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千四百四十六章 持久战
    其实我也是这样的人物,只是我讲究的活在当下,要用自己的生活去感悟生命。再用生命去理解生活,如此循序渐进让我不断的提高,这才是我追求的文风。可惜我这样的男人虽然懂得生活,却不会生活;我能理解生活,可惜生活不理解我,你让我怎么好了。这命运如此的坑爹,感觉没法活了,我只想要用我的文风去改变自己的村子,改变世界我就算了吧!毕竟,在这个世界上我只是一个二货青年而已,没有人在意我这样的人存在的。

    虽然你们不在意我,也看不上我的风格,可是你们却无法阻挡我前进的脚步,不管是在任何年代,像我这样的男人都是那个时代的进步男青年。而中年后上帝指使,五官渐如木刻,面带秋寒,十分冷峻。可我的眼神却从来没有改变过,依旧是如此的纯净,有诗书沉淀后的修养。特别是吟诵起诗词来总是神采奕奕的,那种深邃和犀利是逼人的,让人好生的爱慕。而上帝指使总是比旁人看得更深看得更远,与他文风相似。

    所以,上帝指使眼里的文化人一定是一样的,这男人一定得拥有老王的胡子、上帝指使的布衫、成就哥的西服、院长的长袍、眼镜帝的眼镜、我爷爷的烟斗、上帝娜娜的辫子、还有就是老王手里的这把纯金的放大镜。不过现在不是夸你的时候,你不要搞错了,我想说的是:你怎么敢用的放大镜侮辱了我的信仰,亵渎了我的精神,奸.污了我的意志,强.奸了我的人格。

    老王看到我把这个事件是无限的放大了,他知道我是对他暴出了我的料而怀恨在心,这就是一个对自己的身体缺陷不满意的人,最后的报复吧!老王心想早知不笑话他了,要是知道他是这么小气的人,自己就不应该嘲笑他的,只是他的那个真的太小,我不用放大镜真的看不见的。我一开始还以为看错,我只是瞟了一眼,我心想:“不是吧,难道没有吗?做为一个有钻研精神的学者,我当然不能就这样算了,当做没有看见过。特别是有神器在手的自己,那还不得时不时的掏出来秀一下,让别人知道自己是个记者啊!”

    我说算你狠,敢无视我的小家伙的存在,你知道你这个样子会让我很生气的,但是你还是这样做了,你有没有想过我的感受的。我非常在意的东西,被你这样的举动是说得是一文不值的,我当然是不能好了,我只好做了一个艰难的决定,我还是觉得自己应该掐死他才行。

    可是老王是喝了酒的哪里是听得见我心里的呼声,作为一个记者,为了能发现奇怪的东西然后再曝光出来就是他们神圣的使命。所以,没有一个记者不喜欢猎奇和新鲜的事物的,而发现这样的东西需要的就是自己的敏锐的观察的能力与过人的天分吧,如果是换做别人的,大家都喝得差不多了,哪里还会仔细观察的。也只有老王从踏进了记者这个行业后,就从来没有忘记自己的身份,他任何时候都记得自己是个记者,也许这就是他的职业的素养,我们是理解不了的。

    一个人能做这样的事,做得如此的敬业,这就是老一辈子的工作者才有的精神。反正你让我做自己的工作,我是能敷衍的我就尽量的敷衍,能不做的事我是打死也不做的。反正工作的时候不是想着怎么才能做好工作,而是想着怎么才能偷懒,少做一点事,这就是一代人与一代人的差距吧!我心想我们这一代人都这样的了,那我们的后代那还能有什么好的。此时,老王是酒醉心明白,这个时候了还不忘找新闻。

    我是一脸的惊愕,想要立马转身离开,只不过已经晚了,因为他已经凑得很近,拿着放大镜嘴里还说着什么:“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苞蕾吗?老王看到了一个极美的花苞,只见花瓣紧紧地包在一起,而且那个花苞比普通花苞要大的多。没有想到在我有生之年,还能见到三十年不开花的苞蕾,这真的是嘛村的奇迹啊!也只有我们嘛村才能长出这样的花骨朵来,像一朵娇嫩的花蕾,包容一团温馨的真诚、热情、坚毅、刚强而又无媚。像一出澄碧的潭水,装载一汪无尽的宽容、不亢、不卑、无乐、无哀。

