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千二百五十六章 小小乙15
    那一年,我是被别人迫害了,那是非要抓我到精神病里去看看病,骗我说“我的病只有这里能治的,所以一定要让我来的!”所以看到护士姐姐拿着大大的针筒,那是一脸的坏笑的样子,我就知道自己是摊上大事了。我定睛一看,这不是我的大表姐吗?真的是人靠衣裳马靠鞍的,我的大表姐那以前一直穿着我们的农村的老太的大花衣裳,看着是挺花的,也挺时尚的,只是老年人的穿的大花衣裳再怎么穿也不能是穿出少女的感觉来。那清纯不再,只剩下了农村妇女的那份朴实了吧。

    没有想到我大表姐是穿上了护士装会产生这样的效果,那是在精神病里,眼光就是得独道,经过上帝指使在各大病房的地毯式搜索,终于让上帝指使的眼睛捕捉到了身穿护士装手拿大针筒的萌妹子。刚好现在的上帝指使已经被自己的病是吓得不轻,被现场的病人的吵闹震的头晕眼花,那么护士姐姐可以给上帝指使打一针吗?上帝指使在此谢过了,我好想来上这样的一针,护士姐姐扎我吧,求你来扎我啦!

    我一开始没有看清楚来妹是何人,走近了才瞧清楚这不是我的大表姐吗?你说,我以前怎么就没有发现我的大表姐这样的好看啊,那是穿上了护士装整个人就变得不一样了。再也不是我们的农村的妹子了,那和城市里的大美女是有什么区别的,这护士装真的是可以亮瞎自己的狗眼了。恕自己眼浊了一开始还没有认出大表姐来,在护士装的加持下,大表姐就跟是加成了属性似的,我说:“大表姐,你还记得那个在嘛村湖畔的上帝指使吗?”

    大表姐一开始还不想要认我这个亲戚呢?觉得我是给她丢脸了,或是觉得自己有这样的亲戚太露脸了,或是是觉得认了我这个亲戚的话,她会不好管理我的。所以大表姐是摇了摇头“你是那个多次投河自尽也没有死成的,我们嘛村的十大傻器之一的‘上帝指使’,是你吗?”

    我一听这个称呼怎么能这样的别扭来着,我是无语了,你说有没有必要这样的打脸的,还能不能给我一点点面子。我也是男人,我也是有尊严的,你要是这点面子都不给话,我就不高兴了,我要是不高兴了。我就回村子里是参你一本,说你是“有钱了,发财了,当上了官太太了,就变得是六亲不认的,那连自己的大表弟都不认。村里的谁跟谁,那都是不认了,我让村里的小孩天天去喷你哟!我也是有水军的人,我的水军那是喷起人来,也是能把人喷得够呛的!”好吧,我并没有这样的绝的,我是不会做这样的绝情的事的,就算你不认我我也不会这样做。这样做的话,只能显得自己没有气量,是男人还是得多多少少有这么一点气量的。

    好吧,我是捋一捋,你说我是应该说是,还是说不是啊?感觉,都不是什么好事的样子,我是思前想后,我是思后想前最后我又做了一个艰难的决定,就是我不能像别人一样的封杀于你,我只能是跟你是示好了。我告诉我的大表姐说:“不是的,这个真的不是我,你说我怎么能是这个大傻器的,我最多是个白痴,那是我一点也不傻。我的智商有达到59分的,虽然还没有及格的,但是在我的世界里还是够用了,只要是我不出我们这个村子一步,我的这个智商还是够用了的。我相信我吧,我的智商真的是够用的,哪怕我是没有及格也没有关系。”

    我妈说了“智商这样的东西,也不怎么适合你的,你要这样的东西也没有什么大的用处。你又不用上大学,你也不用是做商业的,你更不用去争名夺利的,你还不用因为自己因为没有智商而被别人嘲笑。因为,你在我们村里你是老辈子,没有人敢嘲笑一个老辈子,这是我们的祖训的,而且你妹也把话放出来了“就是要是有人敢嘲笑我哥,我是第一个不答应的,我是会第一时间跳出来,给他一记重扣。让她/他们知道我们女排姑娘的实力,那是谁也不好使”我妹把话都放出来,要是谁还不服的话,都先得过我妹这一关,我妹是什么,那是能重扣别人的女人。这个世界上有几个人能承受得起我的妹的重扣的,别说是重扣的,就算是我妹轻轻的来上这一脚。我们村的男人就没有几个人能受得了的,那都是只能是抱鸟痛哭,好惨的。”

