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千七百一十二章 这眼光
    旺老师说:我们往往只看到别人风光的一面,却不知他内心酸楚痛苦的一面,你们不要看我穿皮裤的时候我很风光的,可是你们不知道我穿皮裤而受到的困扰,这是我们想像不到的。你细想想,我们每个人都有一颗想要穿皮裤的心,可是我们却不得不穿秋裤。对前的我跟你们一样,我只能穿秋裤,我也只穿得起秋裤,可是后来我变了,我变得有钱了,我可以穿皮裤了。

    当我是穿上皮裤的那一瞬间,你们知道发生了什么,这是你们想都想像不到,就是我穿上皮裤的瞬间。我感觉我整个人变得强大了,我变成了真正的纯爷们了,一股强大的力量是皮裤传递到我的身上,让我无比的强大,可以说是无坚不催。以前我是一个没有自信的男人,像獐老师这样的女人,我是想都不敢想的,可是当我穿上皮裤的瞬间,我整个人就爆炸了,我不敢相信我敢去追求獐老师的。

    如果,我没有穿皮裤的话,我是不敢这样做的,当我穿秋裤的时候,我跟你们大家一样,我是很没有自信的。可是穿上皮裤后,我感觉自己一下就提升了几个境界,没有想到当时一下就突破了自己的瓶颈,更是一飞冲天来到了另一个境界。

    我们的旺老师就比如步入仕途的男人,以前穿秋裤的时候每天除了正常工作之外,还要参加各种应酬接待,陪上级领导吃饭自己不敢吃,饿着肚子回家吃;为了仕途光鲜照人还得投机钻营,偷偷摸摸地巴结自己的顶头上司,对待下属却板着个绅士的面孔;为了改变自己的现状,旺老师偷偷的,是的他偷偷的存了几个月的工资,买到了自己人生的第一条皮裤,从此旺老师一发冲天,就不可收拾了。

    再来看我们的獐老师,作为现代社会里的“女能人”,她表面上看活得很风光,她们穿着时尚,打扮的与众不通,出入有小车接送,时不时还有头脸的男士前呼后拥,活的有嗞有味,这种人不愁吃,不愁没钱花,她们令好多女人着实羡慕,并心生嫉妒;其实不然,这种女人虽然让一些男人喜欢,可是她喜欢的男人却不喜欢她。

    特别是遇到两个不同类型的男人时候,她当时的情感是很复杂,她也不知道自己该如何选了。她内心的苦衷只有自己品尝,别人是体察不到的,作为大地朝的女神,她一直以为自己不管选择了谁,大家都会接受的。只是,没有想到的是大地朝的男人都有一种情结,而这种情结就是秋裤情结,而且这种情结早已根深蒂固,当然也是很难改变的。而獐老师的行为是挑动到了大地朝男人的神经了,很多的男人因此而变得绝望了。

    由此推断:做男人穿什么样的裤子很重要的,你要做一个穿秋裤的男人,还是要做一个穿皮裤的男人,这得我们自己去选择。可是我觉得做人顺其自然要好一点,虽然我这个人很孤独,生活得很痛苦,活着心也很累!可是,我永远都是一个穿秋裤的男人,除开有一天我是穷困潦倒了,连饭都吃不起了,我才会想要去穿皮裤,这就是我做人的原则。我想与其穿皮裤这么累,还不如轻轻松松的穿条秋裤算了,本本分分做人才是最适合自己的,活着清闲自在岂不乐哉?

    大师告诉我说:不同的故事说给不同的人听,就像你们吹牛协会一样的,不同的牛吹给不同的人听。你们也不会对谁都吹同样的牛的,你们也有自己的选择,不是吗

    我想了想:好像是这样的吧!

    我的概念是让不同的人跟我交流后,都能得到启发,让她们领悟到生活的真理。让施主们能认真到真正的自己,看清真实的自己。每一个人都有我们自己不同的心路历程,而每一句心跳后启发出来的语录,都是我们在这个世界上最真挚的感悟。这都是我们眼睛这个快门捕捉到的画面,然后通过我们大脑的加工得到的人生的启悟。

    我说:我又不是你的施主,你不用这样的,不管你怎么说我都不会给你钱的,你给我钱还差不多。

    大师:张口闭口你就提钱,你可真够俗气的,我们出家人讲究的是赠与舍,我们都不提前的,当然如果你想给的话,我们也不会拒绝的。可是你们并不是给我,而是为自己积大公德,这是你们的福修啊!

