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千六百四十三章 难道为了梦想?
    
wz1

    刘氏:我从来没有这样想过。

    阿珂:你就是有这样想过,你别狡辩了,你不要以为我看不出来,什么我不是我爹,我玩玩就算了。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是看不起我,还是看不起我爹?阿珂一直咄咄逼人,想要让刘氏承认她接近自己就是为了钱,而不是为了他这个人。在阿珂的眼里全世界的女人都是一样的,都是爱慕虚荣的,他讨厌这样的女人,如果没有这样的女人,爸爸就不会跟妈妈分手。

    自己的家庭虽然说不上是其乐融融的,可是至少这还是一个家,还算是一个完整的家。当然最重要的是,就没有人出来跟自己分家产了,现在自己的地位已经开始动摇了,连朋友都因为这事离自己而去了,感觉自己的家庭就要完了。这种局面让阿珂很是害怕,一个男人可以没有家庭,可以没有朋友,可是就是不能没有钱。

    自己现在所拥有的一切都是建立在有钱的基础上的,他想像不出如果有一天自己没钱了,自己会是如何的下场。阿珂见过很多破产的人,他们的下场都是非常凄惨的,而自己会不会就是这个下场,想到这里阿珂再也没法镇静了,开始变得狂躁起来。人可以接受从逆境到顺境的落差,可是人却没法接受从顺境到地狱的落差。精英男接受不了,阿珂接受不了,刘氏遇到的这两个人男人都没法接受这样的改变。

    阿珂咬着牙,恨不得要吃了她,其实阿珂打从心底就不肯定,如果自己要是没有钱了,这个女人还能不能一直跟自己在一起。她恨的是女人的势力,而不是想要针对刘氏,男人其实是很脆弱的,很多的男人根本就禁不住打击,只要打击稍微大一点,男人就会表现出不成熟的一面。

    刘氏很清楚这个男人这样对自己,就是不成熟,就是还有没有长大的表现。像他这样的人遇到事不是想办法去解决,而是想要去伤害别人,让别人痛苦来减少自己的痛苦。刘氏没有办法理解这个男人,他也不知道怎么去安慰他,只能是任由他对自己发作。

    阿珂自己都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这样的,可是他就是忍不住,想要发泄,而刘氏就是她发泄的对象。阿珂这不还没有破产,就变得这样了,你说要是真的破产了,他不自杀才怪的。阿珂:你不要以为我听不出来,你就是说我没心没肺,我就是喜欢玩女人,如果你介意,你可以走啊!

    刘氏不傻,他知道他这话不是真心的,要是自己真的要走,他更得对自己下狠手。虽然刘氏不是特别了解这个男人,可是毕竟两个人在一起这么久了,不可能一点也不了解的。要是自己顺着他的话表现出要走的念头,他非得杀了自己不可,阿珂曾经给自己说过“只要我不让你走,你就别想走,你既然是招惹到我了,你就得付出招惹到我的代价。我不是那种你想勾搭就勾搭,你想走就可以走的人,我就这样跟你说吧,这世界上只有我阿珂甩别人的,没人别人甩我的份,你要是觉得你可以那个例外的人,你就试试吧!”

    一想到阿珂对自己说过的话,刘氏就算是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轻易的离开的,这种人就是疯子,招惹到了疯子那准没有好事的。现在不惹也惹了,不管有什么样的结果,那都得承受。

    阿珂心里有事,面对眼前这个女人,他发现自己爱得好累,他想要得到女人的认可,而不是女人瞧不起的眼神。刘氏很多的时候对小三的羡慕,让他觉得自己好生的卑微,他在这个女人的心里算是什么,难道她对自己真的没有一点感情吗?他感觉真的就是这样的,她越是在自己面前谨小慎微的,越是让他觉得对方是在勉强跟自己一起,仿佛她之所以跟自己在一起,就是因为自己有钱,而她不断的忍着自己。

    仿佛自己才是拎不清的人,阿珂一脸阴冷的表情:你是不是觉得跟我在一起你很累,想要离开我,过你的新生活去。

    刘氏怎么可能承认的,自己从来没有这样想过,她装作很委屈的样子:我没有!

    阿珂加重了自己的语气说道:你有!你就是这样想的,你这是准备投入到谁的怀,王公子,李公子,还是陈公子...

    刘氏:你知道我不是这样的人,我刘氏只要认定了谁,我是永远不会改变的。

    阿珂道:别跟我说什么永远,你说的永远究竟有多远?

