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千四百九十九章 一块钱想要买消息
    现在的人都样的行为为理所当然的,记者知道我们穷,用钱来恶心我们这就是记者的社交办法,他知道我们嘛村的人骨头硬。不管怎么逼他们,他们也不会说这是谁拉的,只有靠这样的办法来找到答案,虽然有点卑鄙可是却不失为上策。只要把自己的行为正当化,我们不管是做出如何卑鄙的事,我们都会不以为然的,觉得这个是理所当然的。在现在这个社会能名正言顺伤害别人的理由根本就不存在,我们就自己找一些自认是对的理由,来达到我们自己的目的,这就是所谓的社会经验吧!

    只要是能得到自己想要的信息,记者不管是做任何的事,都是理所当然的,而记者打着正义的旗号,揭露事实真相的承担者。那做的任何的事,全都是正义的化身,如果是一个奸商用这样的方法来对待村民的话,记者一定会曝光他,口伐笔诛对方,直到让别人受到相同的伤害。可是,要是这样的事是自己做的,只要自己觉得这是合理的,那就没有对与错之化,那都是正义。如果这个世界上金钱真的是邪恶的,那我们这些使用钱的人,那又是些什么样的人,我们用着邪恶金钱的做的是邪恶的事,那就是所谓的恶吗?相反我们用着邪恶的金钱,我们却做的是正义的事,那就是所谓的善吗?

    村民并不能理解这个道理,这样的大智大慧,只能是留给睿智的上帝指使了,可是上帝指使并不觉得金钱想要把自己的力量供给那些贪婪的人。可是,我们谁都可以有支配金钱的能力,而我们有选择善与恶的权利,我们可以不被金钱所奴役,只要我们心里还有一份善念,我们就能选择做一个怎么样的人,只有没有没有善念的人,才会完全被金钱奴投。而奸商就是完全迷上了金钱的人,他们的心只就不剩下什么了,只有钱而已,这跟村民对金钱的渴望是不一样的。一个是没有钱而需要钱,一个人有了钱还是不停止的需要钱,这两者的本质是不一样的。

    而上帝指使对金钱只有憎恨的情感而已,这又是不一样的感情,我并不知道到底谁对谁错,因为我们对钱的需求本来就不同。所以很难说谁对?谁错?在商人的眼里屎山也是可以赚钱的,只要有人好奇就可以赚到钱,大奸商看到了赚钱的机会了,科学家看到了可以抄袭的成果了,记者也看到大家关注的焦点,这是一举几得啊。记者为了从村民那里探到消息,就算是花点钱也是值得的,记者是想也没想就掏出了一块钱,直接就把我们村民是惊呆了。

    看来记者真心是穷人,出来打探消息怎么能就给一百的,同样是城市来的人,区别怎么这么大的。像这样的宝贵的消息,难道只值一块钱,村民不相信这个是真的,以前有人来打探消息的。最少也是三五百块的,我还没有听说掏出一块钱的。这年头一块钱能做什么,只给是买根棒棒糖,你如果以为村民会为了一根棒棒糖就出卖我们村里的机密的话,那你就大错特错了。真心没有见过只给一块钱的,那真的是把自己是当成是叫化子了,就算是打发叫花子你说你再怎么样也不能这样干吧!不说是你是城市里的人,就算你也是农村人,可是你现在不一样了,你是城里人了,你是有工作的人,你是有社会地位的人,你可是一个记者啊。

    村民看到别人的做法后就笑了,不是村民想笑的,关键是这记者也是挺搞笑的。也不知道是不是报社经费不足,还是这个记者的人品不好,想要不劳而获。虽然同样是出了钱的,但是出一块钱的跟拿出几百块钱的人能一样吗?当然是不一样了,这只拿一块钱的,那真心不能叫人,我们村再穷吧,也不能是为了一块钱,我就会见钱眼开。那也太瞧不起我们嘛村人,简直就是侮辱我们村民的人格,直接是把城里人的底线给拉低了,也把记者的底限给突破了。

    也是,任何一个职业都有好的,也有坏的,像老王这样的好记者真的不好找了,虽然他也拿不出钱来弄消息,但是也不至于是拿一块钱来侮辱别人吧!真当我们贫困村的人没有见过钱似的,要是你觉得我们嘛村人穷,我们就没有自己的人格的话,你就继续来恶心村民吧!你看村民能答理你不,你当谁傻呢?怎么能这样看不起人的,真的恶心到村了,恶心人来了。就算是贫困村,我们可以给你们记者打个折的,只是也没有这个价的,一块钱就想把我们村民给打发了,你们当我们是什么人啊?我们是这样的人吗?真的是搞笑!

