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千二百六十二章 小小乙21
    在影视娱乐圈或者体育圈,没有人能随随便便走红,看似巧合,其实绝不是巧合。每个走红的活人身边,都有至少一个甚至几个善于策划炒作的记者朋友,他们都是提前商量好,如何制造新闻,如何抓眼球。于是,在小小乙是把上帝指使推出来后,一系列的事先策划好的表情包就绽放出来了,显得那么自然,毫无痕迹,高!这就是高!

    病友对上帝指使的印象一直都挺好的,他挺聪明的,虽然不算顶级帅哥,但五官秀丽,身材不错,具有嘛村男孩特有的风情,如果手臂和腿再细一点,腰再稍微苗条一点点,会有更多男人喜欢他的男人味。那时候的上帝指使,时常穿件露肩装,穿着一个背戴裤,扮清纯少男,没读过几年书,却自称上帝指使。这是对圣洁的导师的极大的侮辱。侥幸刻了几首老土的歌,在精神病院里放出来就走红,那是20年前大家没有听过歌。都是几十年前的破事了,上帝指使依然吃老本,没什么新作品其实也没关系,关键人活着要有自知之明。

    虽然上帝指使还是一个孩子,年轻、时尚、唱功好的精神病的孩子很少见的,而嘛村精神病院这锅香喷喷的粥,为什么离不开上帝指使这粒老鼠屎?这个拦路虎挡住了太多年轻评委的路,他至今不以为耻,仍沾沾自喜。那是放着老年迪斯科在病院里跳广场舞,你明明就是来治病的,你不好好地治病就算了。一个治病的人来这里拉人气,做着明显不对路的东西,轮椅是用来代步的、比赛的,你是拿来是来走秀了,当然会惹得大家的不满。觉得这个轮椅和这个大傻器真是绝配,就像是跳梁老丑恶俗的表演,最终会将病院气氛搞砸的,如果只用猥琐来形容上帝指使了。

    你也不是什么大人物,你自己是不会用轮椅似的,那是天天要别人推着出来巡游。搞得跟是皇帝出宫似的,当然会惹得民声怨道的,那是对上帝指使最慷慨的赞美,病友们看到这样的夸张的出行,只能吸收满满的负能量,都不知道怎么说这个孩子才好,只能是跟着他抖啊、抖的,也是为了嘲笑这个小儿痴呆症的。你们无法想像我们的上帝指使是有多夸张的,为了不让自己的小儿痴呆症抖得很明显的,我是特意把自己的轮椅是改装了一下。

    让我的轮椅也能自己抖起来,特别是遇到护士小妹,我就把我的刹车是拉住,我是在护士小妹面前那是非常有性格的抖了起来。那简直是流氓到了极点的,有的人评论说,我就是一个小流氓,我那是当仁不让地说,我就是个小流氓,你们怎么了。我就流氓了,或让你泪流满面,或让你哈哈一笑!你就抖了,你们要怎么了,能抖成我这样的不仅是外国的小汽车,我们国内的轮椅一样会抖的,那还抖得比你们的厉害的。要是我这个是一个封闭的轮椅的话,你们怕是以为我在玩什么轮椅震了,你们一定没有玩过的轮椅震,那是相当的开心的运动的。

    那就是我上帝指使的绝活的,常常是抖得我是晕轮椅了,后来一段时间我是一见轮椅我就晕,我就想吐来着。那看到轮椅轮椅没有抖起来,我自己就抖起来,本来我的小儿痴呆症都没有这样的严重的,自从是坐上轮椅后。那手也抖了,腿也抖了,连头也抖了,那全身都是抖起来,看了真的让是非常的不爽的。好多的病友,那是看我是太抖了,那都想要揍我来着,还好。我的背后有小乙在,那别人才没有出手,但是有的时候我的让小乙是停下来,我是要抖一会才肯走。他们还是会忍不住就跳了起来,就连小乙也无语了,要不是给我面子的话,真心会弄我来着。

    “暴走派”玩家总是能把各种轮椅改装成妖魔鬼怪,还好我们的病院的真的没有这样的人,我们还是比较传统的,我们真心没有如此的夸张的。值得注意的是,光怪陆离的改轮椅流派背后,都有自己的社会文化根源,而非一群“非主流”的孤芳自赏。就是我,我对我的抖抖轮椅就相当的欣赏的,我不管别人怎么看我,我就喜欢我的轮椅来着。我觉得这个就是艺术,而我就是这个社会上最有面子的改轮椅的发烧友了,我并不觉得我这种天分有什么不好的,也不觉得这就是叛逆的,我觉得我自己很帅气的。这与国内很多的轮椅玩家颇有不同,毕竟我才是走在时尚最前沿的男人,我才是这个轮椅界的一颗奇葩了。

