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千零六十七章 跨越11
    我想这个世界上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烦恼吧,没有人能独善其身的活着,每个人都有自己苦处,每个人都活得特别地不容易啊!所以想要发展,要想做出点什么事来,就得是打破常规,做一些实实在在的事。

    丙被抓到精神病院后也不是说觉得特别的反感,第一时间就想要逃出去,他个人觉得本来觉得在这里也挺好了,这里比想像中的安静的多。没有什么烦恼,还可以静静地想一些事情,放松一下自己的神经也是不错的。毕竟,在村里的生活除了出门打工,就再也没什么可以做的了,也就是过年的时候回来一趟看看自己孩子,看看老人什么的。每次回来的时候是自己最开心的时候,觉得这个时候真的可以忘记生活的烦恼,不被世俗的事所打扰。人生就是这样的,总是期待着自己做不到的世情,总是想着自己得不到的东西,总是为了金钱而追逐着。

    老王听了丙的话,看得出他还是很向往精神病院的日子的,看来有的时候为了逃避一些事情,为了躲开生活的烦恼,有的时候人真的会走上极端,哪怕是去精神病院也是在所不惜的。当然,如果我们有条件的话,我们会选择去疗养院,而不是所谓的精神病院啊!这就是我们的苦衷,因为我们农村人有几个住得起疗养院的,那只是少数的人,所以与其是花钱进这样的地方,不如是活在一个普通的地方,一个尴尬的角落里,苟延残喘得了。谁都想要得到我们想要的生活,只是这样的生活我们真的可以得到吗?能活着已经不错了,还要想要活出人上人的感觉,你觉得这样真的可以吗?

    丙也承认老王说得很道理,是的,这进精神病院一定是下下之策,当然做为一个农村人,什么苦没有吃过。什么事没有做过,什么累没有受吧,什么痛自己没有尝过。这一切看起来原本都还好,但是就是当请帖是送了进来的时候,我们就再也是开心不起来了。因为收到了别人的请帖,你说我们不去那是不是不好。

    老王说这当然不好,这是一个礼数问题,只要帖到人就应该要到,这才是农村人的礼数。这点礼数我们还是应该有的,所以我还是觉得我们不能是忘掉了这点本分的。毕竟,当我们有事的时候别人也是来了的,现在别人有事了,我们就躲起来了,那确实不怎么合适啊!

    丙也是这样的想的,本来我们是想躲的,只是到了后来我们是实在是躲不了了。当报道说我们被抓进来,接到第一封请帖后,我们就再也是坐不住了,我们想要做点什么,什么都好只要是不在这里面呆着。让我们出去,把送的礼送了,我们再自己回来也好啊!但是,我们把这个想法是告诉我们的主治的医生的时候,结果不但是没有得到医生的理解。还觉得我们的病情更加的严重了,那是二话不说掏出针头就给我们扎了一针,那一分钟整个世界都安静了,这镇定剂真的起到了镇定的作用了,我们是什么也不想了,主要是我们什么也做不了。我们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医生,看着天花板而已,再也没有任何办法可做了。

    医生还安慰他们道:“你好好的休息吧,不要想太多的事,送礼的事可以先放着。你是住院期间不能出去,不能把礼带到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我想你的朋友也是可以理解的,你只要是安心的住院就行了。至于送礼的事,出了院,你想送给谁,送多少那都不是事啊!”

    话是这样说,只是看着自己信笺越来越多了,那礼帖也是越来越高了,他们三个人还是有点不安心,不能安心的治病啊!毕竟,你懂的在农村这一个星期至少有一家要办喜事,你说他们来了一个月了,那至少也得有五六张了吧!加上那说的是一般的时候,要是感上送礼的高峰期,也就是毕业季,还有就是月米酒,生猪生牛生孩子酒,反正是这样的高发季的时候。这请帖就是蹭蹭蹭地涨啊,那是没谁了,那一个星期都是排满的,你要是不发明点新鲜点的自己有的,别人没有的酒来反请的话。

