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千五百一十二章 八开
    真的是大地朝大了,什么人都有,有不买衣服的,当然也有要买衣服的,而这样的人就在自己的身边。我可算是见识到了,传说的人物可都是自己身边的朋友,小美从小的志愿就是:“等你有一天当上村长了,等你有钱了,我就天天买新衣服,我天天买新衣服,天天穿新衣服,我要把所有的漂亮的衣服都买过来。我要买好多,好多的新衣服,每天都要打扮得美美的,买到大家都羡慕我,都嫉妒我每天有新衣服穿。”

    我当时就想听了你这话,我还能有钱吗?我刚一有钱,那还不得被你给买穷了,我都不敢有钱了。就怕会有这样的太大的转变,怕落差太大了,我摔下来不死也残。轻则脑子有毛病,重则生活无法自理,那就不好玩了,你说要是“我从一个穷人变成一个有钱人,我还能勉强接受,这样的顺差我还能忍一下,就算是不能忍,我也要做出假装能忍的样子来。”

    可是一想到要是我当上村长,变成有钱人了,被这个败家婆娘一败,那小衣服这样一买,那我不是完蛋了。那我辛辛苦苦积攒下来的家业瞬间没了,再大的家产也经不住她这样天天买衣服的,听了她的愿意我立马就出现心绞痛,脑子进水的症状。想想都令人后怕是吧,一想到没有几天就给我败光了家业,我又变成了穷光蛋了。你说这样的落差谁能受得了的,这从富人变成穷人的感觉,我还是不要试了,这种感受太折磨人了,那就是老天爷把人往死里整的感觉。

    当然这个还没有完,我变成穷光蛋不说,只要我一变成了穷光蛋,立马就有人举报我“说我当村长期间是奢靡成风,然后把我贪污,受贿,职务侵占,挪用村委资金,变卖村里的板凳,亲信干扰村委政策,前后左右思想严重,买村官卖村官八宗罪一扣。那我还能活不。我只是一个放牛娃而已,而我当上村长那也是为了给村长谋福利来了,我又不是当年震惊汴梁朝野的,花石纲大劫案的嫌疑人,青面兽杨志?我哪里能做出如此多的恶行来,那简直就是恶迹斑斑,完全无法形容的样子,还能说出八宗罪来,真的是看看得起在下了。

    “不过网民还是注意到,上帝指使的“八开”通报非常特殊,享受了很高封杀“待遇”。通常情况下,落马官员“双开”通报都在二三百字左右,甚至更少,再多一点的也就六百多字。而上帝指使是第一个享受到“八开通报”的村官,这样的小苍蝇不比大老虎要可怕得多了,你们不要小看这小小的苍蝇,它们不知是带了多少病菌,影响了多少人的饭碗,污染了多少人的健康。它们的危险太大了,而且他们只要有点臭味它们就上了,那可以说是无孔不入的。

    简直是太可恶了,像这样恶行累累的苍蝇,我们的通报是给到了近1000字,比副镇级和副乡村的领导分别多出将近100字数。比正镇级和正乡级也多出了200多字,比同副市级官员多出了近300字,而比正市级别官员中还要多400,他比副省级别官员还要多500字,比正省级别的官员要多600。虽然高官的一个罪名就够枪毙八百回的,而小苍蝇的所有罪名加起来也只没有高官的一个罪名加起来恶劣,可是在我们大地朝小苍蝇的命要贱一点,同样是犯事的话。就算是大老虎的罪名比小苍蝇要恶劣,可是先枪毙的一定要小苍蝇,不要问我为什么?因为我也不知道的,估计是人从生出来就有的所谓的不平等吧。

    所以,像我这样的人一旦是事犯了,通报字数自然也是比别人多出了不少,好吧我也怪不得别人。在我这一生里我是举报了太多的人,一旦我是出事的话,那些年我得罪的人自然是全部跳出来。这一个人给我一个罪名,那还不把我给玩死啊!所以,还是那句话“出来混迟早都要还的”黑了这么多年的人,别人要是不来黑你的话,那我岂不是白黑了。像我这样的人,那一定不能被别人是抓住把柄的,要是被抓住了,就只有死路一条而已,再没有别的路可以选了。

