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千二百一十九章 最不需要同情3
    毕竟,此行来的目的还是要解冻我们的公主的庞大的金库,七座金库就像是七座金字塔一般的存在,那是坐落在我们大地朝的各个地方。有的人说就是一个简单的北斗七星阵一般,为什么要布这样大的金库,这始终是我们的皇室的象征,当然建立这样的金库的时候一点也不能马虎的。在公主看来这七个金库就像是我们的皇室博物院一样的,那是等着真正的继承者来继承这样的存在,只是因为身份很难鉴定,所以就算是大地朝想要把金库还给公主。也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你们不知道大地朝也很头疼的,要为公主保护她的财产,还没有收入的,那就是一个无形的支出,让我们的大地朝也是不堪重负的。

    只要不能把金库变成流动的东西,让它一直成为死的东西留在这时在,相当于眼睁睁看着钱不能用。就跟银行职员一样的,看着这样多的钱入在自己的面前,自己一分也得不到,天天帮别人数钱,帮别人看钱,帮别人保管钱。你看银行的人会不会很开心,银行的职工也是不开心的,每天看着客户进进出出的那心里也是很烦的。那是常常给我们客人脸色看也是常事的,所以我们老百姓看到别人不热情地接待自己,当然也会产生很多的矛盾的,反正就是相互讨厌着。而给公主看金库的人估计也是这样想的,一开始是请的保安公司,后来太贵了请不起了,就变成了军人来看。

    也就是公主说的军事的禁区,当然这个金库是安全了,但是也给了公主很大的不方便。公主说了,不是说自己不想带你们去看我的金库地,只是你们想要进去,你们必须经过严格的审核,也就是把你们的祖宗八代是查个底朝天。你们要是接受这样的审核的话,那也是我也是无话可说的,当然还有就是你们的资金量也要达到我们进去的标准。当你们的资金是达到进去的标准后,很多的人不愿意被查自己的身份的,说白了你们有些人的钱是见不得光的。

    上回有一个毒犯是报了名,我们是把的身份是报到军部审核的时候,军部就发现了他的问题,结果这个人就引火烧身了。我们也不希望有这样的事发生,我也不希望我的投资人会有任何的风险,我只是需要你们的资金,当然你们的钱来路正当那是很好的。你们想要是想要我帮你们洗白的话,我也可以做这样的事,但是我会收很高的手续费的。还有你们一定会问,为什么军部允许我进去,那是因为我的继承手续是基本齐全的,但是一个人要继承这样庞大的遗产,这也不是一个人说了算了,这需要开大会表决的。也就是让主管部门开会,也就是看主管部门承不承认我的身份这一件事。

    所以,我必须让参加的代表是支持我,就是这样的简单的,但是你们懂的要是想要得到别人支持也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毕竟,事不关已,大家不会真心的承认你的,没有利益的前提下为你怎么能让无关的人相信你呢?这已经不是道德层面的问题,我不是说主管部门不讲道德,只是在道德的高度上可以解决的问题。这里面牵扯的问题太大了,所以想要让我们的管理都站在自己的立场上就得有关系啊!要是这样的事可以拿到大地朝的仲裁法院上来说,那我想的胜算会很大,关键是大地朝的人不愿意这样做,他们要私下来操作这件事,我就头疼了。

    我不得不说这里面会有黑幕的,是的这个世界上你要想要证明你是你最难的,你说你怎么能证明你是你呢?这是我们大地朝只有风格,别人都没有出现过这样的事,也没有遇到这样的情况,就是让你开证明“证明本人是本人”“证明公主就是我”“证明我就是公主”。我是反复地不断地证明我就是公主,但是别人说还不够,还无法证明,你说这要怎么办啊!其实,我又不是证明我是大地朝的公主,想要当现在的公主,我只是想要证明我是过去某个时代的公主,我是这个金库地合法的继承人而已。你说只要是牵扯到钱的事,怎么就这样的难的。

    因为今年是我证明公主的关键的时候,好不容易是打通关系的,公主的口气可以听出那是抓到一头大老虎。你说现在那只能是孤注一掷,我们大地朝的人有一句古话就是“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我可不想当局的人换人了,又要重来一遍。所以,我才会这样的急的,机会千载难逢,时机只有这样的一次,下一次要打通关系的话,那只会是越来越难的。公主也是豁出去了,找来了很多的投资者,那是把老王这样的人也是拉了进来,就是只要达成自己的梦想。就算是有点牺牲也是值得的,高风险才会有高的回报的。