    例如,“暴走派”源于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勃兴于岛国的“暴走”文化,精力旺盛却无处宣泄的年轻人们号称“不为尘世所拘束”,多有反权威、反现实的举动;“vip”则是由于当年的街头混混历经“磨砺”终于成为黑社会的脸面人物,亟需洗脱一身草根气息,座驾当然越“高大上”越好。但是,我们国内这样的人只能是杀马特,你说同样是疯子,我们的大地朝的疯子的档次明显就要低很多的。其实,我更欣赏我们的杀马特文化的,我都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杀马特的,因为我们不懂,所以我们会喜欢他们这样的人。

    当然,要是谁都能搞得懂我们的杀马特的文化的话,那别人就不用当杀马特了,当个暴走族就算了。说实在的,我一直也没有搞清楚什么是杀马特,反正觉得很厉害就行了,我也不去科谱了,我注定是懂不了的。我只要知道,杀马特和暴走族估计是一个级别的,都是有特定的历史文化的。而在国内,轮椅运动员真正走进普通人的生活,不过二十多年的光景,改轮椅的历史更加短暂。这是上帝指使发明的,自然谈不上有自己的文化,只能说有他的时代性吧,毕竟这样的运动只能是做极限运动的人才能明白的。

    不是每一个人都能改装轮椅,还能达到上帝指使的高度的,并能像上帝指使一样的对轮椅是控制自如的。这没有苦练的话,真心出不来成绩的,关键背后还得有强大的研发能力才行,要有一个这样的团队,在我们国内是负担不起这样的运动的。注定这样的市场太小了,喜欢的人很多,但是能达到比赛级别的人太少了,改轮椅要么是追求更强的性能,要么是为了个性化的外观。

    风格改装只是花哨的改装,风格改装是一类比较个性化的改装类别,大多数来自国外的改装车文化。这是一种针对轮椅外观的改装方式,通过对轮椅悬挂、避震、车身、轮毂、轮胎等部件的一致性改装之后,以达到一种独特的外观感受,有的人说没有什么用。但是,独特的风格会给别人一种气势,你想想气势就压倒了别人,别人怎么跟你比。所以,不管上帝指使把自己的车是喷成了骚红、亮黑、原金,还是给自己的车是戴了一个外套,比如是加什么刺,加个钉子,加点棱角。我们经常听到的vip、hellaflush、dub等改装风格都属于这一类。

    极限改装就是一种,其实风格改装大多数都属于极限改装的一类,除此之外,我们还会遇到一些狂热的改装车爱好者去追求车辆的某种单一性能的极限发挥,为了达到其目标可以去放弃掉其他的任何正常功能。比如追求加速性能的“直线改装”那是一路下来氮气乱喷,我们以为我们有控制得住的。可惜我们真的是控制不了的,我们真的无法控制的,虽然我们在比赛的时候,会爆发出我们不知晓的能力。但是,即使这样的我还是想要全程氮气,只是这不是在玩游戏,这是真的现实的。

    我们会受伤的,而不是像游戏一样的,可以重来的,可以读档的,人生没有重来这一说的。所以我们要是控制不住的话,我们真的会死掉的,人可以对任何的东西都冷漠,但是对待自己的生活,我们也能变得冷漠吗?当然是不能了,变得更快,是每一个极限轮椅运动员的梦想,但是我们却没有这么多的失误的机会,一个小小的失误常常会让我们丢掉了性命。这也是我们的人生,我们只要是把握不好,我们就完蛋了,追求马力输出的“极速改装”以及追求个性而放弃通过性能的“风格改装”。

    我们很多的爱好者是要速度而不要风度的,不像我是要风度而不要速度,我还没有这样的想死来着。我觉得依靠科技来比赛挺没有意思的,我还是希望通过努力来达到自己的目标。如果一个国家阳刚之气衰退,阴柔之气上升,这个国家必然衰退,这就是为什么需要像上帝指使这样的纯爷们的!目前,病态的媒体及空虚的大妈们眼中只有阴柔的奶油小生,太危险了!像我这种三料博士、不畏权贵、忧国忧民的男生,却被边缘化,甚至还遭到几千万浅薄网民暴力辱骂,看来扁鹊也无法治好他们的病了。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