    因为老王也是记者,他是很穷的,本来我还是很能理解记者的,要是你给我一百块,你大老远来到我们嘛村。我们应该是尽地主之谊才对。可是你如果看不起我们的话,我哪里还跟你尽什么谊,我就不应该理他才对的。可是嘛村的人是多么的善良的,你怎么能不理你,你们可是来我们嘛村的贵人,我们大家都是好朋友,好朋友就得帮助好朋友才对。所以,我也是很愿意帮助记者的,我是如此的善良,你怎么好意思只拿出一块钱的,你说你这样做对得起谁的,你们对得起我们嘛村善良的村民吗。

    记者是个不容易的人,为了写报道来到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来,本来想要有一番作为的。可是一想到自己被发配到乡下来,就气不打一处来,觉得自己被下放了。想到自己的生涯那就是一路辛酸坎坷,人越是脆弱的时候,就越发觉得我们的未来遥遥无期,看到美好的画面就会羡慕什么时候自己也可以那么美好。可一想到自己跑到这样的鬼地方来跑屎山传说的故事,那心里的凄凉别人是无法理解的,也是体会不到的,这一世的凄凉,这内心的寂寞,之记者的苦又有谁知道的。

    原本以为自己是记者来到你们这样的穷村里报道,虽然不说自己是记者吧,就算是自己只是一个来宣传你们村的人。记者心想村民都应该把自己是当成是大恩人,当成神一样,当成自己的救世主来对待,想到你的态度,你的想法,你的行动,都没法给我一点乐观的情绪。一直在试问自己还能坚持多久,其实答案早就摆在眼前了,大概现在的状态只能说是维持而谈不上一丁点生活的成份。

    其实,我也不想看不起别人的,毕竟别人是大城市来的人,那自然是高自己一等,我们嘛村人是这个世界上最不招人待见的一类人吧!而我又偏偏是这一类人里最典型的那一个,你让别人怎么能好好的待见我。

    就像是老王说的“奸商做坏事,那就要让人看起来自己够奸,够坏、够狠,这样别人才会对你是又敬又怕,我们才能这在一行是闯出名头来。只要你够有名,只要你会挣钱,只要你够不要脸,这样自己会有人来找你合作,找你谈合作的事,找你一起做生意。而记者就不同了,我们记者做坏事,一定要让别人看起来我们是做好事。其实这个记者就是想要揭穿我们,想要告诉别人这屎山只是浪得虚名,只是为了揭露事实的真相。并不是来给我们做宣传来了,要是他们真的是来给我们宣传来了,那一定会敲锣打鼓的告诉全世界的人,记者来宣传你们嘛村了。你们要是懂事的话,那就好好招待于他们,要是我们不懂事的,这事立马就得黄,就别想要再有这样的机会的。

    他们记者都是一个协会的,只要是得罪了他们其中哪一个人,得罪了他们哪一家媒体,得罪他们任何的赞助商的话。记者就会发一道封杀令,封杀你们嘛村所有的消息,让我们嘛村永远得不到宣传的机会,也没有人再敢给我们宣传。要是谁敢宣传我们嘛村的话,那就是跟全天下的记者作对,就是跟全天下的新闻出版社作对,就是跟全天下的媒体作对,你说谁敢得罪全天下,谁敢得罪他们的,估计是没有人敢吧!现在的社会就是这样的,只要我们是得罪了谁,说错了什么话,做了什么错事,你不要想有悔过自新的机会的。

    这个世界不会给你悔过的机会的,他们只会落井下石而已,并不会说发扬什么救人于水火的精神的。他们不会的,你相信我,只要你是得罪了有权有势的人,他们绝对不会放过你的,不把你整死,他们是不会轻易罢手的。所以,只要你出错了,立马就会被村里报社封杀,被市里电视台封杀,被省里的媒体封杀,被全大地朝的人打压你,让你永世得不到翻身。有的时候我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我们领导拥有这样的权利,难道只是为了去封杀谁,打压谁,报复谁,我不是说你们这样做太小肚鸡肠了,我只是觉得我们社会形成了这样的风气真的不好。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