    这就是上帝指使家的实力,就是这样的霸气,那是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就得让别人难受很久。所以,你们懂的,我们家族是很有实力的,我们的家族的男人也是非常有破坏力的,我们家族的女人更是凶残得厉害的。你们千万不要得罪我们家的人,否则后果是不堪设想的。好吧,虽然要突出上帝指使的身份及与众不同,但是写太多了,也会过的,什么时候能达到那种“我不写你们也知道上帝指使是这个世界上最帅气的男人,那我的小说就成功了,看来我离这一步,还是差得太远了。你们也许是永远也不知道我上帝指使的魅力了,特别是人老了,书也老了,那样的感觉更是不再重来了。”上帝指使不禁感叹起自己的人生来“怎么就这样的失败!!!”。

    我是一口咬定说“你说的那个人不是我,一定不是我,我不是那样的人!我怎么可能是做那样的事,虽然我是一个非常有騒气的男人,但是我也没有你说的那样不仅是有骚气,还是个大傻器!那是对我身心的**裸的侮辱的,我觉得你这样是不好的。

    大表姐说怎么不是你,那个人就是你:“就是为了救你,我们的很大的帅小伙就为了救你,差点就没有上来了。现在还有后遗症,那是都不敢下河打鱼了,都说‘水太深’了。”我当时也不明白,明明就是这样一条河,大家在这里面是浪了很久了,以前也不觉得这样的深的。后来我才知道,你是在水里是挣扎着,那是拼命的呼救啊!大家以为你是溺水了,其实你根本就没有溺水的,你是在水里玩得可高兴了。

    我也是醉了怎么能有你这样的傻孩子,那是喜欢穿着游泳衣,跑到河中央去,那也不是去游泳,也不是去学游泳,更不是喜欢游泳。你就是喜欢到水中央里玩呼救,你说这是心跳的感觉,你是心跳了,大家就无语了。知道的人,知道你是在无理取闹,装得跟留守儿童一样的,就想要寻求别人的关注。不知道的那是以为你是溺水了,都是什么也不想,就跳下水里来救你的。结果,常常别人是非常认真的来救你,但是你是非常认真的看着别人来救你,你也没有阻止别人的样子。

    下来救人的会水也就算了,不会水的常常是吃了一肚子的水,然后非常生气的说“太伤心了,没有想到你是这样的搞的,下次再也不救人了。你这明显就是耍人玩吧,你哪里是需要帮助的,我怎么一开始就没有看出来。”所以,后来上当受骗的好心人太多了,无不感叹起来,就成了“你们村的水太深了!”当然,如果看到下来的人是生气了或者是喝了很多的水,那上帝指使的好朋友就跑出来了。只见我们的眼镜帝、成就哥、范太稀、神医就从草丛里是冲出来了。

    哎,每次都是让我一个人上,我也不什么影帝的,你说怎么能每次做恶作剧的人都得是我。你说我像是做坏事的小朋友吗?对吧,我这样的善良一看就不像是做恶作剧的小朋友,我只是一个笨小孩。

    对、对、对我们的小伙伴都非常赞同我的观点,他们告诉我说:“你就不是这样的人,所以你去做这样的事最合适了,如果我们做的话,会被打死的。”

    我心想那我去做,被别人拆穿了我就不会被打死喽!你们这是什么逻辑,我是被拆穿了还不是一样会被揍的,我觉得这样的事不能我来做,应该眼睛帝来做,一看他就是那种戴着眼镜的熊孩子。或者是成就哥来做,他是那种有文化的熊孩子,看着更气人,更欠揍的样子。当然,不能是女孩来做的,这样做太危险了,做为一个男人我怎么能让女孩是犯险,这样的事我是做不出来的。

    我常常在想,也不能游得太中间,就怕是来救人的人是抽筋了,要是没有力气就糟糕了。会不会看我是有游泳圈的,自己豁出命来救自己,最后落得是英勇的牺牲的下场。这样的熊孩子就是该死,你不作死的话,大家就不会死了,所以就算是来人没有力气,也很有可能是拉我一起去死的。我可不想死的,谁都是怕死的,就算是我们这样的熊孩子也会怕得不得了的。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