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千五百四十一章 来打我啊!
    他也明白我说的是意思,他知道对付我这样的话多的人,不是说速度快就行的。就算是我已经没有还手之力了,可是力量上要是有缺失的话一样很难有所建树的。只要找到自己的优势基本上就可以赢的,而他的优势他觉得是比我灵活,身手好,虽然踢我没有多大的反应,可是这个也是一时的,也许一秒我就被他击倒在地了。他相信自己是可以赢的,因为他不和我拼力量,距离感比他好,我又打不着我,而他可以兜着我打。这就是战术。合理运用自己的优势是可以赢的,而且这在跆拳道比赛里并不罕见。

    像这样高水平比赛里面,距离感的控制有时候更重要,体重身高也占很大关系,那小孩认为自己的体重身高都比对方有优势。像这样的要是自己输的话,那就没有天理了,而且他相信只要不断的踢中我,胜利就在眼前了。其实就算自己是被禁赛了,他还是坚持锻炼的,我看他身手就知道他没有停止过训练。要是停止训练的人,我是看得出来,他是那种很刻苦的孩子,毕竟踢了我很多下,他的基本的姿势都没有走形的。

    在跆拳道的世界里天分是很重要的,在练之前的人和练之后的你有多大差别,看你受训的方法,还有你自己的努力程度。我是非常重视后天努力的人,所以对于有天分的孩子,我也是不服气的,我也要想办法超过他们(除了学习,学习还是留给那些会读书的孩子吧,我还是算了吧,这个不适合我的)。但是,我就服那些打架厉害的人,我就想要看看城市里的人是怎么打架的,想要打一个城市里的人来打架那是很不容易的事。

    我相信每一种武术都有他的可取之处的,可惜跆拳道确实是低龄化和健身化,竞技化了。竞技体育阉割以后的武道也失去了武道本身的意义和实用性,所以我才会想说他连打架也打不好,还想在嘛村来耍帅,你是找对人了,那帅的人只能有一个,有我就行了,你要是敢跑到这里来耍帅的话,我是第一个不会放过他的。

    最后他终于明白要是一味的踢我的胸前的话,那是没有任何用的,想要真正的一击致胜的话,就得出奇招。他一直用街舞来迷惑我的眼睛,果然在踢我九下后,他终于是想通了,不再想着拿一分了,想要拿三分了。他是来了一个质的飞跃,想要给我出其不意,果然上来就是跆拳道最厉害的腿法之一,传说中的下劈。我没有想到他在这样短的距离、以非常快的速度向我踢来、特别是他做得挺隐蔽的,以为我是不可能做出反应的。这样厉害的下劈在城市里同龄的孩子根本就无法应对,只要自己出这招,全部都得趴下,这也算是他的致命一击吧。

    如果是击中头的话,杀伤力很大,光看到他的架势我就有点招架不住了,要是真的被劈中的后果不堪设想,我无论如何也要避开的。我可没有勇气再扛下这一击,所谓的下劈技术在打架中能运用成功的难度比较高,想要隐蔽到别人没有反应的地步,那得非常高深的功力才行的。而对于一个小孩子来说几乎是不可能做到的,但是要是速度够快的话,对方要是掉以轻心的话,也能收到奇效的。

    说白了我看得出他不是来打架的就是想要打我脸,哪有朝着脸上就来的下劈,要不是想打我脸的话不能出到些招的。你要是踢我胸前我也就忍了,我可以不跟你计较的,可你要踢我脸的话,那我立马就跟他翻脸了。所以,上帝指使终于脚步动了,以不可思议的角度是闪过了他的下劈,完全的出乎了他的意料,他没有想到我居然可以躲开的。他本来非常得意的脸上浮现出了一些愁云,看来他明白我要开始动手了,我终于不再忍了,真正的战斗一触即发。

    上帝指使巧妙的移动着自己的身体,这跟他的步伐是不一样的,他的像在表演街舞,而我的要稍微正常一点。他非常开心的道:看来你还是要出手了,我还以为你不会出手呢?是不是知道再也躲不过了,知道哥哥我的厉害了吧,现在投降的话那还来得及,我可以饶你少受些疼痛的。

