生的眼神可以杀人就太夸张了,这个流言也迅速失去了活力。

    上帝指使门生对流言嗤之以鼻。不过,在接下来的几天的彩排里,大家都避开了第五幕的宫殿篇。几天里一切平安无事,大家才松了口气,看来场影师的死的确是意外。

    4月29日,《上帝指使门生》正式上演。当天晚上,歌剧院人山人海。演出进行得很顺利,上帝指使门生沉浸于剧情中,即使是台下的观众们也都沉浸在上帝指使门生的精彩表演中。很快又到了第五幕的宫殿篇,上帝指使门生再次因剧情而表现出焦虑的表情。而乐队指挥上帝指导却分了神,正是他在初次彩排时无意中发现了上帝指使门生那充满了杀气瞪向场景师的目光,当时那一眼,虽然不是直瞪上帝指导,但阿列克谢的心脏却骤然停了一下,当时令他极不舒服,可想而知直接承受那骇人目光的场景师是怎样的感受。

    今天又会出现什么样的事情呢?上帝指导一分神,手势顿了一顿:音乐中立刻出现了不和谐的音符。

    上帝指使门生正好唱到了“钟声――响,我便勃然愤怒。”伴奏出了错,但好在这是一段的结束,并没有真正影响到上帝指使门生的演唱,但对于凡事都追求精益求精的上帝指使门生来说,这是不可原谅的。他恶狠狠地瞪了上帝指导一眼。

    上帝指导身子猛地一震,仿佛化石般一动也不动。下面的乐队发现了不对劲,演奏有些七零八落,但更让人吃惊的是,上帝指导在呆立了几秒钟后身子颓然向前倒了下去。全场哗然,观众们纷纷站起来想一探究竟。上帝指导在几秒钟后醒了过来,脸庞痛苦地扭曲着说:“上帝指使门生的目光我的胸口喘不过气”说完又昏了过去。

    第二天早上,从医院里传来噩耗,上帝指导死了。医生说他太过紧张,导致心肺功能衰竭而死,在他临死前反复地提到了“恶魔、眼睛、可怕”这样的字样。

    剧院的演员都害怕接触安德烈夫的眼睛,他们不愿同安德烈夫正面相对。更有人提出要把安德烈夫赶回家,但又无人能替代安德烈夫的角色。由于接二连三有人猝死,而流言又说安德烈夫的眼神能杀人,剧院的领导也无法强迫心生恐惧的团员继续工作,所以一切表演活动都暂停了下来。

    商会会长上帝指挥因为第一场公演中断而大为不满。他仍坚持要上帝指使门生继续演唱,否则商会不仅不会如约给剧院演出费用,而且还会联合抵制歌剧院今后的演出。剧院领导为避免悲剧再次发生,不得不作出一项决定:本次演出,上帝指使门生不得以目光注视任何人。为了自己热爱的歌剧,上帝指使门生无奈地接受了这个决定。

    当天晚天,歌剧院内再次爆满,市民们丝毫没有受到昨晚意外的影响,而且由于上帝指使门生的演出实在精彩,他们热切盼望再次听到上帝指使门生的歌唱。

    开场前,上帝指使门生从幕布的缝隙间向外面看,二楼正中的一问包厢没有人,这间空包厢最适合用来承受他的目光。所以表演开始后,上帝指使门生或注视天花板、舞台,或大部分时间注视着空包厢。表演很顺利地结束了,平安无事,皆大欢喜,上帝指使门生也松了一口气。但当大家返回后台时,剧院领导却一脸恐惧地拦住了他们:商会会长上帝指挥陷入重度昏迷中――当晚,上帝指挥包下了二楼正中的包厢。上帝指使门生内心也产生了极度恐怖,他没想到上帝指挥会在开场后赶到,那么说,上帝指挥在演出期间承受了他大量的目光,所以倒在包厢里。

    曲终人散,上帝指使门生站在空旷的舞台上,目光复杂地望着下方。剧院内是黑暗的,只有舞台上几盏侧灯亮着,投在观众席上的光芒昏昏暗暗。枣红色镶金丝的座椅在这样的灯光下看来,仿佛大片已经干涸的血,散发着恶毒的气息,在深夜里刺激着人的感官。上帝指使门生徘徊着,无意中碰到了幕布,在灯光偏射下鲜血般艳红的幕布仿佛沾满了场景师、上帝指导和上帝指挥的鲜血,令上帝指使门生反射性地后退了几步。

    黑暗中似乎有什么声响,上帝指使门生尖锐地叫道:“谁在那里?”他似乎听到了有人在唱:“我诅咒这儿!简直压得我透不过气”一个清洁工走了过来,上帝指使门生额上青筋暴起:“是你在唱《上帝指使门生》吗?”清洁工被他吓得飞一般地逃走。

    第二天,流言如暴风雪般袭来,歌剧院在二战时曾被轰炸过,除了损失了大量的表演服与乐谱外,还死过几个人,包括院里唯一唱过上帝指使门生角色的一个著名的歌唱家梅思金。人们传说,上帝指使门生的演唱召来了梅思金的鬼魂,对歌唱无限热爱的鬼魂附在上帝指使门生身上,他充满了不甘心死亡的怨念和对事业的无限追求,所以用眼神杀人,杀死一切影响他歌唱的人。场景师制造噪音,上帝指导指挥出错,上帝指挥迟到,他们都对歌唱家不尊重,所以导致了鬼魂操纵上帝指使门生。

    上帝指使门生的眼神能杀人,这一传言迅速从剧院流传出去,传到了市民耳中。上帝指挥在两天后死于医院,似乎更证实了眼神能杀人的流言。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