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千四百七十四章 我的传说
    我说“你是什么时候惦记上的,你不要骗我,我看得出来的,只要你说假话,我就能看得出来的。”然后,我是做了一副能看穿她的谎言的动作,让他是老实点,敢惦记我们小美,你是不是没有死过。我也是醉了,我长得帅,村里的女人来争我就算了,这个我还想得通的。没有想到的是居然还有人想要争小美的,要是眼镜帝长得比我帅也就算了,这没有我帅,也没有我会吹牛。也不知道眼镜帝哪来的自信敢来跟我争小美,不要以为我们是兄弟,我就会把她让给你,我告诉眼镜帝“这是绝对不可能的,我是不会把小美让给你的。”

    眼镜帝没有想到我会误会他,其实她真没有惦记小美,都是我一天疑神疑鬼的,觉得谁都想要来拆散她们,想要跟自己争。眼镜帝对小美就没有这个意思,虽然同样死宅,我们的爱好也有雷同之处。可是,眼镜帝更喜欢的内涵的女孩,像小美这样的只喜欢长得帅的人,不喜欢跟长得丑的人玩的女孩,眼镜帝是非常的讨厌。更气人的是小美把眼镜帝是归到长得丑的那一类人里面去了,所以小美对眼睛帝是爱理不理的,根本就不会跟眼镜帝做朋友。

    当然,我不知道这事,我是后来才知道的,我一直以为我的朋友就是小美的朋友,她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我一直把眼镜帝当我兄弟的,我就以为小美也会把眼镜帝当成朋友的,只是我没有想到她是这样的人,她居然说“眼镜帝长得丑,不要跟他玩,如果我知道她是这样人的话。”我,我,我一定离眼镜帝远一点,免得小美看了心烦,哈哈。

    这是眼镜帝第一次感觉自己从身体到人格再到灵魂都被一个人侮辱了,眼镜帝是非常的羞耻,那是第一次在自己的心里是留下了阴影了。不过还好她就不喜欢小美这样的人,所以虽然是受了点打击也没有这样的深的,但是她也看不惯一个女人只是因为我长得帅,就要跟我在一起。眼镜帝觉得这样的爱情是不会有幸福的,眼镜帝也是加入了拆散我们的爱情的行列中来。

    眼镜帝是一个文化人,他给我说了一个故事:“内容是这样的,从前有一个女孩,长得很可爱,你爱着一个女孩,可你却发现长得比她漂亮的女孩大有人在,你不知道她这是不是真爱。

    佛问:你敢肯定你是真的那么爱她,在这世界上你是爱她最深的人吗?

    石头毫不犹豫地说:那当然!

    佛说:恭喜。你对她的爱是成熟、理智、真诚而深切的。

    石头有些惊讶:哦?

    佛又继续说:她不是这世间最美的,甚至在你那么爱她的时候,你都清楚地知道这个事实。但你还是那么地爱着她,因为你爱的不只是她的青春靓丽,要知道韶华易逝,红颜易老,但你对她的爱恋已经超越了这些表面的东西,也就超越了岁月。你爱的是她整个的人,主要是她的独一无二的内心。

    石头忍不住说:是的,我的确很爱她的清纯善良,疼惜她的孩子气。

    佛笑了笑:时间的任何考验对你的爱恋来说算不得什么。”

    我忍受不住又问,你想说的是啥,你能不能说清楚,我怎么听不明白呢?

    眼镜帝说:从前有一个女孩,她是一个非常漂亮的女孩,简直就是那种让人看了就无法自拨,就会爱上她的那种女孩。

    我一听到从前我怎么就这么蛋疼的,哪有这么多的从前,你能不能跟我讲讲以后的事,你不要总跟我说从前,从前我又没有在,关我什么事?

    眼镜帝说:就像是男人不知道自己爱不爱这个女人一样,女孩也不知道她爱不爱这个男孩。

    我说:那还能不爱啊,这个男人长得这么帅,那还需求什么理由,这必须得爱这个男孩才对的。

    眼镜帝说:可是故事不是这样的,你能不能好好的听我把话说完,你不要着急嘛!

    我说:好吧,你说啊!

    眼镜帝:漂亮的女孩以为自己是全天下最漂亮的女孩!

    我说:对啊!我是最帅的,她是最漂亮的,没毛病啊!

    眼镜帝:不过故事不是这样的!

    我说:怎么就不是了!

    眼镜帝:别打断,等我说话,你老打断我,你这是要冲王者的节奏啊!

    我说:那你快说...

