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千五百三十六章 卖树风波下
    因为拖上一天就是一个价,要是真等到卖的那天,别人要是砍掉几个零的话,这个是我们村民不也相信的。因为现在的村民都想好了卖上十个亿自己能会多少,要是砍掉几个零的话,大家真的不也想,虽然大家觉得也行,只是就没有现在这样的激动了,现在大家的只有一个想法就是要赶紧把大树卖了,自己们好分到钱。我们也想要学学很多的有钱的村子,那是把很多的钱放在村委会,让村民来领钱,本来是不被允许的事,大家这样做的话感觉就合理了,就成为允许的事了。

    其实,你们想村委会的钱,那是集体的钱,集体的钱就是国家的钱,国家的钱你说怎么可以分的。自然这就是一件错误的行为,我个人觉得这钱不能分的,当然这个只是我的个人的意见,我不是眼红你们别人的村子分钱,我们没得分的。我真的不眼红你们的,我只是有点小小的嫉妒你们而已,只是小小的嫉妒的,我相信总有一天,我们村也有钱分的。我们也可以分到很多的钱,好多,好多的,多到我们用我们的书包都背不完的,你们想想那得是多少钱啊!

    想到这里,我自己都觉得厉害,觉得我总有一天我也能成为一代富农的,可是就算是我们变成富人又有什么用。如果我们连我们的村子我们都可以出卖的话,那我们还有什么不能卖的,现在我们出卖了村子,总有一天我们还会出卖我们身边的人,我不想成为这样的人。因为,我已经被女朋友,被兄弟,被身边的人出卖过了,我再也不想尝试这样的滋味,这样的滋味太苦涩了。你们有没有想过要成为谁?我们总是说我们不要成为谁,可是到了最后我们还是变成了我们最讨厌的那个人,这才是我最不想见到的。

    大家听了我的话,都闷不作声了,就像是上帝指使说的觉得却实有种出卖了祖宗的感觉。大家其实都是善良的村民,只是我们穷怕了,我们不想过这样的日子,这是可以理解的,可是用这样的方式的来致富。我们就能安心吗?我个人觉得我们不会安心的,我们这一辈子都会受到良心的谴责。有的事我们可以做,我们可以努力去做,但是有的事是我们不能做的,我们永远也不要去做。当利益是大于我们道德的底线的时候,人就会变的,没有人能真做到了然一生。

    我们没有办法选择我们自己出身,可是我们可以选择做一个什么样的人,而我们村民要做什么样的嘛村人,我不能左右他们的思想。我只能把我的想法是说出来,至于大家怎么选,那还得举手表决的。最后的结果就是,只有我跟老支书投了反对票,其它的人全部都投了赞成票。大家觉得我就是在装.逼,其实我真的没有,如果我要装的话,我也没法做到跟钱较劲吧。

    你们知道我是最爱钱的,可是这次我没有选择要钱,而是选择要古树,我只是想要告诉大家很多的东西是用钱买不到的。我们的眼里不能只看到钱,如果我们眼里只有钱的话,我们只会在唯利是图这条路上越走越远。既然大家这样决定了,我就不好再说什么了,这个时候我只是想要去看一看古树,看他最后的模样,我不想让我童年的记忆就再抹去,再还可以看到它的时候,我还想要多看他一眼。就像是小美是一样的,虽然我们分开了,可是我还是想要多看她一眼,我只能假装不在乎,可是我们的心里谁又真的能做到不在乎的。

    也许是古树历史悠久的原因吧,来到古树边总有一种古意盈怀的感觉,像我这样的人修行之人最喜欢在这古树下惮修的。在古树下好乘凉,这也成了我们村夏日的避暑圣地,不管是老人小孩都喜欢在古树下下棋、嬉戏、乘凉。出来修行禅意入心,虽然他只是一棵树,可其中乐趣之悠悠,可谓快心。森森垂荫,遮天蔽地,人行其下,即有涤去心尘之美,古树就是有这样的魅力,而这样的古树要是被商人买去,也不知道会运到何处,估计以后就很难看到古树的身影了。

