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千三百八十一章 怎么主动
    “你不是这个意思,你是什么意思的,你是不是觉得我不值这个价?”她一脸的愤怒的样子质问我道!

    我当然并没有觉得你不值这个价,我觉得你挺值的,真的是物超所值的,其实我只想问她“你究竟值多少钱啊?”。你不说我怎么知道,看到你的这样子,我觉得你就是一个无价之宝吧!“只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不止莲花,爱情也是这样。

    她只回了我一句“滚!”,心想我这样的女人不是你这样的男人可以得到的,想要拥有我这样的女人就不能谈钱。有钱人的思维都是,钱算什么,我没有钱吗?所以,他们最讨厌的就是我这样的没有自知之明的人,简单就是无法沟通的。

    我就不谈钱吧,这谈钱就是谈不下去的,谈钱就让滚,估计是看不起我们这样的穷人吧!有钱人都是这样的,遇到没有钱的主,要是谈到钱的话,就怕我们跟他借钱,谈生意,谈融资。其实他们一定想说的是:“你凭什么跟我谈这个!”她只说了一个滚,看来还是很给我面子的,对吧,我还是很有面子的,我就知道我是有面子的人。

    “那我们就不谈钱了,我们还是说说外面有人的事,外面有人一定是不干好事,想要偷窥或者是偷听什么的。所以我们什么也不要做,我们睡觉都别睡了,我们要打起十二分的精神来,防止外面的人对我们做出什么坏事来。我们只要这样的坐着,他想要做什么都不得逞的。”上帝指使觉得自己是非常稳重的,提出了这样的建议一定会让她是刮目相看的,所以我又撩起了她头发,放在鼻子间闻了闻,唇角勾起暧昧的笑意。

    而帐篷主看着上帝指使先是一愣,然后道:“你怎么总是撩人家的头发。这,不好吧。”

    我怎么知道我是什么时候有了这个癖好的,我是忍不住啊!我这双手痒得很,就是想要撩妹的头发,我也不想有这个毛病,怪我喽!

    上帝指使有些失望,看来是不让我撩了,你说这一晚上的,你不让我撩你的头发,那长夜漫漫,我们要怎么度过这长夜。长夜已来,我们什么也不做,搂不让搂,撩不让撩,你让我的手一晚上闲着,你这不是让我死,还要难受的。

    “管她的,只要能安然度过今晚就行了,不管你信不信外面有,反正我是信了,我是不会睡觉的。我可不能让贼人得逞,今晚我们就耗到底吧?贼人只要你敢动手,动手肯定会被抓的。”想要说服一个女人是很难的,所以我不打算再说服她了。

    帐篷主看着上帝指使,觉得这个男人疑神疑鬼的,就是一个心眼很重的男人,帐篷主眼里带着不屑的眼神看着他。她现在越来越觉得他是为了逃避做男人而想出的歪门邪道,她真的是服了我了,像这样的地点,这个时候,你还在犹犹豫豫的,难怪你找不到女朋友。你也就这样了,注定一辈子都找不到女朋友了,你说像你这样的男人,什么也不敢做,什么也不敢想,什么也怕做,如果是你的女朋友还能指望你点什么。这个时候不是应该男人主动一点,难道让女人主动啊,她不知道我是怎么想的,完全无语掉了。她是愤怒问我说:“你在想什么?”

    我觉得我也没有想太多,我根本就没有想什么的,她才想多了,我一点也没有想多的。然后,我是非常认真付责任的告诉她:“我什么也没有想的,你放心我做人做事都是没有毛病的!”我想要打消她的担忧,我怕她误会我,觉得我是一个用心不良的男人,我就是单纯来住帐篷的。其它的我都没有想过,真的!说完这个上帝指使不说话,觉得说这事会很尴尬的。

    也不知道她是咋想的,我能在微弱的光里里看出她眼里闪过一丝暗淡的光芒,还感受到了她的笑意。

    上帝指使永远不会想到帐篷这一刻内心想着什么,他也永远不知道,自已已经掉进了帐篷主专门为他设下的陷进,我可能很难逃出她的手掌心,一切都不如我想象的那样简单。

    这个时候开电台,难道她是真的想通了,不再惦记我的金莲了,开始换另外一种玩法了。其实这个可以有的,毕竟长夜漫漫,我们既然不打算睡觉了,那为了熬过这长夜,我们必须做点什么,比如说听电台也是不错的选择的。她做出这样的举动说明她还是想开了,现在同行不是冤家,也可以做合作伙伴的。明明可以双赢的,为什么非常弄得是两败俱伤呢?我一直宣传着这样的理念,我不知道理解了多少,但是我的态度是坚决的,我一直坚持着这种做人的方式,我相信总有一天她会明白我的良苦用心的。

