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33章 世界本源
    ,精彩小说免费!

    “我会剥离你的火焰承受意识,但是会增强你的火焰抵抗体质。”朱雀说了一声,一团红光从外面飞了进来,钻进了余飞的身体之内。

    余飞有些茫然,问道:“什么意思,能不能不要说得这么哲学化?”

    沉默了一会儿,朱雀的翻译来了:“就是让你烧不死,但是烧的更疼。”

    卧槽!

    余飞瞬间就反悔了,自己能够抵抗火焰,凭借的就是适应能力带来的意识承受,要是这玩意被剥离了,岂不是碰一下开水就要哭好几天?

    没有反悔的机会,在余飞说是的那一刻,就已经开始了游戏。

    这个让人骂娘的游戏。

    无比炽热的火焰燃烧起来,余飞发现自己回到了原先的**状态,但被压制在了这偌大的铜炉之内,无法动弹。

    躺在炽热的铜炉边缘上,就像是晚上撸串的烧烤摊子上,那躺着的里脊肉一样。

    刺啦!

    火焰烧起来的时候,余飞背部传来一阵无法形容的剧痛。

    他感觉自己的肉身已经是漆黑一片了,随后比滚烫的温度挣裂开来,开始翻卷起来。

    就像是被烧烤的鱿鱼一样,更为痛苦的是,余飞是一条活着的鱿鱼。

    他的身体卷缩了起来,发出了惨叫之声。

    这种痛苦,他不相信有人抵抗的住,尤其是被剥夺了所谓的承受意识之后。

    火焰的炽热之感,放大了无数倍,让人对于高温变得敏感了起来,更别说这种烘烤。

    他想晕过去,但是他做不到,因为他不会比火烤灭,而且意识似乎处于了刺激之中,始终没法沉睡。

    这是可以理解的,谁能够在烧红的锅里睡着?

    油锅里翻滚的泥鳅那是死去了,也绝非是晕了过去睡一会儿。

    温度顺着余飞的身体渐渐往上传来,他的肌体迅速变得一层漆黑,嗓子里像是灌入了干沙,没有了一点的水分。

    这带来的直接后果就是让他喊叫声越来越沙哑了起来,整个人的挣扎也变得无力了起来。

    一双眼睛开始翻着白眼珠子,就跟油锅里被煎的鱼一样,万分的痛苦。

    “老子……拒绝!”

    余飞内心在怒吼,真他吗倒了八辈子的血霉了,自己何时受过这种亏?

    “忍住,承受痛苦,才能继承力量,方能解决恶旬,消灭隐患!”鬼谷子的声音在这时候响起,有点薄荷糖的味道。

    余飞咬着牙,但不久又张开了,这是被高温所影响的。

    渐渐地,他整个人都成了漆黑一片,**开始散发着一种烤肉的味道。

    余飞响起了过往,还是在孤儿院的时候,有一次看门的大爷打了一条狗,放在孤儿院烤了起来,那味道,和现在像极了。

    不过说实话,好像自己的肉味道比起狗肉要香一点。

    “卧槽,我他吗也是服了自己。”余飞心里骂了一声,这都啥时候了,还能想这东西?

    砰!

    一声干脆的响声,他的一根骨头承受不住这种火烤,直接脆的断裂开来。

    完了!

    余飞的心顿时拔凉拔凉的,那叫一个难受啊。

    就在这时候,铜炉的盖子突然就打开了。

    余飞心中一喜,难道考验结束了吗?

    哗啦!

    火焰之中,竟然泼进来了不少的水花,直接将余飞浸泡在了当中。

    冰冷的感觉,让余飞意识爽的飘了起来。

    随后,是剧烈的疼痛!

    痛到爆炸!

    凡是让火烧的人想必都有这种体验,当火被烧伤之后,将伤口塞入水中,在短时间内是冰凉的爽之后,便是彻骨的疼。

    “不不不,水拿回去!”

    有了水的灌入,余飞的嗓子竟然能够说话了,但是那声音极其难听,张嘴的时候还飞出去一些黑色的烟雾,想必朱雀是听不懂的。

    即便是听懂了,她也不会搭理余飞。

    火焰继续燃烧,水很快就沸腾了起来。

    对于朱雀的那点感激之情,在这一刻,荡然无存。

    这他娘的,是要自己换一个烧烤的方法!

