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1章 是我打的
    “打他的人是我。”余飞淡笑着点了点头,似乎打了楚家二少爷不是一端祸事,而是一件很值得荣耀的事情

    赵日天内心千万只草泥马践踏而过,一张脸皱的不成了样子,就差点哭出来了。

    余飞第一次承认,还说的不算明显,他打算打个迷糊就此揭过去,自己装傻带着人回去再说,见了楚家家主就说没见着人。

    可如今余飞一点不怂,直接点头就承认了是自己,到让他为难了起来。

    按理说人跳了出来是最好的,直接带走就是了。

    问题就在这啊,人家跟超人是的,就是十个自己都不够别人打,要带别人走不是找揍吗?

    看着余飞手中的酒瓶子,赵日天仿佛看到了它在自己脑门上炸开的那一幕,再配合上余飞恐怖的力道,自己还有没有命回去,是一个很严肃的问题。

    “怎么,赵老大没听清楚?楚文风那个傻逼就是我打的!”

    见赵日天脸色纠结,余飞心中冷笑不止,出声如雷,继续摧残着眼前这个悲催的日天兄。

    “不敢!”

    听到余飞叫自己赵老大,赵日天腿都有点发软。

    “你不是奉了楚家的命令,过来带我过去的吗?还有,我问一句,你是要抓活的,还是抓死的!”

    余飞话语很平静,吐字清晰,眼神中却透露着一股刺骨的寒意,杀气逼人。

    余飞很愤怒,对方太狂了,狂到让自己都坐不住了。

    死活勿论!

    这是要多大的口气?

    这又是多么的不讲道理?

    余飞在水下杀鱼,那是自然法则,他不杀人,人必杀他;他在道上杀人,那是道上的法则!

    当阳光退出了舞台,黑暗的大幕笼罩了那一片黑色的世界,出入的人们都栽下了自己脑袋上的头颅,系在裤腰带上,过着刀口舔血的日子。

    他们每天的日子就是砍人或者被砍,恶劣一点都是杀人或被杀。

    可以说,死在余飞手中的人,对他人的生命也有直接的威胁性,这是因为自然的规律或者他们的身份所决定的。

    但是,楚家的行为让他很愤怒!

    楚文风挑事在先,又在大街上拔枪射杀余飞,如果不是余飞身手了得,现在已经躺倒太平间去了。

    余飞没杀楚文风,羞辱了一顿,揍了一顿,这对于一向脾气不怎么好的余飞而言已经做得很不错了。

    对方竟然出口就要杀人!?

    堂堂江城第一家族,自己家人出事便动辄杀人,那对于其他人而言未免太过不公平了!

    “光天化日,大国昭昭,楚家想要一手遮天不成!?”

    原本赵日天是不敢抬头的,听到余飞口中出现了楚家,并且口中满是不敬之意,当下脸色便冷了下来,胆怯之意慢慢从心内消失,冷笑道:“飞哥莫不是看不起楚家!?”

    这句话要多阴险就有多阴险,简直就是挖开坑让人往里面跳。

    江城之人,莫不知道楚家势大,人们都说宁愿开罪老天,也不要开罪楚家,可见楚家势力之大。

    赵日天也是把准了自己不是余飞的对手,本来毫无办法,见余飞嚣张的把楚家都拉了进来,顿时冷笑不止。

    “是又如何!?”

    余飞脖子一昂,眼中满是不屑之意,大声说道:“我连楚文风都打了,还会怕说他楚家几句吗?”

    看着面前的赵日天脸色渐渐变差,余飞冷冷地道:“别人怕他楚家,可我余飞不怕!我打楚文风无外乎两个原因,第一是看楚文风不爽,第二是让楚家知道,这江城不是他们说了算的!”

    是要楚家知道,这江城不是他们说了算的!

    着声音像炸雷一般在众人的耳中响起,叶良辰和姜坤的腰杆子不自觉的就挺的更直了,自己老大连楚家都不怂,那这江城还有什么是值的自己去害怕的?

    赵日天脚一软,他在江城摸爬滚打,手中斩马刀呼啸砍人,十几年岁月,还是第一次见人敢公开说楚家的不是,而且敢挑衅楚家!

    他愣住了,之后怒笑着点了点头:“好好好!余老大好气魄,这话我一定原封不动的转告楚家主!”

    口气之中,怒意腾腾,还带着一股威胁的味道。

    外人或许不知道,他赵日天之所以能有今天,全是因为背后有着楚家的影子,才让他一个莽夫坐稳了这老大的位置。

    可是现在竟然有人看不起自己眼中庞大无比的后台,顿时就有些愤怒了。

    说着,他挥挥手,冲着自己的部下道:“走!回去复命!”

    “堂堂大哥,原来是楚家养的一条狗。”

    “当狗还没什么,偏偏还当的如此优越,倒是少见。”

    姜坤和叶良辰的话跟刀子一样钻入赵日天的耳中,现在的赵日天很想回头冲着两人猛砍一顿,但是他不敢。

    那个背负双手站在饭店门口的年轻人给他莫大的压力,他深深的知-->>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