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千零六十八章 跨越12
    人怎么能说变就变啊!你说我们在这里住得好好的,但是因为你懂的,就是我们的大地朝的住院的名额是有限的,也不是我们想要住多久,我们就能住多久的。当有新的人来的时候,那医院也要做评估的,就是把没有毛病的人,把对医院收入贡献少的人。把对精神病院捐款少的人是清出去,而我们嘛村来的几个人,就恰恰进入了这个被清除的人类的名单上。也就是他们会特别注意我们的原因,就是想要找一个理由想要把我们请出他们的医院,让我们是自生自灭啊!真的是太可怕了,他们想要不管我们了,不再对我们的生命安全再负责了,他们就是这样想的。

    在年轻的时候老王是一个有理想的人,在生活中,老王是一个知识分子,他非常聪明、智商很高。而到了现场总是能挖掘出人们内心深处的秘密,对于采访老王总是有自己的一套方法。在采访的时候,老王表现出他的专业的态度,那是远远都超越了许多知名的记者,只是术业有专攻老王擅长的只是其中一方面而已,也就是与别人的交流与互动。但是在综合素质方面,老王还是无法跟专业的记者相提并论。所以老王更加的努力了,他的伟大之处就在于他能把现实生活中别人的生活、影子全部擦除。将别人是带入到自己要写的故事里,虽然有的时候故事并不是这样的。但是老王觉得如果跟着自己的想像再发展一下,也就是再有深入的话,那故事就会更加的完美了。

    在整个采访过程中,他不断的引导着一个有些神经质的男人,这个男人有些单纯,心底还有些别人不知道的秘密。所以这就是老王想要知道的,也是老王想要他说出来的,就是让他们自己说出自己的故事,这才是最真实的故事。有的时候采访没有一点的技巧,太生硬的话,常常是事得其反,并不能得到记者们想要的故事,也不能有让我是听了怦然心动的感觉。如果,读者都觉得这个是个无聊的故事的话,那这个故事就真的很无聊了,没有发表的可能了。

    当然老王引导得好与坏,会让这个故事向着何处发展而,要擦除了自己全部的个性,要让别人投入进故事里。让他们不由自主的说出自己的故事来,我们每一个人都是自己生活故事里的英雄,全部都投入到了角色之中。应该说,还好大家都是喝了酒的,喝了酒的人那是非常好配合的。用上帝指使的话来说,就是:“喝了酒的人都是好演员!”嘛村的村民丙是一个很容易合作的人的。他几乎能胜任各种角色,那是在喝了酒以后。只要是喝到位了没有不说真话的村民,这是一定的,要是还不说真话的话,那一定就是还没有喝到位。

    而对于自己的角色和故事,丙说:“我觉得这个精神病人的角色很有趣,非常的丰满,非常的有挑战,自己从来没有想到上报纸,从来也没有想过自己有一天也能当一个演员的,所以这次能本色出演这个角色真的是非常振奋人心。因为为了保护自己的家人,为了逃避村民的请帖的围捕,为了逃避送礼,他掩藏了自己的想法和心理的一些活动。我很喜欢这个角色,因为这个角色很怪异,他有表面上的一套,也有暗中的一套,这很棒。而且,在精神病院里中的那种朋克方式的简单和粗暴令人很有兴趣。就村民而言,我只要是你还有一口气,还能挣钱就行了,才不管你是什么病呢?村民觉得“精神病怎么了,精神病就不用回礼了,精神病就可以赖账了,精神病就可以不讲感情不讲礼数了。”精神病又怎么样,只要是脑子还是清醒的,一样要回来送礼,一样得回礼。这就是一个礼尚往来的事道,谁也不能无视这样的法则,这样的生活的。

    你说这是多么可怕的事啊,以前不觉得送礼是一件可怕的事,现在想想真的是很可怕啊!就像是死神来了,该来的始终会来的,你是逃不掉,躲不了的。当知道有新人要来了,也就注定着有老人的得走了,精神病院也是一个残酷的世界啊!没有人可以在这里能赖上一辈子的,也没有人可以躲在这里静静地生活着,所以没有人可以不走的。所以,当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我们的生活就开始动荡不安起来,其实我们知道那被送走的人一定是我们。我想大家在一起这么久了,也会产生感情的,大家听到我们要走了也会很失落的。

