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4章 两个臭虫
    两人无论是说话还是动作,都是非常的流畅。

    只有霸下,就跟慢动作片里走出来似得。

    眼前离奇一幕,让他的心中变得有些惶恐了起来。

    尤其是眼前这两个臭虫,似得,弱小的余飞和白绮锋在他眼里就是一个臭虫,即便是分身,他们也一定不是自己的对手!

    但是!

    由于那诡异的时钟声音,他的动作被放慢了无数倍,这还怎么打?

    眼珠子转了转,霸下阴惨惨的笑了起来。

    “出乎我的意料之外,没想到还有这么独特的一幕出现在伟大的霸下面前,今天算你捡了一条狗命,但你终究逃不脱我的手掌心的。”

    哈哈大笑着,霸下慢慢的转身,竟然要就此退去!

    余飞眼神瞬间变得凌厉起来,一声狞笑,道:“想来就来,想走就走,你当这是你家啊?”

    霸下身子一顿,随后冷冷的说道:“怎么,你一个臭虫也想跟我斗?”

    “臭虫不臭虫,只有试过了才知道。”

    白绮锋回过头,冷冷的说了一声,手中光芒一闪,雪刀竟然被他给带了进来!

    余飞也是一愣,却是无法将仁剑湛卢给带进来。

    “这是精神世界,刀是实体,他的刀竟然能够穿梭进来,如此看来,比起仁剑还要强大不成?”

    余飞心里想着。

    霸下也是一愣,随后他迅速的后退着,却发现自己的速度慢的可怜,短时间根本无法退出这个地方!

    “你走不了!”

    白绮锋冷冷的说了一声,脚步往前一赶,瞬间就到了霸下的面前,手中的刀豁然一劈!

    当!

    像是劈在了世界上最为坚硬的金铁之上,刀身立马被反弹而起,连带着人也是退了好几步。

    眼中微微有些骇然。

    “哈哈哈,你们伤不了我!”

    霸下得意的笑着,慢悠悠的往外退去。

    “这死王八皮肯定厚。”

    余飞感叹了一声,随即左手火光闪动,右手冷光霹雳,在这片独特的空间之中显得格外的显眼。

    霸下有些意外的看着余飞,随后笑了起来:“一直在水里,我倒是没有能集到这两种元素力量,我会吞噬了你,占有他!”

    “还有这种操作?”

    余飞一愣,接着忍不住想了起来。

    如果哪天自己实力强大了,再回头去找霸下这个老阴比,把对方给吞了,岂不是美滋滋?

    单是想一想,就激动的不行。

    “可惜,你没有那个机会。”

    白绮锋眼神转冷,侧头对着余飞道:“一起出手,不管它真身如何强大,这只是一缕带有魂魄的分身,震碎它,还能伤其本身!”

    说着,率先冲了上去,手中的雪刀舞起一片冰冷的刀光,噼里啪啦的往霸下脑袋上落了下去。

    一阵火花炸起,霸下哈哈大笑,道:“你们伤不了我,臭虫终究是臭虫,永远伤不到真龙!”

    “真龙,你也配?”

    余飞冷笑一声,也冲了上来,手中的雷火不断的交织在霸下身上。

    但是他这层壳是真的厚,火焰落在上面也没有太大的作用,而雷电似乎有些效果,让他身子不断的抖动着。

    余飞干脆放弃了火焰的攻击,而是来到了他的尾部,也就是句花的位置,脸上挂着一丝邪恶的笑意,手掌冲着句花所在按了下去!

    雷电迅速导入,霸下嗷的一声叫了出来,不知道是享受其中还是被电的难受。

    “好好享受吧,哈哈哈!”

    余飞大笑了起来,让鳄龟吃下了一颗珍珠,飞速的恢复着自己的元力。

    同时继续释放着手中的雷电,以此来阻挡霸下的后退。

    由于雷电的限制作用,霸下真的被挡在了中央部分无法动弹,急的嘶吼不断,可又无可奈何。

    头顶的白绮锋像是不知疲倦一般,一刀刀的疯狂砍着,手中的刀快成了一片残影。

    霸下虽然不会死,但是被这么疯狂的砍着,那也疼啊!

