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千五百四十八章 他是独苗
    那是你们的村子,并不是所有的村子都受用的,现在的农村附近的山里基本就没有野兽,可以放心大胆的如此任性放牛。可是,我们嘛村不一样,我们是一个非常古老的村子,而我们村子附近的树林将近是呈现原始森林的状态。所以森林里有野兽或者是猛兽都是很正常的事,我们村里的人也不会觉得这有什么大惊小怪的,要是把像牛这样可爱的小动物是放在树林,你放一天试试,估计第二天连一片牛肉干你都找不到的。

    那群穷凶极恶的野兽那还不把我的小可爱是拿来填牙缝不可,你说我是辛辛苦苦的把我的小可爱养这样大,就这样成了它们的口粮,谁受得了这个。这就是农村放牛不易,想要放好牛更难,想要在嘛村放好牛更是难上加难的。要是没有过人的放牛的技术的话,还有对牛的细心的照料,加上自身还得有保护牛的能力,那是很难放好一头牛的。当然一个人的能力越强,责任就越大,做的事就越难,在我们村子这么小就出来放牛的也就只有我一个人。

    有的时候哑巴哥想要跟着去放牛,可是他家里人不准,因为山里太危险了,他家没有穷到要让自己的孩子出来放牛的地步。家里人强烈的反对他跟我去放牛,还不断的在私下里跟我讲道理说:“哑巴哥是我们村长家的独苗,你知道独苗是什么意思吗?”

    我说知道,不就是说我们都是与众不同的意思吗?我生命中的每一天都是独一无二的,对于我们的父母来说我们也是独一无二的,他们爱我们胜过于自己生命,这就是所谓的独苗吧。并且如果这个世界上有人爱你爱得如此的之深,说明你是特别的,值得去爱的人,我们只要相信我们是这样的人,这就足够了。他以为我会这样说,其实我不会。我说:不就是独苗嘛,就是孤独的苗子。

    村长骂着:你瞎说,什么是孤独的苗子,你这是在骂我们家的人苗子吗?你才是你们家的独苗,你才是那个孤独的苗子,你不要把你跟我们的孩子相提并论。

    我说:你怎么知道的?那我就是你说的这样的传说中的孤独的苗子,我难道不就是这个世界上大家所说的独苗吗?

    村长想了想:你说的还真的有点道理的,现在的独生子女难道不是这样的吗?他们出生后孤零零的来,有的甚至是孤零零的走,独生子女的心别人是很难懂的。如果我们想要凑合的话,我们可以随便找一个人来结婚生子,可是这就是我们想要的另一半呢?还是我们害怕了孤独,所以我们想尽办法要摆脱孤独,做一个不孤独的人,不想再去做那个孤独的苗子了。

    以前我们所说的独苗是那种全家人可疼他了,他现在读六年级,连穿衣服都要找人帮忙,奶奶特别娇惯他,爷爷特别的爱他,全家的人都喜欢他。感觉就跟小三是一样样的,他就是这样的孩子,他就是我们传统意义上的独苗吗?可是我们只看到别人的缺点的同时,我们能不能看到深层意义上的东西,其实并不是我们想要别人什么事都依着我,什么事都不让我做。我们也要自强自力的,可是我们无法怎么做我们都无法战胜强烈的孤独感,就这样我们养成了依赖的习惯。

    我们想要得到别人的爱,想要别人来关心我们,想要别人来爱我们,不想要一个人孤零零的活在这个世界上。我们才会做出这样幼稚的举动来,有的时候我们还是希望再有一个姐姐和哥哥的,那样我们就不用活得这样的辛苦了。我们就再也不用一个人孤零零的活在这个世界上,从小到大连一个说话的玩伴也没有,一个真心的朋友也没有。那才是最可怕,才是我们最难忍受的,我们总是想要别人来理解我们,想要得到别人的理解,我以为别人理解我,是因为别人能跟我一样感同身受。

    慢慢的我才明白了,别人可以理解我,也许是因为别人很善解人意,也许他是一个优秀的人;也可以选择不理解我的,别人没有任何的义务来安慰一个跟自己没有多大关系的陌生人,别人不理解你并不代表别人就不优秀了。打破陌生是我们生存在这个社会上的必需具备的能力,只有懂得社交的人才会有朋友,才会有理解你的人。如果你都不愿意让别人了解,别人怎么去理解你,别人怎么跟你交流,根本就无法交流,这就是独苗的可怜之处。

