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千二百九十八章 哑巴哥1
    我回到村里,我就跟村长讨论起这件事,我告诉村长说“我要辞去嘛村绿色环保大使一职!”村长一听,心想我是辞职了,这事谁来干,当然是没有人来做这件事了。所以那是坚决反对,想要拘留我,只是我坚持如此,他就不好多说什么了。年轻人想要出去闯一闯,有这样的心思是应该的,所以没有人能阻止我们走出村子进到城市里。当然,我走是走了,我并没有把这个烂摊子给村长留下,我告诉村长说“现在的绿色环保大使,谁都可以做的,只要站在台上笑一笑就行了。也不用说话,所以我建议让哑巴哥来做,我说“别人做我还不放心,怕他们乱说话,影响了我们村的形象”但是哑巴哥不一样的,他不会说话,也就不会口误,只要不会口误就行。只要站在台上笑一笑,虽然说没有钱,但是还是管盒饭的。”

    我是苦口婆心的建议村长是时候让哑巴哥出来锻炼一下了,你要是不让他走出去的话,你这是害了他,现在的人都是笑贫不笑娼的。自然只要是把哑巴哥是打扮得体体面面的(手里戴着金戒指,手里拿着大哥大,腰里还挂个腰包,没事的时候就把大哥大放在手里,等有事了就把大哥大放在腰包里做正经事。你是想要让他放牛也好,看场子也好,还是做别的都行。)那就可以了,只要能显示出我们村的实力,你还怕没有姑娘不想嫁给他啊!那就是最好的找媳妇的方法,只要你听我的,保准一回两回就能成事的。

    你要是不放心你可以给他配个秘书什么的都行,那不仅是把工作做了,还能给自己的孩子谋福利。我要不是真的在村里是呆不下去了,我是真的不会把这个工作是交出来的,没有办法这个世界就是这样的现实的。能者居之这样的工作还是得交给有能力的人才行,交给别人我都不放心的,你知道的我跟哑巴哥是从小患过难的兄弟。我们的感情你也知道,我还能坑他不成,我当然是为他好的,再说了我们哑巴哥的形象那也是一表人材。只要不激怒他的话,那他跟正常的孩子是一样样的,就怕是激怒了他那是天王老子来了也拉不住的。

    这就跟现在的富二代的定义是一样样的,他们就是这样的人,只要你不跟那些富二代说话,你都不会觉得他有什么问题。你要是听到他们说话,你就想要打死他,或者他打死你吧,所以不管是在哪里我们都不能激怒这样的人,惹他们生气了谁也讨不着好。我们最好还是可以做朋友最好,就算是不能做朋友,也不要做敌人,因为跟他们为敌的话,普通人真的好不了的。村长听了我的话后,当然我是用老辈子的口气,还拉了很多的村委委员来的,我已经把其他人说服了。

    我告诉他们说“这是村长的意思,要是你们谁要是不赞成的话,明年就不要跟我们村长混了,你怎么另起炉灶,你们是想去哪混就去哪混,想在哪里玩就在哪里玩,只是这里没有你的位置了。”大家听了我的话后,再加上跟哑巴哥有关,所以也不敢掉以轻心的那是不敢胡乱表态的。平时大家都是向着我们村长的,都是以村长马首是瞻的,这个时候你说谁敢唱反调试试,那还不成了全村公敌啊!虽然,大家不知道哑巴哥能不能胜任这个艰巨的任务,但是我们可以肯定的是就是就算是不行的话,也不能说不能让试试吧!

    大家还是觉得应该给村长面子,还有给他的儿子这个机会,你说他儿子不来的话,那就真的没有人来了。上帝指使退下来后,村里就真的没有合适的年轻人能委以重任了,这也不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啊!当我是把这个建议提出来的时候,大家一致是鼓掌叫好,说这真的是本委会最近几年来做的最正确的决定之一。大家都觉得我们哑巴哥可以的,以后这种不用说话的,只有举过手,笑一笑就可以的事,都可以让我们的哑巴哥参加的。这样的话很多的会就找到了合适的人选了,所以大家一直朝这个方向培养着我们的哑巴哥,让他成为真正的可用之材的。