    又是一年秋来,洁白而圣洁的花蕾挟着凉意,先透出冰雪的消息,只是大部分的花蕾十来年就开花了。老王第一见这种不开花的主,这三十年不开花,在植物界里也能赶上铁树的存在了。只是铁树也有花开时,老王说:“你轻轻地来,你轻轻地走,你来了,你又走了,你开了花再走,你不开花就走,这区别大了去的。”

    我完全的无语了,难道我们来了我们就得开花吗?如果我们不开花的话,我们就有错吗?哪有这个道理的,我不觉得自己有什么错,开不开花这是上天安排好的,不是我安排好的,就算有错,也是老天爷的错,不关我的事。对吧,你管得也太宽了吧,哪有管我开不开花的,要是不开花的话,你还能把我花吃了,是不是哪有这个理吧?

    老王最喜欢研究了,对上帝指使的开花过程、还真有点感兴趣,到了这个时候竟然还没有开花,难道是发生了什么突变了,变成不开花的花蕾了。植物的本身就是按照自己的生长过程和规律来诠释,既有着独特的开花特点又有着不可张扬的习性,只是还真的没有遇到过这种打死也不开的。真的是很有个性的花蕾,就跟上帝指使一样都是非常有个性的,别人都是一点一点的往外长,哪有你这样的一团一团的花蕾被叶子包裹着,很多的花蕾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开放,还是开放不出来。老王语重心长的,还非常的认真跟我说道:“这个我要仔细端详才行。”

    你说这事,本来我不想说的,要不是想到这个时候不说的话,以后还能不能让我说就不知道了。所以在可以说的时候,我就说一下吧:“你妹的,大家都是男人,不要给我搞这一套,哪有很奇怪的,你真的是少见多怪了,我怎么不觉得呢!”

    老王惊讶的不止如此,不知是从茎杆上还是从花蕾出流出来的液体像胶一样的粘稠,花蕾的颜色很漂亮,典雅古朴,不艳,花蕾绽放是什么样子呢?还要长多久才能结束呢?它真的是本世纪最大的谜案啊!老王说:“这怎么不稀奇的,这个好稀奇的好不好,我准备写一篇文章叫做《论持久,三十年不开花的持久战略!》”来讨论,我们对花蕾的认识的不足,我相信有了你这个案例后,我的研究有取得突破性的进展。我一定能写出一篇很有影响力的文章,我要让更多男人知道其实割不割并没有什么稀奇的,只是我们太小提大作了。

    我们一直以为是对的事,其实并不一定就科学,一想到自己的文章说不定能引起学术界的震动,老王就激动不已。这些事都是传说让我们一直以为是真的,现在我是看了我兄弟的小兄弟后,我是更加的肯定了。就是这个不一定是真的,加上咱们的推论,新的理论是出现了。做学问就是这样,传说、记载、科学家的研究报告、当然还有活生生的证据,再加上学者的推测,这些内容越多,就越接近未来的真相。但是我们能做到的,只不过是无限地接近真实,任何真相都不可能被扭曲。

    难道这是我禁欲的成果,因为找不到女朋友,我就自暴自弃了,我就加入了一个网上的禁欲学会小组。然后我就变成了这样,我是做了一个特别禁欲的样子,让老王相信我已经加入了这个学会了。

    只是在老王看来我这个不是禁欲,而是憋得太久了结果,这不是禁这是憋啊!我看你不是禁得太久了,你这是憋得太久了,才会出现你这种脸红耳胀的结果的。在古代,人类对自己的身体的认知程度很低,一些现在看来很普通的现象,在古代就会被夸大成妖魔鬼怪或者神迹,我就不夸张的说,你这个就达不到我们所谓的妖魔鬼怪或者神迹。虽然即使到了科学高度发达的今天,仍然有些现象无法用科学来解释,就比如你那里是怎么了。

    为什么你可以达到三十年不开的,也只有你了,怕是没有别人了,我相信这并不是因为真的存在神和恶魔。而是科学的探索领域还不够,在以后的岁月中,一定能通过科学的途径,找出所有不解之谜的答案,为你的不开讨一个说法。然后,他用放大镜对着我的小家伙就是一顿端详,知道的是在替我瞧病,不知道还以为我们两个是基呢!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