    上帝指使轻哼一些道:大言不惭,你是心虚了吧,知道哥要揍你来了,你是不是害怕了,你要是立马滚蛋的话,我也可以当作什么事也没有发生过的。如果你要是不知好歹的话,那别怪让你好看,我给你五秒钟的时候来考虑,滚还是不滚,你自己选吧!哈哈,我们又开始骂上了,看来这是一场友谊的打架,并不像别人一样的非要致别人死活不可,有的时候我们可以打得文雅一点。

    虽然,我的脸是躲过了,但是他的脚还是扫到了我的大腿上。我两足猛然一踩地面,就在原地扎下了四平八稳的马步,示意我还能扛的。我深吸一口气后,就两手握拳的屏住了呼吸,心想好险,差点就打到脸了,我这帅气的脸可不以有什么事的。

    飞快划动手脚的跟他保持一定的距离,在这个舒服的距离里,我就是他的活的靶子,他也伺机寻找着攻击我的机会。他告诉我说:这地方是村子中央,要不是我们是换个地方,我怕我打你的时候被你们村子的人看见了,这样就不好。别人会说我以大欺小的。毕竟,这是你的村子,要是你被揍的话,别人只会帮你,不会帮我的。

    我却不这样觉得,我说:对于我们嘛村人来说,哪里都是我们打架的场所,我看这里就挺合适的。你放心好了,大家现在都在村委会讨论神树买卖的事,不会有人来的,大家觉得那是比天还要大的事,你说有哪个村民会不在意的。现在估计在投票了,大家其实想要立马完成投票,然后等着分钱,谁还来管这破事。

    我正打得高兴呢?我才刚刚开始,你让我是换地方再打,要是你不打了,那我才谁跟我打架去。这也让我是下定决定要跟他动真格的,免得这个小滑头要是跑了,那我不是白被他踢了这么多脚,想想就划不来。这个时候我觉得应该该我来了,我也是不断的闪动着身影,我虽然比他要笨手笨脚的,可是跟着他一起晃感觉还不错的样子。特别是每一脚蓦然踩在了地上,那感觉真心还错的,就好比有一种力量是从地上传到了我的身体上,想到这里我就好开心的。

    想不到这样的跳来跳去的,也能有另外一番感觉,他见我是跳来跳去的,知道我是跟他学,他就不乐意了。自己是真正的跆拳道,可是我那哪里是跆拳道的,我这明明就是瞎跳的。要是在自己道馆我要是这样跳的话,那教练非得揍死你不可,要是传出去这孩子是自己教的话,你让教练的脸往哪里搁的。他骂道:你是在逗我玩吗?我有这样跳的吗?你这样跳来跳去的,你是不是特别的高兴的。

    我确实是挺高兴的,我说:我真的没有逗你玩的,我就喜欢这样跳,你管不着,你管不着,有种你来打我啊!你揍我啊!你到是试试现在还能揍得了我不。你以为我会一直傻着让你打吗?我话刚说完,对面脚步骤然一响,他趁着我不注意就袭了过来,身形之快,那一脚仿若飞射而出的弩箭,可惜还是那个位置,他还是相当的得心应手以会又能踢中我的。

    如果是别人看见这样凶狠的脚法是朝自己射来,估计顿时就得吓得魂飞魄散吧,要是我不是别人,我怎么会被吓到的。我只是稍稍地移动了自己一身体,我就轻松的闪过了,就是这样的帅气,然后直接给他一个侧踢,想要阻击他的下劈。上帝指使两只手臂虬筋鼓胀,要是在平时的话自己早就一拳一脚轰出去了,可惜这不是一次打拳的比赛。就算自己的拳法再怎么厉害,我也不会轻易施展出来的,既然要比较脚法,自然我也不能输了自己的脚上的气势。

    上帝指使说时迟、那时快的,脚风呼啸而出,而且带着一股灼热的气息,仿若拥有那炽热的青春之力一般,使得打架的气势是越来越有氛围了。现在我们比的就是我们的的毅力了,毅力才是我们现在较量的东西,只有坚持到最后才是成功之本。而不管是我,还是练跆拳道的他我们都具备着一种韧劲,这是一种人生的积累。古语有云:“锲而不舍,朽木不折;锲而不舍,金石可镂。”我相信这话是没有毛病的,我们两现在就看谁能撑到最后了。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