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千零六十一章 跨越5
    甲:我说:“月亮是圆的,我可以证明?”这是一个超复杂的论证,这是一个不是小学生就能明白的问题,我想要懂得这个真理的话,至少也得是个大学生。所以,如果我能证明这么复杂的论证的话,那就说明我的脑子没有毛病,比一般人好使不说,还能向医生证明。我比你们聪明得多了,所以只要是我能证明这句话是真理。我想,讲真理的人总不会被当成是精神病吧,我是科学家做为一个爱科学讲科学的人,再怎么说也是应该受到别人尊重的,我相信只要是我讲真理的话。我也一样会得到别人的认可和赢来别人的尊重。

    王:最后你成功了吗?你有没有说服他们放你走啊,毕竟你不是神经病人,你只是一个出来打酱油的人,所以你说你没有病,别人不能是硬说你是有病吧!这样做是不对的,你觉得呢?

    甲:我并没有成功,不管我怎么说,他们都没有相信我可以证明月亮是圆的这个论证。事实证明一个讲道理的人是无法跟一个不讲道理的人沟通的。我是一再试着跟别人讲道理,我是拿出了自己十二万分的诚意给别人讲道理,但是这都没有用。一个不讲道理的人根本就听不进一个讲道理的人说的话。其实我一直想要摆真相,讲道理,没有想到他呢?他的做法一不合法、二不守信、三不讲理。

    我自认是个三观很正的人,不喜欢与人起冲突,赞同人与人之间需要相互尊重。但是我很信仰道理,如果你有道理,我愿意信服;如果你没道理,我也不愿得理不饶人,但是如果遇到不讲道理的人,我的情绪就很容易受影响。你想啊!邻居家一个三岁小孩踩你一脚,难道你转身就是一个巴掌往死里打吗?不能吧,你当然是得跟她讲道理了,你当然是不能动武力,你当然不能对一个不懂事的小孩子施暴啊!所以这个时候就特别需要跟他这样的人讲道理,说事实,并以理服人啊!

    这个事件我可以解决,我只是在反思自己在与人沟通的方式上是否存在问题。

    1)因为我认为他是小孩子,还不懂事在,而我和他不一样,我是一个大人,我已经懂事了。所以要以一个成年人的角度来看待这个问题,我就必须得明白一个事实,就是这个小孩是不是有意的来踩我的,如果是有意的,那我就应该采取批评教育的对策,而不是一笑置之。如果他不是有意的,我当然应该是做出善意的回应,表示你是小孩子,我是大人。你踩到我,我真的没事的,我真的不疼啊。只要是非常有理性的处理好这个问题,我想这个问题就是一个小问题,也不是什么大的事,我们不应该把小事扩大,把小矛盾变成大矛盾。只要大家都心平气和的来处理这件事,抱着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态度,我想我们应该不会产生任何的矛盾才对。把它看成是一桩小得不能再小的事,不要放在心上,只有这亲,我们才能做到真的不去计较。这件事他应该感到抱歉,但是如果我不计较的话,那还有什么问题吗?

    2)换个角度,我应该学会变通,找到一个说服自己的理由。其实这样的理由很多的比如说“他是一个小孩子”“他非常的调皮”“他的家长非常凶的,我不要去招惹他”“我可以打他一巴掌,然后给他一块糖的”“我可以告诉他的大人”“我可以找他大人去”

    3)遇到不讲道理的人,我往往很难与之顺利沟通下去,往往不欢而散。我没有想到他们这样的不讲理,明明我就一直在跟他们讲道理,想要与他们谈论一下“月亮是不是圆的问题”我觉得这个问题是非常有意义的,非常有深义,非常给力的一个学术题。只要,我们认真的讨论的话,一定会得到意想不到的收获的。虽然心里非常清楚没有必要在意这件事,我们也不是非要讨论这个问题,如果这个问题能证明我是一个学者,不是一个精神病员的话,我觉得这个问题就有讨论的必要了。可情绪还是会因一些不礼貌的行为而波动。很想知道,怎样才能良好的沟通?怎样才能调试好自己的心态?只有很稳定自己的情绪,只有把道理摆出来,只有以理服人才行。