    当即被痛的嘶吼连连,可又挣脱不开,只能缓慢的摇头晃脑,但这样完全无法挣脱白绮锋的刀芒束缚,只能被死死的锁定在中央部分,继续承受着那股刀光。

    可怜,很可怜,非常的可怜。

    但想到对方那副嘴脸,余飞就觉得特别的解恨!

    活该!

    “放……开……我,不……然……我……会……让……你……们……付……出……代……价……的!”

    霸下嘶吼道。

    余飞冷笑了起来,道:“你还真是幼稚啊,这么多岁月白活的,就咱们两如今这个关系,本来就是不死不休,你觉得我有可能会放过你吗?做梦吧!”

    说着,手中的雷电越发凶猛了。

    而白绮锋同样是高举着手中的刀,唰的一下劈砍了下去。

    “啊!”

    终于,乱刀劈开了顽石,霸下脑袋上炸出了伤痕,鼓舞了白绮锋。

    惨痛的叫声没有换来两人的怜悯,而是带起了士气。

    一个电的更凶残,一个劈的更猛烈。

    伤痕不断的出现,霸下从来未曾受过这种摧残。

    想他好歹也是神兽,哪里会被这么蹂躏啊?

    打着打着,他竟然哭了起来。

    余飞心里畅快无比,乐的哈哈大笑:“哭吧哭吧,王八哭吧哭吧不是罪!”

    “啊!”

    霸下发出一声惊天怒吼,他实在是扛不住了。

    体内的能量疯狂凝聚着。

    “不好,他要自我毁灭!”

    余飞和白绮锋当机立断,两人迅速的从霸下身上撤开。

    确实如此,霸下实在是受不了这种摧残,宁愿选择了粉碎这个分身!

    轰!

    一声炸响,在深洞之中的霸下巨大的身子晃了晃,怒吼道:“该死的人类,等我突破了封印,一定要你们付出惨痛的代价!”

    说完了,两只巨大的眼睛竟然慢慢的合上了。

    对于他而言,刚才那缕分魂的失去也是不小的伤害。

    “你……”

    白绮锋想说什么,突然身子一闪,竟然就从中退了出来。

    肖雅半眯着一只眼睛,发现白绮锋一只手压在了余飞的胸口之上。

    那模样……

    “原来……我说他怎么似乎对我没意思,还真不知道,余飞竟然好这口啊。”

    小嘴一歪,肖雅往一边挪了挪,又闭着眼睛开始睡了起来。

    白绮锋睁开了眼睛,皱着眉头看着眼前的余飞,心脏处时针的跳动已经停止了。

    “刚才那个地方……”

    “这狗日的货总算是被暂时压住了,我得赶紧离开这个地方。”

    余飞并没有急着退回人体,而是迅速的展动四肢,准备离开这个地方。

    “大哥,你终于出来了!”

    看到余飞出来了,大蛇眼睛都冒起了小星星,就像是小迷弟看到偶像似得。

    余飞觉得有些奇怪,拍了拍他的脑门道:“咋的,没见过我啊?”

    “不是,以前没发现你逼格这么高,我怎么突然觉得你有些变了呢?”

    大蛇有些古怪的说着,但是眼中的尊敬之色丝毫不曾退去。

    余飞心里有些怪异,这家伙什么时候态度这么恭敬了?

    低头在自己身上打量了一圈,顿时大惊!

    鳄龟的身体原本是漆黑一片的,而如今在黑色之下,竟然隐隐的透露出一股金色的光芒,在鳄龟的身体表面,竟然出现了一些威严的纹路,呈现着黑金之色,一看就不同凡响。

    “这……好奇特!”

    余飞眼睛唰的亮了,心里有些高兴。

    不管怎样,自己这卖相似乎上去了,而且看大蛇那恭敬的样子,似乎也跟这个有关?

    这个家伙虽然修为挺高,但是脑子不太好用,还是出去看看大黑他们的反应吧。

    带着大蛇往洞外游了出去,一到洞门口,外面的大黑和那些鱼兵齐刷刷的全部跪了下去。

    “大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