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千五百六十二章 五块钱的话费
    那几个不喝酒村委干部一听,上帝指使要亲自到家跟自己的谈话,那是非常严重的事啊!在我们嘛村大家是很讲究辈分一说的,要是一个长辈找自己谈话,说明自己的问题大了,让长辈很头疼,不得不麻烦长辈亲自出马,找自己谈话。这是很丢脸的事,要是被村里人知道的话,一定会被嘲笑的,被村民说到不好意思,被上帝指使说到脸红的(好吧,我是喝了酒后,自然会脸红,这是自然红)。也是为了喝酒去谈话跟为了谈话去吃饭是两回事,这两种情况谁轻谁重,我想大家都不言而喻。

    大地朝人对于面子的喜好已经渗透到日常生活中,人们常说“饿死事小,失节事大”,我继续借题发挥。反正开会就是没事找事,找不了事就拉家常,这就是我们村里开会的方法,你以为我们嘛村能有什么大事,需要经常性的开会的。可是我们社会的体制就是这样,三天两头的要求开会,大家一听到开会就烦,觉得开会就是一种耽误劳作,影响创收的恶习之一。只是身为麻村的知事,我们能有什么办法,只有学会适应我们才能生存,既然无法改变现状,我们就只能选择接受这样的工作方式。

    大家心想为了工作也就忍了,再怎么说也是自己不对,就听听上帝指使怎么说吧!

    你们贵为嘛村知事,难道你们连这点道理也不懂吗?你们太让我失望了,我没有想到我们村的村干部都是这样的人。我说。

    大家也没有想到自己会变成这样的人,以前大家以为自己是有“节义”的人,古文说的是理学中“节义”气节,现代人却是断章取义。国人逐步富有,我们的精神食粮不能再匮乏,民族的凝聚力、向心力势必要逐步增强。从鲁大大批判国民劣根性直到大地朝现代化全面发展中,碰瓷讹人等不和谐事件时有见诸报端,嘛镇镇长所带来负面效应令人困惑。可这却是现实的问题,我们无法回避现实,我们都必须面对现实。

    这个时候会议室里已经烟雾环绕了,大家都沉静在这样的浮躁的环境里,听着上帝指使说他的大道理。你以为他们都能认真的听,很多的人都神游去了,我看得出大家都有种昏昏欲睡样子。看似在聆听我的教导,实则是盯着自己的手机看五块钱的话费有没有到账,生怕是自己发晚了,不有在前十名之内,那消息就白发了。

    为了得到五块钱的话费,大家可以选择当一回村里的叛徒,大家都做了一个非常艰难的选择。现在叛徒的骂名是背上了,要是话费没有到账岂不是亏大了,坏人也做了收益还没有,做这样的事的人岂不是太傻。这个时候他们哪里有心思聆听我的教诲,都把心思是放到五块钱的话费上了,一个个一脸愁容的样子,就跟是别人欠他钱似的。

    现在你们看得出穷是多么可怕的事了吧,就为了五块钱就可以出卖自己村子,要是给他们五百块钱,不知道他们能干出什么事来。我心想自己是不是应该体谅他们一下,可是我体谅他们,谁来体谅我的苦口婆心的,如果我是纵容这样的行为的话,最终害的不是别人而是我们村子,还有身边的人。这事我一定不能就这样的算的,我还得说,说到他们是实实在在的认识到自己的错误,知道自己的行为是多么的可耻,最后每一个人深刻的反省到自己的错误才行。想想我的任务是很艰巨的,要想让比自己年纪大的人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这个时候大家只是时不时的点头回应我一下,然后敷衍我几下“上帝指使说得对!”一点都不是那种诚心的,发自肺腑的认识到自己的错误,感觉自己犯的错误很小、很小,是我在小题大做而已。你们知道我不是这样的人,要不是他们是触碰到我的底线了,我是不会这样生气的,当时我是太生气几次就把我们的会议桌给拍坏了。要不是我是忍住了我的暴脾气,当时的场面就一发不可控制了,我非要教训一下几个小辈才行。

    大家焦急的等着镇长的回得,终于是盼到了镇长的话费了,镇长果然是一个说到做到的人。没有想到真有五块钱拿,大家得到话费后,一个个愁容消散,透露出开心的笑容。也就是说直到五块钱的话费到账后,他们这才安心起来,才开始缓过神来,看到他们这样的态度,你说让不让人纠心。我终于是忍不住了,我骂道:你们这些叛徒,你们还是人吗?