    王:你的意思是:如果没有道理,你就很难信服于人,所以你认为当你把这样难的问题论述清楚后,这是不是一切都解决了,是不是就可以证明你没有精神方面的疾病了。但是对于不讲道理的人,不讲理就是他的武器,如果你被他的不讲理而感到愤怒,一旦你是先认真了并把自己的情绪是表现出来,那么遗憾的告诉你,这表示你已经输了,他赢了,他用他的不讲理打败了你的道理,你拿他没有办法。我认为和不讲理的人争辩的方法,只有两个:第一个,要么采取不予理睬,完全无视他的气势,让他不讲道理的语出不逊落在空处,让他变得没有底气。千万不能让不讲理的人有了底气,他要是发现你认同他了,你拿他无法了,你没招了,他就会变本加厉地更不讲理了;第二个,不要对他的不讲道理进行反驳,不要试图把对方拉回道理上来进行说服,对方既然不讲道理,那么就不会再讲道理,他讲的都是没有道理的,你怎么能说服一个不讲道理的人。这是不可能的事,所以对待不讲理的人,我们最好是不要试着说服他这样的人。所有试图用道理说服对方的歧途都是徒劳,反而是陷入了对方的陷阱,只能让自己感到挫败和愤怒。此时,你就必须坚持你自己的道理,心平气和,耐心的劝告。而不是指责对方的不讲理,你说你的,他说他的,然后寻求公正第三方评判。

    甲:当我第14次说这句话的时候,我要跟他们讲道理的时候,我以为我们大家都是人,我们是可以沟通的呢?所以我是试着和他沟通要看对方是什么样的人,用自己做人的方法去证明自己不是他们要找的那个人。我是想要告诉他们说我不是精神病人,因为没有一种通用方法可以解决所有的沟通问题,但是以理服人是最文雅也是最好用的当然也是最能说服别人的,只是没有想到的是他是一个不讲道理的人。早知他是这样的人,我就不要跟他讲道理了,我就跟他讲别的什么有的没的了,护理人员就在我屁股上注射了一针。

    下面是对乙的采访

    王:你是怎么走出精神病院的?看着乙是大摇大摆的走出来,老王是相当的佩服啊,想要知道乙是用了什么样的方法,那是如此轻松的就走了出来。

    乙:我和甲是被丙救出来的。是他先成功走出精神病院,并把我们被骗的遭遇是告诉了警察,并得到了警察的帮助,才让我们是逃脱升天的。

    王:当时,你是否想办法逃出去呢?王很想知道他们进去后的努力,想要知道这其实终究发生了什么事,只能是从他们的只言片语中串连出来,这是一个多么惊心动魄的故事啊!这个故事可以写进故事会里,说不定自己还能拿到报酬也不一定,老王心想。

    乙:是的,我告诉他们我是社会学家。我说我知道嘛国前总统是上帝指使,嘛国前首相是茅坑。当我说到南太平洋各岛国领袖的名字时,我一直以为我只要跟他们讲政治就行了。因为,只要提到这些领导人的名字后,他们就会害怕的,因为这个是一个法制社会。他们不能说给我们打针,就给我们打针的,不过没有想到他们那是谁也不怕。不管我是说哪个领导人,都没有吓住他们,他们还给我打了一针。我就再也不敢讲下去了!因为这是痛的领悟啊,就是说这些一点用也没有,你说一点用也没有的话,那我说也是白说,我不如不说了。

    王:不敢知道得太多,他只想知道一些细节,一些有趣的故事,至于在精神病里,他们有没有被虐待,这不是老王关心的范畴。这不是战地记者想要了解的,毕竟,这个没有卖点,写这些得罪人不说,还挣不着钱,你说还会傻到写这些东西啊!所以,老王并没有想要听他们受的罪,只是想要知道然后呢?那丙是怎样把你们救出去的?丙是第一个出来,丙是如何证明自己不是精神病人的,丙是如何在这个残酷的精神病院里存活下来的。

    乙: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王:没有想到乙还卖起关子来,看来这里面一定有事,一定是出了大事了,一定有什么有趣的故事在里面,才会让乙这么得意啊!

    乙:在老王的一再追问下,乙这样的说道,丙他进来之后,什么话也不说。该吃饭的时候吃饭,该睡觉的时候睡觉。当医护人员给他刮脸的时候,他会说声谢谢。第28天的时候,他们就让他出院了。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