    老王说:长久以来,我一个人总是默默地做点行善的事,觉得不仅帮助了别人,而且也是一种积徳的行为。当我从南方小村子独身来到这座大地朝经济最差的大城市嘛城,这座城市中所有的事物处处彰显华丽、美好,只是你要是呆久了就会发现,这只是个虚有其表的城市的。那是外表靓丽,其实内心贫穷的城市,是一个畸形的城市,发现这里需要我的绵薄爱心。当我有幸结识了皇室集团有限公司的公主后,才知道这座气质高贵的城市,也依然有那么一批特殊的人群,需要我们用爱去关怀,用心去温暖。

    在这采访期间,我对皇室金库有了更深入的了解。金库自救联合会(老王让上帝指使写的一个规划,别人给你这样大的一个生意,你是自己写一个报告什么的,这是很应该的。反正上帝指使最会编了,他是编这个那是一套套的,也费不了什么力,老王就不能行了。写正儿八紧的东西老王可以,但是写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那只有我们上帝指使了。毕竟,一个战地的记者是不能写这样的东西的,而上帝指使不一样,他是什么都敢写的男人,只要是你想得到,他就能写得出的。拍马屁哪家强,还得嘛村找上帝指使的。)自成立起,一直以助老、助学、助残、助困做为核心公益项目,也正是我非常愿意参与的公益项目,顺理成章,我志愿加入了嘛城金库自救联合会,成了一名光荣的志愿者。

    公主是一个非常善良的孩子,他有着我们大地朝女孩的优秀的品质,也有着一个公主的高贵的血统。我们大地朝是很讲究血统一说的,她的世界有或多或少的残缺,每次看到这个世界特殊的她。她就是一个独一无二的天使,就是我们的旧地朝的象征,有的时候我不明白,就是为什么我们能接受天天看神剧。为什么就不能承认一个公主的存在的,公主这要样的神女,会让我们更多的人想起我们的过去。更能让我们缅怀我们的过去,让我们记住历史,这比拍一千部电影做的宣传还要影响我们的生活的。

    只是为什么我们就不能大度一点,承认这个小姑娘,不管她是哪个朝代的,虽然她说她是秦朝的公主。上帝指使说来这个有点扯,那是把我们博物院的专家是集合起来,也不能鉴定她是我们秦国(不想被打压,只能说远一点,免得举报的人太多了。大家都是明白人的,说近了我非死不可的,会觉得我是一个挑事的人,所以我也不那样张扬了,有的事还是扯一点好。太扯了,这样就不会受到别人的重视了,也不会受到别人注意了,那我真的怕了的。)的公主的。所以,这也是上帝指使不喜欢她的原因,就算她是秦朝的公主,只是现在证明了,那真的有什么必要的。哎,有的时候要配合审核,把文是写得乱七八糟的,想想这就是大地朝作者的宿命吧,我们什么时候才能说实话,写真的东西出来。

    老王作为一个长辈总想给她更多温暖,并没有任何的私心;而那时候的上帝指使心志还没有成熟吧,只有嫉妒而已。本来在这个年纪只有自己才是最聪明的一个,那时候的上帝指使是这样想的,但是看到公主后,才明白这个世界之大,而自己只是一个丑陋的井底之蛙而已。那还自以为是的看着这个世界,以为自己才是这个世界最成熟的年轻人,上帝指使是想要配合自己的老辈子的身份,而公主想要配得上自己公主的身份。

    两种截然不同的两个人,有两种截然不同的人生,自然会撞不不一样的火花。好吧,我跟公主撞出来的不是爱情或者是友谊的火花,而是传说中的摩擦起来火花吧!我也是醉,没有想到会有人敢跟我叫板的,那是跟我比内涵、比气质、比成熟,想想她也真的敢的,还好我当时说了:“看在你是个女人的份上,我就懒得跟你比了,胜之不武的,我是男人我是不会欺负女人的。然后,我就逃得是不见了影子,那是有公主的地方,我就不出现,比不了我还躲不起吗?”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