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千四百一十章 采访名匠2
    工匠有点受宠若惊的样子,真让自己说自己还真的不知道怎么说了,看来是没有接受过采访,有点紧张了:哈哈,没有想到在这个快节奏的社会里,我们传统的服装制造业还能得到一部分人的喜爱,真的挺高兴的。觉得自己做的定一切都是值得的,自己的劳动得到了别人的赞扬,真的很开心的。

    记者也不知道是真开心还是假装很开心,反正看着很开心的样子说:能看到这样的手艺,我们现场的人都吓了一跳,真的是太完美了,太美妙了,这就是艺术啊!这样的艺术品,我们都好想要拥有啊,真的想要买一双这样的鞋垫。其实我是想要包包的,这就是我们女人的命啊,只是我真心买不起,还是务实一点,我今年最大愿望就是想要拥有一双东方鞋垫厂的鞋垫。

    工匠笑了,真的是一个很梗直的女孩,确实皮包就是每一个女孩的最爱,这是没得说的。能做出别人喜爱的产品是我们每一个工匠最值得骄傲的事,自己的作品得别人的认可别提有多让人开心了。

    记者看得出我们的工匠是一个非常谦虚的人,上了年纪的人对名利这样的事也淡了,他们这个时候什么也不图了,只是想要稳稳的幸福。而什么是他们的幸福呢?也许就是别人笑容吧,当别人拿着自己的作品开心的样子,这就是他们追求的最幸福的事。

    其实工匠以前一直是做鞋垫的,只是没有想到公司改制了,自己出国深造回来后,制起皮包什么的,真的也是这样的优秀,真的是很佩服自己,这手艺原本是共通的,只是我们一直活在小厂里,没有了追求,也不敢去突破。一个真正有技术的人,一旦是突破了,那结果也是无法想像的,他们一定可以创造出无数的奇迹,只要我们相信奇迹,就一定有奇迹出现的。

    上帝指使说的这个世界什么最值钱:“就是人才啊,我们欣赏每一个有技术的男人,我们喜欢这样的人,希望他们能改变我们的世界。而不是我们等着被这个世界改变,这才是我们要去追求,这才是我们应该留下的东西。”

    记者问:“是什么让你是走到了今天,听说你们以前是做鞋垫的,但是你们现在也做皮包,而且迅速成为了我们大地朝的十大皮包品牌。是什么让你们走得这样的快?是什么让你们有了这样的改变?是什么让你们跟上了时尚的节拍?”

    老工匠还是有点感慨的,毕竟工厂曾几何时真的是经营不下去了,他以为自己的老手艺不被这个社会需要了。现在的皮包、服装、鞋垫制造业已经完全被机器取代了,再也不需要自己这样的人了,想到这里他曾经真的很伤心的,觉得自己真的老了、思想老了、人也老了,完全跟这个社会是脱节了。没有想到是经历了下岗,企业濒临破产,自己失去了几十年的工作后,自己并没有被生活所打倒,自己反而是更加成熟了。

    记者感慨没有想到他们有这样一段经历:那时候你们一定吃了不少的苦,下了很大的决心,只要你们自己不放弃,什么也不能让你们放弃的。

    那时候我们就开始尝试着创新,期望自己的技术有所突破,能让自己的企业起死回生,我们这些老工匠那是硬着头皮去转变啊!因为东方鞋垫厂就是自己的家,这样的情感你们也许无法体会,但是如果有一天这个家要没有了,即使如此这个家也没有放弃你,你就不会放弃自己的家的。这就是人,人还是得有点感情才行,而我们厂里的人都对自己的家有感情,我们都不愿望自己的家没有了。我们希望他能一直活着,哪怕真的破产了,这个家也会活在我们的心里的。

    记者没有想到他把工厂当成了自己家,现在的人哪有这样的思想,我们在企业里上班的时候,只要自己的利益不受到损失也就罢了。要是自己的利益受到损失了,管你老板是玉皇大帝,还是自己的亲人,那都不好使的。别说是把企业当成是自己家,企业只为了赚钱,而我们来这里也是为了赚钱,大家相安为好,没事也就罢了,有事了那就不一样了。有的人说现在的人没有感情了,感情淡了,可能真的是这样的,我们真心比不上我们上一代的人那样的注重感情了。我们开始变得自私,变得唯利是图,变得我们自己也认不出我自己是谁了。