    我:那大师你不准备积点德吗?要不你把你的钱全部给我,让我为你是积点德吧,你看怎么样。为了积德我想我这个要求不过分吧,如果你还想要积点德的话,你就拿你的钱砸死我呗,我是好想让大师你有福报啊!

    大师看了我一眼,别提有多看不上我的,大师:我希望你做人踏实一点,我都说了不是钱的事了,我说是你这个人,你也应该要长大啦,你能不能成熟一点。兄弟我都是坑人的,你居然敢来坑自己,你觉得我会被你坑到吗?兄弟你的心可真大啊!

    不是我的心大,只是我也是有修养的人,我也喜欢能修出正果来,不要以为只有你们才懂得修行的重要性,我也是知道的。

    大师不想跟我扯了,对于自己的烦恼他非常的痛苦,想要找一个人说出来,那样就好了。只是这样的话不是谁都可以说的,他只对我说。

    我听他说得这样的重视,别说他说的人害怕,听的人也害怕了,我说:如此这话很重要的话,你还是不要对我说,你还是找一个诚实可靠稳重而且可以保守秘密的人说,你怎么能找上我,你说刚刚这几点我有哪里沾的,对吧!我就不是这样的人,所以你千万也不要跟我说,我走了。

    大师:在我的心里你就是这样的人,你不要太谦虚了,过分的谦虚就是虚伪,不是吗?

    大师的一套说辞让我很享受,在大地朝已经没有人像他这样的尊重于我,多少让我有点不知所措起来,当时正处炎夏,心下本来就颇感烦闷,见大师气度不凡,心中没来由的冒出一个念头说:没有想到大师还挺会看人的,虽然我是这样的人,可是你也不能说出来,这会让我骄傲的。

    两人对视的一瞬间,他见我有些恍惚,大师用肯定的眼神,让我没法不承认,并让我坚信我就有这样的优秀吧!

    我只觉得大师的眼睛犹如黑夜中的指路明灯,温暖明亮让我看清了未来的方向,我说:我哪有,我虽然很优秀,可是也没有你说的这样的优秀吧,你太看得起我了。

    大师:难道我还会看错人吗?大师不相信自己会看错人,自己阅人无数,虽然会有走眼的时候,可是自己从来没有错得这样的离谱过的,所以他坚信着自己的眼光是不会有错的。

    也是,我也相信大师不会看错人的,你不应该能看错人的,你是很有眼力劲的,你如此的低调做人,也被你发现了,看来你是有慧眼的。我说。

    大师:既然你知道,那我就说了,你可要听好了。

    既然阁下如此的看得起在下,你就说吧,听听也无妨的。我心想:反正你别想跟我借钱,我是没有钱的,只要不是钱的事,你说什么都可以的。我看了看大师:不是吧,难道兄弟你还没有割包谷皮吗?不是吧,你是如此的稳重的人,你不能是没割吧!

    大师骂道:你个龟孙,你瞎说什么的,我没割的话,我只能跟医生说,我能跟你说啊!

    我心想:也是,你跟我说我也帮不了你,要是你想遁入空门,一心研修的话,我最多也就能帮你挥刀破宫而已。你要是下不了手的话,我是可以帮你的,好兄弟讲义气,这事别人帮不了你,可是我兄弟我就算是会染上鲜血影响我的修行,我也会帮你的。

    你个疯子,你也真敢想,这样的事你也想得出,你还说得出,真有你的。大师道。

    听他没有这样的想法后,我像罐暴晒的腌菜一样的冒汗,吓死宝宝了,难不成你想要跟女人们那样。跟自己闺蜜们说说自己的心里话,这个可以有的,我就当你的男闺蜜吧,反正我也是空窗期的,我挺闲的,你说吧!我听着。

    大师长得挺精壮的,正当年的他有着修行者特有的仙风道骨,光洁白皙的脸庞,透着棱角分明的冷俊;乌黑深邃的眼眸,泛着迷人的色泽;那浓密的眉,高挺的鼻,绝美的唇形,无一不在张扬着修行之人的不凡这处。他身前放着一张长窄的四方小桌,一尘不染的桌上放着纸笔,桌面左右两边各悬一面幡白织布,每张布上写了四个悬壶济世的字,左是“法本不相”,右为“相由心生”。看来这就是大师的宣言吧,想要表达的理念,更是为了让看到的自己的修为。

    还在找”上帝指使自传”免费小说?

    : ”” ,,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