    像我们屎山这个项目要是找对了领导的话,或多或少只要领导可以给个面子,那就是在我们大地朝非常大的项目,要上市也不是不可能的。前提是有政府背景的支持,没有的领导的支持村长说再多都是扯淡的,我心想看村长这样的有底气,难道是已经疏通好了关系,我就不相信我们嘛村被解封了,这应该没有的,要是有解封的像我们家是做媒体传播的,应该会第一时间知道的。所以,我听得出村长是在跟我们扯淡的样子,村民没有听出来我是听出来了。

    村长怕别人说自己是成不了事,本来就知道五年是很难做成事的,特别是我们这种被盯上的村子,所以前任很多的村长都没有成事也就是这个原因。不是我们的村长没有能力,而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就算是再有能力的人也不能是做到白手起村的。如果是一个人的话,我相信只要这个人努力,勤劳的话,那是可以白手起家的。但是,一个人是很难救一个村的,那都是需要有好的政策,没有政策再有能力的人又有什么用的。还不是只能是眼看着村民受苦,而自己一点办法也没有。

    这个时候我们的老奸巨滑村长,那是给出一个十年计划,也就是五年要是不能成事的话,那怪不得自己。是自己的任期太短,自己想要有一番作为的,可是奈何任期的原因最终造成自己没有做出成绩来,这也怪不得自己。而我们村长这样说的话,就是想要告诉我们,想要我做出成绩的话,你们得给我十年的时间,没有十年的话那成绩做不出来只能怪我们嘛村的运气不好了。所以,旅游的项目是我们村子唯一的翻身的机会,让人担心是否具有可持续性,村民这个时候就在想要是村长不断的话,那岂不是什么事都做不好。

    一个领导一个政策,常常新的领导推翻前的领导,新的领导看不上前任的领导,每一个领导的思路都是不一样的。村民听了村长的话,心想要是村长不干了,谁人还能带我们做旅游项目的,还要注意屎山的局限上。这种地方也只能吸引部分的年青人,而成年人怎么会来做这样的地方玩,有点不够高雅的,现在的人都喜欢优美的地方,像我们村这样的地方能上市吗?我觉得村长你老人家你就不要搞笑了,现在的“复苏”,其实是建立在大规模去产能的基础上的。

    特别是有些产能并没有“去”,而是暂时“冬眠”,一旦回暖,将会一拥而上,有可能重新造成大量的供给过剩。现在的山庄如此的多,度假村也慢慢的崛起了,还有我们大地朝本来就有很多的名胜古迹的,你说别人怎么可能放弃更好玩,更美丽,更有名的地方,来我们嘛村这样的屎山来踩屎啊!在我们大地朝踩到屎是很郁闷的事,并不值得我们开心的,大家都不愿意踩到屎,你说还有人愿意来踩屎吗?就算这屎是上帝指使拉的也不行,不过正是如此我们要珍惜市场回暖的大好形势,也要珍惜去产能的果实来之不易。

    玩资本是不是“不务正业”,搞上市也不能说就是为了骗股民的钱,这还真不能“简单粗暴”下结论。毕竟我不是这方面的专家,就算我是专家我也不会说真话的,在这个世界上就没有敢说真话的人,谁敢说真话,领导吗?还是村长?还是专家?其中就数专家最喜欢讲话,可他最不喜欢说真话了,又要说话又不说真话的人,这样的人太可恶了。

    村长说了:别看我们穷,现在没有钱,可是一旦是上市了我们就有钱了,上市公司后我们就可以融资了,想想到时我们还怕没有钱吗?只要别人给我们融资的机会,我们一定要好好的把握融资的机会,我们可以积极融资、设立很多的融资机构,想方设法我们也要融资,不管采取什么样的手段,只要能让我们融资的话,我们就努力的融资,不要有任何的不好意思的心里、到时候有钱了我们就想怎么用就怎么用,我们要把屎是装扮一下也是可以的嘛。

    比如上帝指使说了“别人说我们的屎山文化低俗,其实我们并不是没有办法是改变我们低俗的面貌的,我想过了,只要我们有钱了,我们就给屎打扮一下。比如说给屎全部是镀一层金。你们觉得怎么样,你想想漫山遍野的黄金,那是金光灿灿的,有没有一种闪曝城市人的眼睛的感觉。本来是屎别人看了不爽,要是镀上了金的话,是不是一下子就高端大气高大上起来了。不管别人怎么想我和我们村长都觉得这个是一个好办法,只要外面看着好看,谁还管这金子里面是什么?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