    余飞哀嚎起来。

    水沸腾了起来,冒着一个个的水花,将他碳化的身体煮成了一片片的黑色碎片。

    剥离出去,剩下了本体一骨架子,在水中沉浮。

    余飞彻底心碎了,但他知道,折磨绝对还没有完。

    果然,在沸水完全烧化了之后,朱雀打开了铜炉,一张嘴吐出来一个火球。

    火球唰的一下就飞了进来,碰的一下炸在了余飞的身上。

    那仅剩下的骨架子,在这一击之下,顿时碰的一下!

    骨架子四处飞舞,余飞的身体顿时成了一块块的,但意识竟然还存在。

    他都无法理解了,自己的意识到底是在哪里的?

    又或者说自己只是一个旁观者,但为什么这疼痛的感觉如此真实呢?

    骨架子在一根根的燃烧着,所有的疼痛感在聚合,承受在了余飞的意识之上。

    他得意识终于支撑不住了,陷入了昏迷的状态之中。

    火焰的世界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片黑暗。

    在黑暗的空间当中,出现了一面时钟。

    时针滴滴答答的走着,奇率的异动荡漾起时间的黑白两色。

    时钟之上只有两根针,一个往正面而走,一个往背面而去,一黑一白。

    白色的光芒荡漾起来,落在了余飞的面前,形成了一道背对着他的身影!

    余飞心里一惊,似有所动,脚步不由自主的向前,走到那人的身后,伸手一拍。

    那人突然回过头来。

    “白绮锋!”

    余飞顿时变色,心中又惊又喜,而后又一屁股坐在地上。

    “完了完了,都跟你小子见面了,这里铁定是地狱。”

    白绮锋看了他一眼,摇了摇头,张开嘴说话,但是声音余飞却听不到。

    “怎么回事?”余飞有点慌。

    白绮锋皱眉,随后一伸手指着那时钟。

    滴滴答答的声音停了下来。

    “这里不是地狱,你还活着。”

    “那你呢?”

    “你活在世界之中,我活在你意识和时光当中。”白绮锋回答。

    “我怎么会进来这里?你没死!”余飞欣喜的喊了起来,两手抓住了白绮锋的肩膀。

    白绮锋相当不客气的将他的手给拍了下去,道:“从客观世界而言,我确实是死了,只在这里存活着,一个比起地狱更难进来的地方。”

    “我这不是进来了吗?”

    “那是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了。”白绮锋嘴角一挑,带起一丝讥讽的笑意:“人活着,便在了现实世界之中;死了,便在了另外一个世界,只有想死死不了,活又活不好的人才会到这里来,看来你过的很凄惨。”

    余飞顿时大囧,摆了摆手道:“没关系,我可以出去的,等历练一结束就行了。”

    “我知道。”白绮锋点头:“我可以通过你,知道外界发生的一切。”

    “我可以让你再次出现吗?”余飞问道,目光炯炯。

    如今他看待世界的方式已经不同,既然白绮锋还存在,是否也说明有了一丝复活的希望?

    一阵沉默,白绮锋指着那时钟道:“你知道那是什么吗?”

    “时钟。”

    “错了。”

    “那是什么?”

    “时间。”

    “有区别吗?”余飞一脸纳闷之色。

    “当然有。”白绮锋凝重的点了点头:“时间是世界的终极奥义,而时钟则是浅显的表达罢了。”

    “你想要说什么?”

    “这是本源。”

    “本源?”余飞更是不懂了:“什么的本源?”

    “世界的本源,还有……要复活我,你必须去一个地方。”

    “哪里?”余飞唰的一下站了起来。

    “时间之城!”白绮锋眯着他那双极其狭长的眼睛,紧紧的盯着余飞。

    “时间之城!?”

    不知为何,听到这个声音,余飞脑海中出现一股钻心的疼痛。

    而白绮锋的身影则是唰的一下消失了。

    “我去帮你抗一会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