    优秀的人更懂得尊重别人,对人恭敬其实是在庄严你自己,我们一定要懂得别人对我们的好,这不是我们应得的,他需要我们投我以桃报之以李。嘛村战国时期,上帝指使大神开坛讲学,引起嘛村人的关注。时人哑巴哥为此去看望上帝指使大人,上帝指使没见,他特地留下了一袋桃子,最终得到了上帝指使大人的回访,我是送给了他一袋李子。这就是当时嘛家所提倡的“礼尚往来”思想,这个伟大的思想一直被嘛村人传颂。而这种思想往上溯源,就是继续了古人的“投我以桃,报之以李”的故事。

    所以我就不开心了,我们同样是“独苗”,为什么你们家的孩子就要珍贵一点,就跟我不同,你们家的孩子就是独一无二的苗子,而我就是孤独的苗子。你们觉得村长跟我说这话是不是很过分的,当时其实我想要哭的,觉得人生太不公平了,女朋友跑了,就剩下我这个孤独的苗子,你让我怎么活的。

    我当然不开心了,我说:难道不是吗?你不是说他是独苗吗?既然大家理解不一样,我们就是话不投机半句多了,我承认自己是很生气听到这样的。这样的话一般都是我跟别人说的,没有想到今天别人这样跟我说。以前要是遇到什么我是搞不定的呈,我总是跟哑巴哥说:“你上,这个表现的机会留给你了,你负责去浪,我负责给你善后。”

    哑巴哥跟我比划,你说的是什么话,我都还没有死呢?你就想着跟我善后了,你能不能不要这样坑的,上帝指使你太坑了。

    我对哑巴哥说:你上没事的,你受伤了没有多大的关系的,反正你是有后台的妖怪,你要是出了什么事,不是有村长给你撑腰你怕什么。要是我爹是村长的话,那我一定把我们村的小姑娘是调戏个遍,想想那得有多幸福的。

    哑巴哥听了我的心声后,他根本就没有想到我是这样的话,我这样的大地朝梦,也只有我这样的孩子才敢做吧!但是,哑巴哥非常赞赏于我,觉得我是一个敢做大地朝梦的人,这样的梦他自己都不敢做,只有上帝指使敢做。这就是上帝指使跟别的孩子与众不同之处,他想的事是我们大地朝的人想都不敢想的,可是我也只敢对哑巴哥说说而已。哑巴哥是一个不会漏嘴的人,他可以给我保守秘密,这就是他最大的优点,也是他最招人喜欢的地方了。不像是别人嘴马那么大,一不小心就把秘密出漏嘴了,一定也不尊重给他分享秘密的人,我最不喜欢这样的人。

    我跟哑巴哥说了:西游记中的妖怪可以分为两大类,我不是说他的能力与形态,我说的是这些妖怪的下场可以分为两类,一种是被打死的和一种是被收走的。如果再对这两类妖怪进行分析,就会发现,被一棍子打死的全是“土妖精”,就跟我这样的没有后台,家族也不管的妖精;被收走的全是和神、佛沾亲带故的,也就是有后台的,家族势力很大的妖怪。总之用一句话可以概括:有背景的妖怪全被收走,没背景的妖怪全被一棍子打死了。

    哑巴哥听我把他比作是妖怪,有点生气,跟我说:你才是妖怪呢?

    我笑了,我只是打个比方而已,用不着这样当真吧!说他是妖怪我是看得起他,我想当妖怪我还真的还当不了,不是谁都可以当妖怪的。那必须有很强的能力,必须具备通天的本事,还得有讨姑娘喜欢的本事,才可以当妖怪的。你看现在的孩子追的那些明星,都是些古里古怪的主,不是性别傻傻分不清楚的,就是眼睛小得跟没有似的,还有就是那种智商二百五的,那就是我们现在的孩子喜欢的人。

    这些人就跟传说中的妖怪有什么区别的,可是他们却得了小姑娘的喜欢,这个我就闹不明白了,我都不知道现在的姑娘心里是怎么想的。就不能是喜欢那种正常一点的,反正越古怪他们越喜欢,他们还说他们有才,我只能是深深的无语了;还有就是内心世界黑暗的,还是搞社团的,那就是些拉帮结派的主,现在的人就喜欢这样的人,真的是我们大地朝的悲哀,也是我们民族的悲哀,更是做为一个大地朝人的悲哀吧!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