    坐于树下那可谓是其乐融融的,四面山风徐来,闲聊之余,忽有村内村外皆为绿天地之感。加上静听山中鸟语声声,心想外地大老远来看树之人,一定不虚此行,所享之福,大约也不逾此境乎?专家认定,这株古树还是京城稀有的树种。也就是我先把神树的神奇之处是吹出来,当然我是有自己的一套传媒体系的,我们嘛村的报纸我就写过一篇神树显灵救村子的故事。可惜我们村的报纸辐射的范围太窄了只有我们村子里的人才知道这个消息,这个时候我就得想办法让更多的人知道我们村的神树,嘛村是的个历史悠久的村子。

    而嘛村人更是一个古老的民族,这里藏了很多的秘密,自然也有很多神奇的地方,而这颗树就是一颗神奇的大树。据说释迦牟尼、阿弥陀佛和观世音菩萨都在这颗大树下休息过。还好得龙吟寺大师给我们宣传,这样才让我们的宣传是事半功倍的,可惜别人去了龙吟寺再去我们这里的人不是很多,大家觉得祈福的地方只要有一个最灵的地方就行。不需要去很多的地方祈福,如果是单纯来玩的话那还可以的,要是真的为了祈福的话,就没有必要到处跑了。

    像我这样吹牛的,那我是不吹而已,我一吹从来都是刹不车的,我是那种死的我非要吹活不可的主。反正吹牛又不犯法,既然不犯法的话,那我们为什么不把牛吹得好听一点,吹得玄幻一点,吹得让别人都相信上帝指使吹出来的牛都是真的呢?我最不喜欢那些吹牛不过脑子的人,明明他们吹的牛一点可信度都没有,一点也不专业,完全没有领会到吹牛的精髓之处。所以,不管是做什么,我们不仅要天赋不说,还得掌握这门艺术的法门,最恨没有一点技术含量都没有的人了。

    我继续吹,传说这颗嘛村神树据史记是嘛村一位德高望重的大师种的,据说此人是玉皇大帝,这是他在人间修行的时候种下的。不是我吹得太过了,而是前面自己给自己挖了太大的坑了,试想“释迦牟尼、阿弥陀佛和观世音菩萨”都在这颗大树下乘过凉,这样一颗神树,那不是比他们几个的地位还高的人种下的,总不可能是大家都好巧啊!都来这颗大树下乘凉,你们说是不是这个理,这树一定是比他们还要位高权重的人种下的才行,我想了想也只有玉皇大帝他老人家有这个资格了。

    这株神树至今仍健在于村子的正中间,那是我们村子的核心啊,其枝如虬龙,分露同烟,其叶春绿到夏,夏黄到秋。几千年来,凡人有求姻缘者,取红绳系于此树树枝之上,诚心默念爱人之名,莫不灵验。当然更多的人是业这里给家人祈福的,大家都觉得很灵验,真的有效的。久之,这里落下了“天有好生之德,人有旦夕祸福,天佑世人,天好姻缘,地送福报,嘛村护佑”之名,远道来此求姻缘者、来祈福的人络绎不绝,而此古槐树枝上经年悬挂的红丝线,红布不下三千,可是就没有见过有人绑黑布的,真的是活见他的鬼了。

    我问这个死小孩:你怎么不把这个黑布是绑在你的身上的,有本事你绑在自己的身上,你绑在树上算什么本事的。

    小孩是看了看我,他是冷笑着告诉我:你当我傻啊,我家又没有死人,我怎么可能是把黑布是绑在自己的身上的,他知道我是骂他家里死人了,他骂我说你家屋头才死人了!

    我心中微痛,但说话时候却淡淡的笑了笑,觉得对方就是个白痴的:你自己都不愿意把黑布是绑在自己的身上,你凭什么就觉得大树愿意你把布条是绑在大树上,你有没有考虑过大树的感受,就算是你不考虑大树的感受,你也得考虑我们嘛村人的感受,我是好好地跟他讲道的,我说大家都绑红布图个吉利。就你是绑个黑布,真的也够丧气的,感觉你家是死了什么人的似的,你才会做出这样的事来,所以我才会问你为什么不把黑布是绑在自己的身上的。

    小孩轻轻地摇了摇头,但表情却无喜无忧,看不出家里有没有死人的样子,他直接回我说“管你屁事,你还不滚,等我绑好了,看我能不能打死你的。到时候你别怪我没有提醒过你,那时候你就等着哭吧,我跟你讲我要绑好了,你自己看着办吧,等我绑完了,我就来收拾你!”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