    电台里放着撩人的歌曲,在晚上为了吸引听众,常常会在个时段放一些让人心怦怦跳的歌曲,我一直期望的命中注定,难道就是她吗?只是我一直试图想要的完美的剧情,却从未上演过;我想要的完美的人生,却一次也没有成真过。幸运之神从来没有眷顾过我,有的时候想想自己就像小说里的人生,只是我演的是悲剧,别人演的是喜剧,而我们每一个人演着不同的剧情。

    你说这样的好机会,为什么我就把握不了呢?我真的想要一大耳光是抽死我自己的,想想自己真的太没有出息了,我想借宿就借宿吧!我们在这里比什么瞳力,争什么气,也不是进来打比赛了,那谁的瞳力厉害,谁抢了别人的气,也不能当饭吃吧!

    其实,当时那种情况下,我虽然装着很不以为然的样子,其实我的内心是非常害怕的。我怕我们瞳力比完之后,抢气比赛完成之后,我们就再也没有共同的语言了。也许我们就因此成了仇家了,一件很小的事,如果我们是处理得不好的话,那后悔的一定是我们自己。现在的我们就不知道做什么了,我是一边想要逃离心却想要接近,我越是靠近她我就越害怕,我生怕我是离她太近了,她会打我的呢!毕竟我让她损失了这么多,换作是谁都会不高兴的,想要报复别人。

    只是我不搂着她的话,我又感觉对不起我自己,好不容易我们是靠得如此的近,虽然人是接近了,可惜心却依然遥远。我现在是近退不是,越近越贴心,还是越远越纠结。我有点懵了,不知道怎么坐才好了,才能是与她来一个近距离的亲密的接触。

    她发现我就是一个白痴以为搂着就是拥有了,她看得出我是很开心,其实这事不用想也知道。只要她是女人,而我又没有逃避的话,就知道我是对她有想法的,她也不是傻子,大家都是成年人了,这种事我们大家都懂的。我要是不喜欢她的话,我怎么会总是搂着她呢?

    她以为我是开玩笑的,就笑着说,别玩了,不让我是靠近她的,好像是不好意思,想要推开我的样子。她的这样举动我就知道不是我在玩,而是她在玩我吧!你说都搂这么久了,现在想要推开我,哪能这样容易的,我是不会轻易让她推开我的。我知道现在要是被推开了,就真的分开了,就再也靠不近了。所以,为了不让我们就此疏远了,我决定是死死的抱着她,不让她逃离。

    我当然是不乐意了,你越是想要推开我,男人就越是想要靠过去,我也是男人,所以我也会有这种**的。她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她在我身上是失手了,没有诱惑到我,还赔了自己的“劫仙气”所以她显得很不待见我。你说哪有我这样占了别人便宜,还一脸很淡定装作没事人一样的男人,她是气得咬牙切齿的。只是我假装看不见,继续搂着她,默默地坐着。

    原本我看了她愤怒的眼神后,我应该不要继续执着才对的,只是借助漆黑的夜我才能脸皮这样厚的。明明别人不喜欢搂着我还搂着,我知道这样不好,只是她不让我搂着,你说这一晚上的总不能各坐各的听着这无聊的电台。她没有想到我是没有被她诱惑到,反而还如此的坚持,见过执着的男人,也没有见过我这样执着的。她不愿意我这样,觉得男人就应该听她的话,她就是那种可以让男人听话的女人,只是她也是遇到了不听话的我了。所以她不自在起来,觉得我这个我行我素的,一点也不懂事,她让我认真听电台吧!

    她总是让我是听电台,而我就越是不想要听,我觉得这个电台没有什么好听的,现在我们应该做点什么才对。这么好的环境,这样好的气氛,这么偏僻的野外,要是我不试着做点什么,要是不这样搂着坐着,那真的有点大煞风景的,我觉得我会后悔一辈子的。所以我问她说“姐姐,我害怕,外面风很大,鬼哭狼嚎的,我怕外面有鬼,如果你也怕我们可以相依偎着?”我问道。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