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千四百四十一章 真正有用的鬼吹灯
    我爹那脾气就越来越暴躁,真的是要爆炸的感觉,而我也不认错,我觉得我自己没错。一根蜡烛换一顿饭,天下没有比这个更划得来的事了,我觉得自己赚到了,并没有吃亏啊。也不知道我父母是怎么想的,为什么觉得这个是非常可笑的事,看来俗话说得好:“道不同不相为谋,人不同不相理解!”我们两个人都是一副盛气凌人的样子,两个人都是不肯认输的人。我们之间出现问题就沉默了,我那么能说会道的一个人,在我爹面前也装不了什么圣人,那还是一个败家儿子,想起来他就恨的牙痒痒。

    我说“你管它是白蜡烛,还是红蜡烛,我们的老王不是说得好“不管白狗、黑狗只要能抓到飞盘就是好狗”然后全世界的猪都笑了“不管是好官、坏官,能让大家挣到钱就是我们的好官!”然后就起来一大批的贪官,他们满足了一部分人的利益,也让很多的人挣到了钱,当然大部分是自己的家人与亲属。自然得到一部分人的支持,也成就了一大批的人,可惜最终他们这样的人还是会得到应有的惩罚的。

    自然我没有权利来批评谁,我想贪官的出现这都是我们大家最不愿意见到的人,只是我们平常老百姓有什么办法。我们只能喊着自己的响亮的口号来:“当官不为民作主,不如回家卖红薯!”好吧,我说这句话的意思,不是让当官的去卖红薯,而是我们混不下去了,我们自己回农村自己去卖我们的红薯去了。毕竟城市套路深,不如回农村,还是农村适合我们这些善良的人,你们怎么看。我们不能阻止事物的发生,但是一旦不好的事物产生了,我们一定得既时的发展。我们只要即时的斩断苗头就行了,没有土壤就不可能发芽成长,有邪恶就必然有正义。

    然而,好官与坏官还是有分别的,不是没有分别的,只有区别出善恶来,我们才能明白是与非、对与错是什么?但最糟糕的便是将正义与邪恶视为一体的家伙,还有那些因各种理由而将自己置身事外、纵容他们为非作歹的人,都不是好人。好些混淆是听的人才是最可恶的人,让我想起了那个要把“低俗玩出高雅”的人来。也不就是一个理低俗与高雅是不同的,是两个极端的东西,你怎么能把低俗玩出高雅来,那还不是混淆是非,搞乱我们的社会的风气,这样的人还成为明星了。

    我个人理解不了,我不知道你们能不能理解,反正我理解不了,如果让这样的人捣乱我们社会的风气的话。我想最后受伤的还是那些喜欢高雅,什么文明,喜欢和谐社会的人,那些人怎么能与一个低俗不堪的人为伍,真的是太可耻了。正是某些家伙的软弱与不作为,才让邪恶有了可以生根发芽的土壤。因此,才有正义感十足的上帝指使出来,这个时候你们就明白上帝指使的重要性,我就是与邪恶势力做斗争的上帝指使。像我这样的善良之人必须要有同等的力量才行,才能不让坏人为非作歹,坏人才能被制约或被惩罚。

    这不是因为心理发育水平卡在偏执分裂期才认为世界只有对与错、黑与白,而是在经历过了深刻的社会体验并深刻认识到了这个社会的黑暗面后才得出的结论。所以呢我个人觉得还是现在的领导英明神武,推翻了这个理论,还是得区分出好官与坏官的区别。这不能是让我们挣到钱就是好官,我们还是要想想我们的子孙后代,我们不能以牺牲后代的幸福来满足现有人的利益。

    而我只想说“不管是白蜡烛,还是红蜡烛,只要能点亮就是好蜡烛,你管它红与白啊!”照出来效果都是一样样的,哪有什么不同的,你们说喜气,我怎么一点也不觉得。本来用来就是不干什么好事,就是用来喝酒的,用这么喜气的蜡烛做什么,那我爹见了更得要打死我的呢!所以,还是白蜡烛看着顺眼,至少有一种“相见时难别亦难,东风无力百花残。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晓镜但愁云鬓改,夜吟应觉月光寒。蓬山此去无多路,青鸟殷勤为探看”。还能喝酒助诗的样子,要是用了红蜡烛真的就感觉不到这样的诗意来,反正我是这样认为的。