    大家收到了话费后,一个个乐呵呵地笑道:“不是!”他们回答得理直气壮的,一点也不以自己是个人而自豪,也不会自己是嘛村人而感觉到骄傲的。

    我只想要问你们“你们的民族的自豪感去哪了,我们不是一直说我们大地朝是一个伟大的国家,而我们嘛村是这个世界上最伟大的村子,而我们嘛村人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人吗?”

    大家听了我话后顿时就无言以对了,他们是深深的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就像是知道错的孩子一样,虚心接受老师的教导,可是就是不改正自己的错误。

    那分钟要不是我抑制住了自己的洪荒之力的话,说不定就真的暴发出来了,不过我作为一个旁观者,我不应该这样激动才对。我们应当认真审视自己,到底缺失什么,构筑“大地朝梦”精神基石在哪里?岛国人做事方式考虑全局整体,为最终胜利可牺牲局部,这是别的民族很难做到的。可谓是每一个民族都有自己的特点,我们在这里不说哪个民族的优劣好坏,我们只就事论事就行,我们只说实话就行。现在我只想说:什么也别说了,反正我说什么你们也听不进去了,这样吧!谁告诉我一下镇长的手机号是多少,话费我还没有领呢?

    大家看了看,没有想到我是如此明白的人,就连村长与书记也大吃一惊,后来想想也对:事到如今我们说再多还有什么用的,我们还是把话费领了再说,与其是便宜别人,不如我们自己领了。

    我说:人与类聚,物与群分,既然我们嘛村的村干部都不是人,那我也不想做了,做人有什么意思的。我还是跟大家一样得了,做一个小人得了,毕竟这是我的村子,我想了想这事既然已经发生了,还是不要传出去的好。要是传出去了,只会给我们嘛村的村委会抹黑的,不能让我们有任何的好处。现在我们都是站在一条船上的人,就让我们大家一起同流合污算了,也让我做一次违背我良心的事。

    虽然我不想做的,可是如果我不做的话,我们村就不能拧成一股绳,我们村就不可能再团结了。现在就算我知道这是一条贼船我也不能不坐,我只坐了,我跟你们讲我不是为了五块钱,不就是五块钱,我跟你们讲我根本就是看不上五块钱的话费的。我是为了自己的村子,我不得不作出这样的事来,这就是我做人的方式,就是一心想要让大家团结起来,共同致富。我一直在想办法想要带领大家致富的,要是这个项目做成了,那时候我们一定能脱掉贫困的帽子。

    最后,看着大家都领了话费,也就是坏事大家都做了,领导要是不做的话,就会失掉民心的,结果大家都选择去领话费。我们不为了五块钱的话费,我们的只为了团结,只为了大家更远大的利益,我们不能抛弃这些做错事的年轻干部。他们太年轻了,犯点错是很正常,我们可以选择包容他们,也可以选择放弃他们,还是看我们怎么选。而这里面没有对与错,只有理解与不理解而已,反正我是逼也装了,话费也领了,我不亏的。

    镇长作为一名虔诚的教徒,她对自己的家人可以说是百依百顺,家人也很理解他,知道他当贪官不容易,也从不反抗他的权威。这就造就了镇长家人这种逆来顺受的态度,事实上不仅助长了镇长的**和吝啬,他给自己和儿子带来了很多的烦恼。在现实世界中忍辱负重的镇长为了贪污,做了很多的令人意想不到的事,很多的事他连身边最亲近的人也没有告诉,就是想要保护自己的家人,不想让他们也牵连到自己错误上来。而家人就是他最终的归宿,不管别人信不信,他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自己的家人能活得更像人一点。

    而做了坏事的人,都把希望都寄托在了那个虚无缥缈的天国之上,以为神会保佑他们的。为了得到神的保佑自然需要有一座自己的神殿,然后自己在神殿里办公,天天得到神殿的庇佑。这就是神的想法,我们老百姓是懂不了的,我们也没法懂,我们没有到这个位置,我们是很难明白官员的想法的。据说镇长遇到他的的老婆的时候,他老婆是我们当地有名的校花,她有着很多的追求者,可是为什么最后选择了相貌丑陋,却自以为是的镇长,我就不知道了。

    难道是看出镇长是一个有上进心,而且有担当,可以给他安全感的男人吗?你妹的这样的品质谁没有的,我们唯一没有的就是我们没有镇长长得丑而已,镇长是我们当地的出了名的天生奇相的男人,长得反正是不敢恭维。我就不明白这样的男人也有人喜欢,还是在他没有钱之前,就被校花看上了,说起来真的有点不可思议的样子。难道她的老婆是穿越过来,除此之外,我再想不到还有其它更好的解释,来说明这样的神迹了。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