    记者:看得出你变了,变得更加有魅力了,变成了真正的大师了,因为我从你的身上看到了大师的身影。不管你是信不信,反正我是信了,我真的信了。

    老工匠听记者这样的说自己,笑了起来:我哪有什么工匠的影子,我只是一个普通的工厂里的工人而已,我一直等待着我们传统制造业的崛起。我希望在我有生之年,我能看到我们国人追求的是我们国人的产品,是我们自己的品牌,而不是再去疯狂的追求别国的品牌。我们大地朝真的不缺少人才,只是我们一直以为我们没有,我们也假装看不见,我们宁肯花很多的钱,也不待见我们自己的品牌。这让我们制造业的人真的很伤心的,很痛苦。

    记者见自己是勾起了老工匠的伤心之处,虽然这个是事实,我们国人不相信我们自己人,这真的是一种悲哀。我们媒体是有责任的,我们有责任让我们国人认识到我们自己的品牌,这不是说非要钱才可以办的事。其实很多的钱真的是我们用金钱换不来的,如果我们现在是多给我们的传统企业一点机会的话,我们以后将会得到更多、更好的东西。只是我们需要给国人一个时间来认识我们自己的品牌的,只有这样我们才能让我们民族企业走出世界,成为真正的品牌。

    老工匠觉得记者说得很对,也很感激他现在做的事,他现在采访自己就是为了让自己企业能走入国人眼球,不要让我们的民族企业如此的没落下去。民族企业需要我们的支持,只要我们的民族企业不坑我们老百姓,就值得我们去支持它们,这就是我们每一个人的爱国的情怀吧!老工匠说了我们一直很努力,我们值得拥有一切的荣誉,我们的成绩是我们用自己的双手打拼出来的。名牌企业的包包是一针一线缝出来的,我们的也是,我们也有不错的设计师,为什么连我们国人都不认可我们,我实在是想不通。

    记者也感慨起来:这是为什么呢?

    老工匠笑了笑:我也不知道?

    记者问道:什么时候开始从事这个职业的?

    工匠:6岁就开始了,那个时候我们没有书读了,就开始当学徒了,当然不是一进工厂就能学到东西的。刚进工厂的时候,我也就能给师傅搭把手,给他递递剪刀、线什么的,师傅是不会教我们东西的。我们都是慢慢学来的,当然还得有耐心,还得有悟性才行,只有这样师傅才会教你新的东西的。我在工厂一直待了10年后,师傅才教我新东西,然后又过了10年师傅才教我针法。想想这真的是一段辛酸的日子,其实不是师傅不喜欢我,不愿意教我,而是怕遇到居心不良的人。把手艺学会了,然后就六亲不认了。

    这样的人真的是太多了,要是遇到商业间谍那就坏了,人的心是看不透的,我们永远看不清一个人是个怎么样的人。你的师傅这样做估计也有他的难处吧,还好你终于是学到了他的手艺了,确实也是这样要是随便一个人都教的话。那我们的真正的技术估计也是烂大街了,为什么以前很多的真正的东西都是只传直系亲属,而嫡系的亲人都是不传的也就是这个道理。就是因为有太多居心不良的人,这样的人把技术学去了,然后就跟自己的亲人划清界线的人太多了。

    工匠听完后觉得记者说的也不无道理,毕竟现在骗子太多,而人太不注重感情了,已经让很多的人太伤心了。这是一个人宁肯是相信自己的宠物也不相信人的年代,看到时代变成了这样,老工匠真的很无奈,觉得世界变了,人也变了。只是没有变得越来越好,而是越来越糟糕的,真的让他们这个年代的人很失望的。确实当一个老企业被一个流氓企业恶意收购的时候,你们不知道那是什么样的心情,他们不是来帮助自己们的,而是来搞破坏的。如果他们要帮助我们一起发展,那我们欢迎这样的人,要是他们是来做坏事的,我们一定会起来反抗他们的。

    记者劝老工匠不要想这些伤心的事了,事情过了就不想了,现在企业正朝着好的方向发展,这是一个不错的开始。记者衷心的希望东方鞋垫厂能越来越好的,继续采访老工匠说:一天的日常工作是怎样的?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