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千五百三十七章 相互挑衅
    看样子,他根本就没有在意我说的是什么,而是我行我素的做着自己事,说真的要不是我脾气好的话,那真的想要冲上去揍死这个小孩。可是我没有这样做,我表现出了我的大度,我都不想跟他计较的,我想要装作没有看见,可是我能装作没有看见吗?自然是不能了。我只能是把满腔的愤怒压在自己的体内,不让它是爆发出来,就怕我太生气了,我会打死他的。我才不怕呢?我说你当我是吓大的,我这个人最怕别人服软,最不怕别人吓唬我,我告诉我自己,我不怕。

    小孩笑了笑,你自己说的你不怕,到时候你就知道你怕不怕了,先不要把话说得太早,小心是闪了自己舌头的。哥我揍过的人多了,一开始都是跟你一样的都不怕,可是被揍了以后,他们才知道怕字是怎么写的。

    我胸中的怒火更浓了一些,他居然问我会不会写怕字,我还能不会吗?我告诉那小孩,我在我们村子,从来也都是我教别人写的,我自己真的还没有让别人教过,要是你想要教我的话,看你有没有这个资格了。

    小孩道:我就喜欢你这种不怕死的,骨头硬的,我们说好了,一会你不要跑的,你不可以跑掉的。

    我完全是蒙掉了,我说:是你不要跑才对,要是一会被我揍了,你不要跑回去告状行吗?

    小孩道:谁告状谁是小狗,你也是一样的!

    我这下就放心了,我就怕他不敢答应我不告状,像我们这样的男人打架这是很正常的事,可是要是谁打输了就跑回家告大人状,我最讨厌那样的人了。所以我们打架前都得事先是约好了,打架各凭本事,不能告状,这就是我们男人的约定,这样我们就能放手开打了。

    小孩:其实我的拳头早就已经是饥渴难耐了,我都三个月没有打架了,我早就想要找一个人练练的,没有想到你就出现了,看来这神树果然是名不虚传的。我刚才挂黑布的时候,我就一边许愿“要是给我一个势均力敌的对手就好了!”没有想到你就来了,只是我不知道你是不是那个跟我势均力敌的对手的,要是的话那就太好了,我就太开心了

    我也挺开心的,说实话,看到我们村民我早就气不打一处来的,这群卖村贼,简直是太可恶了。他们早就忘记了自己的嘛村人的身份了,他们已经不知道自己是谁了,早已经把祖宗的传承是丢到了一边。他们还会记得:我们第一次背起了小破书包,第一次拿到了所谓的课本,第一次注视老师的目光,第一次知道身边玩了很多年的小伙伴今天要改叫“同学”,第一次看到如此壮观的大树...如果我们还能记得我们自己的身份的话,我们爱着我们村子,我们真切地爱上了学堂,爱上了藏满神秘故事的课本,爱上了老师批改作业的红勾勾,爱上了启蒙他们走向美好世界的知识天地,爱着我们村的大树,难道,这些你们都忘记了...

    我们村事实上是个地形闭塞,交往融合的情形可能比别的村的人要少多了,可是我们还是爱着我们的村了,我们还是相信我们村子会保佑我们的。就是因为我们都以我们是嘛村人而自豪,相信自己是一个血脉相对单纯的民族,坚信着大树会保佑我们的,所以我们才能安心的出门打工。能够在五千年里一脉相传,生存至今,应该是大地朝最古老的民族之一。可是这样的村子我们却要变了,变成了一个我不认识的村子,变成了一个爱慕虚荣的村了,我受不了这样的村子,我想要逃离,再也不要当嘛村人的...

    本来心里就不开心的,还让我遇上这样一个讨厌的城市里的小孩,就是因为你们的出现打破了我们村子的平静。在你们没有来之前,我们的村民是如此的单纯,是如此的简单,是如此的干净,可是现在他们都变了,变成了我最讨厌的那种人。城市里的小孩子说话也是很横的,估计从小就没有人管得了,从小就是不吃亏的性格,在城市里仗着自己的身板。对于同龄的孩子来说他就是小霸王,平时都是他揍别人的,没有他被别人揍过这种事。