    刘氏告诉阿珂:我说的永远就是一辈子的意思。

    阿珂根本就不信,说道:得了吧,我妈都不敢说可以陪我一辈子,你是我什么人?就算是我妻子,也不能保证可以陪我一辈子,何况你现在还不是,你让我相信你会陪着我一辈子,我可没有这么天真的。

    刘氏听得出这个就是这个男人的心里话,没有想到这个男人如此的差劲,你说这样的男人真的值得自己一辈子去守候他吗?刘氏心里开始犯嘀咕起来,也许大家都不是对的那个人吧,所以我们才会怀疑,刘氏伤心起来:你并不天真,我才是那个最天真的女人,我一直以为你会对我好的,我也一直坚信你有一天会接纳我。虽然,你现在并不接纳我,可是我还奢望着有一天你会改变,所以我才是那个最天真的人。

    阿珂:你不要转移话题,你天真,你要是天真就好了,我怎么就没有看出来,你是不是觉得像我这样的男人不值得跟,对吧!

    刘氏:你误会了,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你老爹上了年纪,老糊涂了容易被女人骗的。

    毕竟,是自己的亲爹,自己可以说别人怎么可以这样说自己的老爹,阿珂道:你爹才老糊涂了,我爹并不糊涂,他是着了小三的道了,没有办法看清现实而已。

    刘氏觉得这个男就是有神经病,仿佛听不懂话似的,好话歹话都听不出来,我是在跟他讨论他爹有没有病的事吗?还不是你自己觉得自己老糊涂了,被女人是蒙蔽了心智,才会跟小三动上了真情。刘氏说:这还不是怪你这几年对你爹太放心了,如果你少玩一点一直掌控着自己的老爹的动向的话,也不会有今天的局面。你自己每天就知道玩,家里发生了什么你都不管,现在你你爹找小三了,离婚了你知道急了。

    你以为阿珂不后悔的,他的心里特别的后悔,要是早知如此的话,自己早就应该找上门,把这个小三给揍了。阿珂心里是这样想的,自己以后是掌管一家上市公司的人,也就是说一旦自己的老爹退下来,那自己上到老爹的位置,自己就再也没有机会玩了。现在趁自己还年轻,还有时间的时候,自己多玩一下,玩多一点也并没有错吧!

    刘氏心里暗暗骂道,这不是你的错,还能是我的错了,你说珂家这样一个名门望族怎么就生出这样一个二货儿子。既然自己这么在乎公司的发展,你说他怎么可以把公司完全的丢下,一心就想去玩。他都没有办法让自己的父亲信任,你说公司里的人怎么可能相信这个男人,就算有一天他爹真的是把公司留给他,他有这个本事打理好家族的生意吗?其实他就没有成心想要去打理家族的生意的,他最好就是一辈子这样的活着,没有任何操心的事,还能一辈子有花不完的钱,那才是他最期待的生活。看着这个男人,刘氏不知道是应该心痛,还是为他可怜...

    阿珂并不觉得自己是一个可怜的人,他觉得那些为了钱而贴上自己的女人。那些女人才可怜,明摆着就是玩你,可是她们还是义无反顾的不断送上门来,你说这些女人是不是很可怜。而刘氏跟那些女人还不是一样的,你说这样的女人怎么有脸说自己可怜,也不想想自己的身份,还有她们的处境。

    刘氏遇到这样纠缠不休的男人,感觉就跟活见鬼似的,认识阿珂后,她慢慢地发现一个人的成熟度与他的年龄大小并不成比例,你看阿珂也小了,早就是一个成年人,可是为什么这个就是长不大的,总是像一个孩子似的。女人最倒霉的经历,就是遇到一个不成熟的男人,这就像是一把刀子似的扎在女人的心里,你不知道这个不成熟的男人得扎你扎得多狠的。看来阿珂真的把刘氏给伤到了,他狠狠的扎到了刘氏的心里,让他痛苦堪。

    男人在扎女人的时候,女人何尝没有在扎这个男人,如果女人能真心的对待这个男人,而不是为了钱而接近他的话,也许阿珂不能变成现在这样。爱情是两个人的事,真的没有谁对谁错的,要怪就怪她们在错的时间遇到了彼此。谁也不会主动去伤害别人,如果真的伤害到了别人,也许并非大家所想,可能是逼不得已的事。

    刘氏觉得两个人在一起关键要看对方是否有责任感,这一点很重要。上帝指使会失败,就是因为她们两个人都太年轻了,两个的的责任心都不强,当然还有另外的原因就是有人吃着碗里的还看着锅里的...

    韩国女主播私_密_视频遭曝光,可爱而不失丰_满!!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在线看:baixingsiyu66(长按三秒复制)!!

    还在找”上帝指使自传”免费小说?

    : ”” ,,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