    真的,精神病人也是有感情的,只要你跟他们呆久了,他们一样会把你当成自己朋友的,而这种“朋友”比我们所谓的“朋友”要纯粹得多吧,所实在的我现在都会有挂念着他们呢!真的,我们嘛村的人最讲感情了,我们也是人,也是有感情的动物,你说谁能不讲感情,活得麻木。无论如何,我告诉大家“大家不要为我们难过!”虽然我没有说我还会回来的,但是如果有机会的话,我还是会去看望大家的。当然,是换一种身体去看大家,作为义务工作者去看望大家,这也许是我能为大家做的最后的事吧!

    对我而言,并不是说一起在精神病院的院友对我来说就真的不这么重要了,我也不你们所想的无情无义的男人。我这个人也是特别重感情的,我不是为了到更好的地方去,我才会舍弃他们的。我想我的离开并不是抛弃吧,只是一种无奈的选择而已,其实我不想走、其实我是想要留的。只是我不能不走,我不能留下来,其实内心最难受的是我啊!我才是无法接受这样的事实啊,怎么能随随便便就把人是关进去,随随便便就把人是给放出来,这才是最可怕的。当然,我在这里就不深入的讨论这些了,我们还是说别的事吧!

    丙说其实当我们知道这个消息没有多久,乙就被带去问话了。

    主治医生问乙说:“你现在要怎么证明自己是一个正常的人?”

    乙说:“我是很想证明的,只是自己真的证明不了,你说我是正常呢?还是正常呢?还是正常呢?”乙是呸了医生一口痰,以为这样惹怒了医生的话,自己就不用出去了。其实乙是一个非常大胆的人,他是不想要出去的,他心想就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你们来整我吧!你们来整死我吧!我这样了我就不信你们能放得过我,你们不整死我的话,我看我是出不去了,但是乙要的就是不出去的结果。所以,乙才会如此冲动,为了留下来那是不管不顾了,那是主治医生都敢得罪的样子,说明了乙的决心,就是不要出去啊!

    医生是擦掉了乙吐出来的口水沫子,那是相当无语,没有想到病人的情绪如此之大,看来是不是假的疯的,而是真的疯了。你说这个不是废话吗?你说一个精神病医生,天天让病人证明自己不是疯子,那病人是想尽了法子想要证明自己不是精神病人。但是结果常常是失望而归,到了最后你说病人还有什么出路啊,最终的结果就是崩溃,就是放弃了。这个就算你是正常人,你要是遇到这样的医生,你也会疯的,那就不是来治你的病的,那明显就是走走过场,来消遣你的。你说哪有医生是这样的,只会问一个问题,在病人看来这个有毛病的是医生而不是自己。想想自己的毛病要被这样的人治,你说哪个病人受得了,治得好也就算了,关键是这样的医生从来都没有治好过谁。只会让病人的情绪更激动,也就是所谓的病情是更严重啊!

    所以乙吐了医生一口吐沫那也是轻的,要是换了别的话,那是非要咬死这个医生才行啊!当然,能咬到医生这样的机会很少,这一般人都不会采用这样的极端的方法来对抗医生的,大家相信医生都是好人。会治好自己的,只是有的时候他们问的问题太让病人是受不了。觉得这不仅是侮辱了病人,还没有标准的答案,感觉不管是自己怎么回答,也不能证明自己是正常人。你说换作是你,你要怎么回答这样的医生啊!所以,乙也说了“我证明有用吗?”如果我自己能证明自己是正常人的话,那我怎么相信你能相信我说的话啊!你要是不相信我说的话,我再怎么证明那还不是白搭啊!

    当乙是反问了医生三遍这个问题后,医生摇了摇头心想:“还是挺不正常的,一个问题非常重复三遍,表达能力如此之差,看来还是无法与正常人沟通!”医生说了:“你挺聪明的嘛,你知道这里不是自己说自己不是精神病自己就不是精神病的,这里面你说的不算的。这跟我们的法律不同,不是谁主张谁举证的。所以,你是很清楚这里的规矩的,病人不管你怎么说都是不算数的,我们医生是不会相信病人为了出去而说的话的。所以,只能是医生证明你是正常人,而不是病人你自己证明你是正常的。”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