    估计一年下来,你就得被村里人给吃垮的,所以你么是出去躲躲,要么就明正言顺的出外打工,要么就是像他们三个人一样找一个别人想不到、找不到的地方。不然的话,你说你想要相安无事的呆在家里,那是一点礼也不送,那是不可能的。所以,你们不要以为农村就是这么好呆的,那有的时候算起这笔账来,那是比你们的城市的消费还要高啊!一年算下来这笔费用,那是需要打多少工才能赚得回来,这也就是农村人民为什么老了老了,为什么就是停不下来原因。有的时候不是说吃不起饭,而是送不起这个礼啊,一想到要送礼那农村人想死的感觉都有了。

    其实,最气的不是要送礼,而是这样了还能被找到,还能把请帖发来,还能找到自己。这才是最可怕的事,有的时候想想这真的是一件可怕的事,你们想一想,千里送请帖本来是一件幸福的事,也是一件开心的事。为什么现在就变得不开心、不幸福、不快乐了,因为要送礼啊,一旦提到钱的事,我想没有人会开心的。所以丙也说了:“因为,想要着送礼的事,所以不能安安心心在这里是呆着了,在这里呆着也变得有压力起来,每天都开始做恶梦了,想到有人要来收礼,那是想要安静地活着也是一件困难的事了。”

    医生们发现,没有想到精神病是会传染的,当一个说要送礼后,其他的人也会跟着想到了送礼的事。所以,送礼的事就变成不能说的秘密了,大家都心照不宣的,只是这样的说了,“我今天收到信了”“我这个星期得了三封了”“我也收到了”,大家不知道被这样的信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啊!但是,大家都知道的是,就是这迟早会把在场的人逼疯的,你说请帖都送到精神病院来了,这般疯狂的村民还有什么不敢估的啊!有的时候想想以前是苛政猛于虎,现在是送礼猛于虎,都是一样的非常可怕的事情。

    那一时间,住院的好几个病人都闹着说要出去送礼,当时主治医生就不乐意了。觉得一定是有人带头闹事来着,你说平时大家都相安无事的,为什么后面来了三个人后那是什么事都出来了。所以,这个时候主治医生开始注意这三个人动向起来,并派出了卧底监视起三人的一举一动起来。我们也是很奇怪的,就是我们总是觉得我们的身后总是有一双的眼睛是盯着我们。那是种非常可怕的感觉,让我们非常地不自在,也让我们害怕起来,觉得这里也不是想像的这样的好呆的地方。所以我们只能是更低调的行事,不想给医护人员带来任何的麻烦,当然也是不想要给自己带来任何的不便吧!

    本来这到也不是什么大事的,大家也就这样的相安无事的,所以大家想想自己是病人那还是得听医生的话才行。所以,大家心想能忍就忍吧,就这样的凑合地过吧,其实这里的生活也没有想像得这么糟糕,自己在外面打工的时候那也是有一顿没有一顿的,常常会为了下一顿吃什么而担忧。那样的生活我们也过来了,所以在精神病院的日子,那也就相当于是阳光灿烂的日子,只要是我们不要想得太多,我们不要计较也过能过下去了。

    老王没有想到村民们都是下了决心要在这里面是好好的生活下去的,说明村民的生活也并不是表面上看的这样的如意吧!也有不尽如意的地方,才会让村民是有这样的想法吧!那你们最后你们还是选择出来了,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事了吧,还是因为医生发现你们是正常的人,你们的事情是暴露了,才被精神病院放出来了。老王抱着这样的疑问,问了丙一个非常现实的问题。

    丙也没有隐瞒,毕竟有的时候真相是什么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大家想要知道的是什么的剧情。观众想要看到一个什么样的故事,才是我们想要告诉观众的吧!丙并没有把真相告诉老王,而是给了他一个合理的解释来说明这一切,让老王写出一个好故事来帮助宣传一下家乡,当然这是他们几个人能想出的最合理的故事了,要是还有更好的故事的话,他们一定会告诉老王的。只是,故事开头一般总是会很复杂,但是结果却总是很简单,当然也只有一个结果就是他们都是大摇大摆的出来的,不他们是吃不了精神病院的苦自己跑出来了。

    这两点性质就不一样了,情节也不就大相同了,但是更重要的是让更多的人关注嘛村,这才是我们的最终的目的!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