    小孩看我是红着眼,青筋暴露,想要跟自己打架的样子,他看得出我的样子要比自己小几岁,虽然大家的个头差不多,可是要是真的打起来,他觉得自己的胜算要大一点。为什么他会这样想呢?就是因为他是练过台拳道的,那是相当的霸道的功夫。他告诉我:你才瞎,你看我绑的是红布吗,这是黑布,我是用来纪念先人用的,你给我滚开,你要是在啰哩吧嗦的小心我揍你哟,你信不信我一脚能踹死你的。

    我想了想,要是没有踢到要害的话,我就不信你一脚就能踹死我的,要是你一脚能踹死我的话,那我就白练功了。我摇了摇头,表示我不信,我是一个很要强的人,我说话也比较有合理性,你信不信我一脚我能踹你半天也起不来。

    他顿了顿,没有想到我也是个很狂妄的孩子,要是在城市里那群毛头小子听了自己话,那一个个都是吓得半死,都不敢接我的话的。没有想到这个农村娃子这样不怕死,当我是跟他闹着玩呢?他是一脸可高兴的样子了,觉得这个好好玩的,你看了他这个样子,你真的什么也不想,你只想要把他揍趴下,让他是起都起不来就行了。他怒不可遏的告诉我:小子你还挺狂的嘛,你是不是没有死过,你是想死是不是?

    上帝指使心头一阵惊呼,想不到自己一回来就遇到这么暴力的小孩,他居然敢威胁我呢?我真的好开心,好开心,这在农村里也没有人跟我玩,我正觉得人生好没有意思的,没有想到就遇到这样一个二货,他让我是太高兴了。我笑嘻嘻地回复他:是你找死才对吧,你要是不想死的话,赶紧叫我一声“大爷,我错了,我以后不管了,你放过我吧,我跟你跪下成吗?”我故意激怒他,我就想要看看城市里的娃子是不是像传说中那样一样不合就打架的。都说城市里的人猛,我就要看看你们究竟有多猛的,为什么小姑娘就喜欢你们这样,不喜欢我这样的,我不开心。

    城市里的小孩子,也不傻,他听得出我是在挑衅他,他其实不想动手的,要是我真的想要打死的话,他也可以送我一程的。同时他心里也在想着对策,毕竟学跆拳道的人都是智力发育得还不错的,他们不傻,只有在有胜算的时候他们才出手的,要是觉得没有胜算的时候,他们不会轻易的出手的。谁也不愿意自取其辱,不到万不得已,他是不会出手,一年前他因故意打小朋友罪,被禁赛三个月,也不能来训练。

    其实像他这样的练家,不出手则已,出手了对方就倒霉了,有的时候他都尽量的用言语来喝止住对方的,可是就算是他有心这样对方也要听他的才行。你看这个眼前的嘛村死小孩,就不听自己的,虽然我不想以大欺小的,以强凌弱的,可是他不服你让自己怎么办啊!城市小孩那是很纠结的,在这漫长的三个月里,他听不到妹妹们的加油声,也听不到有人喊“你太帅了,我喜欢你”类似的话了。你知道他的心里有多苦的,所以他发过誓言绝对不再欺负人的,当然实在找死的例外的,而眼前这个就是实要想找死的,那就怪不得自己了。

    上帝指使一皱眉,这小孩子脾气还真不小,不过还真是很帅的,可惜是小时候,长大了难说。他这样的长相在城市里绝对可以算是在帅哥的范畴中,只是这小孩的态度,使得上帝指使好一阵不爽,决定戏耍他一番。让他是知道,山外有山,人外有人,天外还有天;给自己合理定位,既不要满足现状,也不要太高估你自己了。我继续激怒他,我就不信他这样能忍的,我都说到这个分上,你还跟我磨嘴皮子的话,我就真的无语了:看来你父母没能教好你,你父母没有能教好你的,让我来吧,让我好好教你怎么做,怎么做一个老实本分人。

    那孩子的人没有想到我会一再的挑衅他,心想“你们这些嘛村人都是不怕死的,一点不知道天高地厚的,我要是不拿出点手段来,看来你是真的不知道怕的。”

    上帝指使说:有种你来打我啊,我要是躲的话,我都不是嘛村人的,你以为我怕你不曾,我跟你讲小哥我就没有怕过。我我根本就不怕你揍我的,我就怕你跟个娘们似的,拳脚软绵绵的,打不疼我,那地是我最怕的。你不是这样的人吧,我看你长得挺爷们的,怎么打个架也畏畏缩缩的,一点都没有男人汉的风度。我都把话说绝了,要是他这样还不动手的话,我真心瞧不起他的。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