    我爹可不跟我讲这些理,他继续让我过去,好让他打死我。我当然不能过去了,我立马就跑得没有影,消失在他的世界的里,免得真的真的被他打死了,我多划不来的。

    老王不是怕我点蜡烛,老王说:那农村家里没有家具还行,要是有家具的话。要是把家具弄着了,看我打不打死你个蠢货。

    你说这年头的人怎么都这么暴力的,都想要打死我,你说要是打死我了,你们那是违法的,你们不知道吗?一点法律意识都没有,这么想要打死我,你们也是没谁了。

    老王还想要蒙我:“你这还不是没有找到东南角?”也许你点的蜡烛正好在东南角与东和南之间呢?

    我大骂,你个贼老王,你以为我是演电视剧的那些人,那点在哪里都分不清楚,还出来拍片。这智商真的有够差的,我跟你讲:“太阳从这边出,只要我有一根是放在太阳出来方向,我就不会错的。”

    老王笑了:“你个败家玩意,难怪你老子说你,你都把东方确定了,不像别人一个方向都没有确定,还找东南角呢?”既然你确定了,你只需要在东边的两旁是摆两根蜡烛就行了,这样不是就找到东南角了吗?

    我一想也对啊,找到东边,然后上北下南左西右东,我还摆两根,我看了老王一眼,你个孙子,还想要蒙我。我问他说:“我还摆两根!”

    老王笑嘻嘻的点了点头,示意就是这样的,还以为你是个傻的,没有想到还是有点头脑的,至少点了还是能点通的,不像是有些人怎么点也点不通的。

    老王说得自己就跟是一个大师似的,还想要点通我,说什么“不是什么人都是可以点通的?看你还算有点悟性。”之类的话,听着就非常的生气的,想来自己还是反应太慢了,要是我反应很快的话。那怎么能让老王说这样的话,其实一早我就应该反应过来的,也许是太得意自己的想法了,也就没有仔细地去思考。人还是应该谦虚一点,谦虚使人进步,骄傲让人落后,不是吗?

    我手一比划,上北下南左西右东,你以为我不懂啊!我直接在东南角放上不就行了,还用放两根,你真当我傻,是不是?

    老王笑了笑:“看来你不傻啊!”

    “这个是必须的,我怎么可能傻的,我必须不傻的。”我非常肯定的告诉老王说。这话说得,自己说出来怎么这么别扭的,弄得我好像是很傻似的,其实我是很傻的人吗?这个当然不是,我不傻对吧!

    有了分位定穴的本事后,这个本事就厉害了,什么要分位,就是分清东南位;什么是定穴,就是找到吃饭的地方。这两个本事是缺一不可,都是我谋生的手段,要是没有这样的手段的话,真的很难在江湖立足的。我跟你们讲,有了这样的本事,虽然不说我能发什么大财,但是至少吃饭是没有问题了。这年头虽然不说是兵荒马乱的年代,但是也是找工作很难的年代,有了这样的本事的话是不是很厉害的,虽然我现在的能力还很弱。我这个技能的覆盖范围还很窄,也就是我们村这个地段,但是在我们村这个地段我基本就是无敌的。

    厉害了吧,那我蹭吃蹭喝的本事,就连老王也佩服我,说我是没谁了。这得到专家的评价的当然是很开心,毕竟记者都是一些喜欢说真话的人,我就喜欢他们这些喜欢说真话的人。都是些实在人,从来不喜欢说假话,也不喜欢骗我,我就不喜欢那些明明觉得我很讨厌,还装着很喜欢我的人,这样的人太假,真心受不了的。我还是喜欢说真话,敢于指出我的缺点的人,这样的人才是可爱的人。我们以前的世界是说假说很难,说真话很容易;现在的人不一样了,都变了,现在的人是说假话很容易,说真话很难。

    我也不知道这算是变好还是算是变坏了,我想大家心里明白就行了,我也不想去指责谁?我相信我的能力一定会不断的提升的,我是一个技术派,希望我的技术能够发扬光大,帮助更多的跟我一起提高。学技术,那是很乏味的,如果你想成功像我一样蹭吃蹭喝,就耐心的把我的小说全部看完,否则,现在就离开吧,绝不勉强。当然,师傅领进门、修行靠个人,能否执行或能否理解,就看你自己了。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