    眼镜帝:漂亮的女孩告诉自己的闺蜜,我可以让全世界的人都爱上我。闺蜜一听,不仅闺蜜笑了,全世界的猪都笑了。

    我说:别加这些有的没的,我还不信全世界的猪都能一起笑,你就不要扯蛋了,说然后...

    眼镜帝:闺蜜告诉漂亮女孩,我们村的人你就有不行的。

    我打断说:眼镜帝就不行,她说过她喜欢有内涵的女孩,不喜欢你这样的只注重外表的人。你想说的是不是这个,你就想要突出一下自己,想要得到别人的注意,对吧!你赢了,我相信你不会喜欢她,她也不喜欢你,得了吧!故事是不是完了。

    眼镜帝告诉我:可是故事不是这样的,闺蜜说的是另有其人!

    我说:不是你吗?你个王八犊子,你就知道你要来抢我的小美,你果然是来跟我抢女人的,看我不一掌灭了你。

    眼镜帝:说了故事不是这样的,你都没有听我说完,你怎么会知道我要说的是什么。你只猜对了开心,你以为你能猜中结果吗?你不要太天真了,你猜不中的。

    我:还有我猜不中的吗?那你快说,你别磨叽了,你怎么比我还婆婆妈妈的,我真的是服了你了。

    眼镜帝:闺蜜说的那个人不是我,其实那个人远在天边,近在眼前,眼镜帝看了看我。

    我说:你这是说我们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吗?

    眼镜帝:你傻啊!女孩听说这个世界上还有一个人不会喜欢上自己,女孩当然不服了,她是一脸的不屑一顾的样子,看起来就没有把上帝指使话在自己的眼里一般。心高气傲的小美心想,在这个贫困村里,怎么可能有自己征服不了的男人,要是真的有这样的话,她把自己的名字是倒起写。一向自负的小美觉得这个世界没有自己征服不了的男人,哪怕这个人是你们大家口中所说的嘛村第一帅气男人“上帝指使”,也不例外。

    我说:你说的是真的吗?

    眼镜帝说:这是千真万确的,这是从我的线人那里听来的,我要是没有十足的把握我是不会告诉你的。你知道我这个人从来不说谎的,你也看得出来我是有没有说谎,要是我说谎了会被你第一时间识破了。然后,他用自己真挚的眼神,用自己的诚实向人证明了这个故事的真实性。

    其实我也没有穿上看穿一切的本事,我以为只要我这样说了,就没有人敢在我面前骗人了,没有想到眼镜帝那是反其道而行之,让我自己证明这是不是真的,你让我怎么证明。我说是真的,那是中了他的计;我说不是真的,那显得我本事是假的。所以我只能相信这个是真的。我这不是自己挖坑把自己埋了不是,这就是不能跟知识分子较真,很容易就会被别人反制的。

    眼镜帝继续说故事:女孩告诉闺蜜说,那我跟你打赌,我能在一周内就能让上帝指使对我是服服帖帖的,就能让他爱上我,而且是无法自拨的地步,你们信吗?闺蜜们自然是不信了,一想到我们的上帝指使何许人也,这是嘛村第一男人是也,而且据说这个男人的性格极其怪癖,常常做出一些非正常人做的事来,被我们嘛村公认为嘛村第一难驾驭的男人。而且,我们村里已经有很多的姑娘是挑战失败了,大家都一致认定她是不近女色的,这样的男人要是你一周能拿下,你让我怎么能相信这是真的。闺蜜自然不信,这样的人男人怎么可能一周就被小美搞定的,闺蜜表示自己打死也不信。

    我:自古闺蜜十有九坑,很难是遇上不坑的闺蜜,这事小美是跟上自己闺蜜说的,眼镜帝怎么能知道的。如果不是闺蜜说的,那我把自己的头割下来给你当球踢,哈哈,我太聪明了。我一眼就看出这个闺蜜多半不是什么好东西,有几次我都觉得这个闺蜜想要勾引我,可是被我是断然拒绝了,我以为这是小美派来是试探我的。早知道闺蜜是这样的人,我就应该答应才对的,你说我怎么这么单纯的,我真的太后悔了,觉得自己是太傻了,太不会看人了。

    眼镜帝笑了笑:不予置评,反正不从自己的嘴里说出来是谁就行了,你怎么想是你的事,反正自己打死也不会说是闺蜜说的。

    我说:你这个故事用不着这样的狗血吧,我真的是服了你的,怎么能想出这么狗血的故事来,你这个是大地朝小说看多了节奏,才会想出这样狗血的剧情来。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