    想想现在一个村子那几乎天天都有会,那是让我们村长都参加怕了,你说自己是来当村长的,也不是来竞选会长的。你说自己是会长也就算了,只是自己是村长啊,那怎么能让自己天天开会啊!想想村长也不是这样容易当的,也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更是一个苦活累活,表面光鲜其实,实际劳心、劳命、劳累、劳智的!如果自己的儿子能帮他挡一些会的话,那真的是帮自己大忙了,自己也不用这样操心了,毕竟很多的会不需要做任何的事,只需要人到就行了。所以,能找一个人来顶一些会的话,那真的会节约自己很多的时候,再说了这些会真的没有什么用。

    这个领导来村里莅临工作要开会,那个领导来了又要说话,还有就是大事小事都要去签个到,有的会只是为了走走过场而已。自然要是能培养一个能开会的人当然是再好不过的,自己的孩子也做不了太多的事,从绿色环保大使慢慢地学起,也许是对哑巴儿子最好的历练吧!希望他有一天也能成为一名有用之人,做一名顶天立地的汉子,再也不要跟着上帝指使混了。

    说来惭愧,就是每次村长的哑巴儿子知道上帝指使回来了,都会第一时间来找我玩的。我是非常的无语了,那小的时候找我玩就算了,我都几十岁的人他还来找我玩,让我们村里的人见了后会笑话我的。说我也就是这样了,再也不会有出息了,也就只能跟哑巴哥玩到一块去了,这就是他的真实的年龄层次吧!现在,我都不好意思招摇过市的宣传自己回来了,每次我父母看到我跟哑巴哥一起玩的时候,他们表明上不说我什么。想来是给我留面子吧,不想伤害我自尊,他们知道我这个人嘴里不说,其实最在乎自己的面子。

    只是你说我做的这些事,常常是真的让他们两老非常心酸的,私下常常是暗自落泪下来,那不禁感叹起来!别人生了一个哑巴也就这样了,自己生了一个正常人怎么也这样,你说这让他们怎么能想得开的。所以,你说我哪有脸面让村里人知道我回来了,每次回来都低下了高贵的头,悄悄地在一个黄昏的夜晚自己是摸着黑回来。然后轻车熟路的回到自己的家里,倒头就睡再也不再出来了,这个年纪找不到媳妇在我们村里是一件非常丢脸的事。

    父母不说我就算了,你以为我自己还不知道啊,但是我就不知道了,我都这样的小心了,为什么哑巴哥还能找到我。你说我们又不是亲兄弟,我也没有认他当我的小弟,你说我们也不能有什么心灵感应的了。为什么他还能找到我,他每次看到我都会向我扑来,死死地抱着我,很是开心亲昵!哑巴哥双手紧紧搂住上帝指使的脖子,也许你们会觉得这样的场面真的是无忍直视,画面太美了你们都不敢看。这不是爱情而是友谊,爱情也许并不能地久天长,但是友谊可以,真正的友谊真的可以地久天长的。

    你想想这不是一般人真的可以做得出来的,和一个残疾人能有如此这般的感情。真的是不容易的,现在的人都不怎么有同情心的,看到弱小者往往都选择躲开,而不是选择与他们相拥的。这样的话懂的人知道我们是一起长大的兄弟的,不懂的人难免不知道该怎么想。所以,父母会误会我们之间的关系也是有原因的,因为我们的关系太好了,我从来没有歧视过他,还能一直跟他做朋友,这在别人看来真的是不知道该怎么想才好的。

    哑巴哥的呜咽声在我耳边呼呼作响,我实在不忍心将他抛弃的,我怎么能不管他呢?虽然我没有认他当小弟,但是在我的心里他就是我永远的小弟,我放声大笑,我不怎么好意思,推开了他有扑了过来。我想要把他给推开,只是我再怎么推他也不让开,他的手指尖还不时的挠着我,我该怎么才能让他不跟着我啊!哑巴哥一看到我就满眼通红起来,那是欲哭无泪的样子,看了很是可怜,想来是我走了后就再也没有人陪他玩了。

    他当然是可怜了,在这个村里也没有人和他玩,除了我以外没有人是真心对他好的。他的肩膀在颤抖但是没有声音,好像我走了就没有保护似的,很多的人都欺负她,不要跟她玩呢。那么调皮的的一个人在别人的面前一直很安静,只有在我的面前才会闹起来,突然有种心酸的感觉。好不容易上帝指使才挣脱了他的双臂,他的力气还是这样的大,要不是我是个汉子的话,被他这样抱住的话换作别人真的不容易振开的。上帝指使也不得不对天长叹,觉得这个世界真的很不公平的,为什么让两个好兄弟是不能成为好兄弟,为什么命运就要如此的折磨我们啊!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