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67章 箭如雨发
    “吗的,这么狂,我们这么多人还能怕了你丫的?”

    大蛇怒骂了一声,然而他的话对方却是听不懂的。

    接着他身体盘了起来,冲着前方狂喷寒气。

    黑色的水流有了结冰的征兆,水流的速度却是陡然一增,水温又立马均衡了起来,根本就无法凝结成冰。

    “放箭!”

    大黑怒吼了起来。

    所有人围绕着这个巨大的圆锥形大阵,而后端起了各自的兵器,开始了设计。

    嗖嗖嗖!

    箭如雨发。

    射进去的长箭却被水流卷着从另外一方面射了出来,如果不是有盾的话,就要出现伤亡了。

    余飞也冲了过去,举起手中的刀猛地一砍而下!

    水流迅速的流转,让自己的力量迅速的流失了,非常的奇特。

    “这你妹的,比老子的乌龟壳还要坚硬?”

    余飞都有些傻眼了。

    “大佬,这怎么办?”

    大黑自然懵逼,凑到了余飞面前。

    “必须破开,我从上面试试!”

    余飞咬了咬牙,冲到了最高处。

    副宗主在里面轻眼看到余飞冲了上来,顿时一声怒啸,手中的大旗舞动长空,冲着余飞就打了过来。

    “艹你吗的,找死!”

    余飞也是怒了,这家伙仗着个大阵竟敢来耀武扬威。

    含怒出手,手中的黑刀竟然散发着丝丝龙气,轰的一声砍了上去。

    将遇良才,棋逢对手。

    副宗主眼神猛地一缩,眼中尽是震撼之色。

    “一只王八,怎么会这么厉害!”

    更厉害的还在后面!

    余飞往上方游了一大段的距离,随后猛地往下冲来,手中的刀举起。

    黑色的光在闪耀,海底的水在沸腾!

    手中的黑色的巨刀不断的颤抖着,余飞终究怒吼一声:“刀饮沧海!”

    一声咆哮似得大吼,那刀唰的一下劈了下来!

    上方浪花涌起,余飞似乎乘着无尽波浪杀了过来。

    一道黑色的刀芒撕破了波浪,冲着大阵的顶端狠狠落下!

    “水护!”

    副宗主大喝一声,大阵旋转的越发迅速了起来。

    刀芒落下,努力再次告废!

    余飞喘了一口气,落在了大阵面前,一筹莫展。

    “这东西,要是能够一口吃下去就好了。”

    大蛇操蛋的说着。

    “大蛇哥,这么大,你吃的下去吗?”大黑问他。

    大蛇立马摇头。

    然而余飞的眼睛却亮了起来,他拍了拍大蛇的脑袋,笑道:“难得你脑子这么好用,说的不错,吃了就好。”

    闻言,大蛇和大黑都有些古怪的看着余飞。

    “大哥(大佬),你脑子是不是……这你能吃的下去?”

    “我能!”

    余飞咧开了大嘴,“你们看好了,我现在吞给你们看看!”

    说着,他的身体再次拔高,来到了大阵的顶端。

    “大蛇哥,大佬不是被气疯了吧。”

    “我看有这个可能。”大蛇若有其事的点了点头。

    看着去而复来的余飞,副宗主心中也急迫。

    这死王八一直守着,自己也没法好好去遗迹摸个清楚了。

    “大王八,你注定破不开我这个大阵,还是赶紧滚吧!”

    余飞一听差点气炸了,但是没法和对方沟通。

    大嘴动了起来,隐隐约约的发出了类似于“艹尼玛”的音。

    副宗主一听蒙了,这大王八成精了,还想开口说话不成?

    余飞猛地张大了嘴,大嘴外面黑色的光芒不断,竟然在吸此处的水。

    副宗主一看乐了,道:“大王八,你以为能这么吸开吗?我这大阵源源不断,即便你吸了我此处的水,下面的水流还是会上来,除非你要一口将我这么多水流都吸进去。”

    余飞心里冷笑,肚内空间不断的亮着光芒,大口面前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漩涡!

    储存空间耗光了自己的飞星,然而也成功的演化出了一个强大的功能,那就是——吞噬。

    黑色的空间之门大开,漆黑的水流顿时抖动了起来。

    如同金字塔一般的黑色大阵晃动了起来,水流的速度竟然变慢了。

    “这……怎么会这样!”

    副宗主顿时大惊,举起手中的大旗,冲着头顶那只鳄龟就砸了过去。

    直觉告诉他,一切都是这该死的鳄龟在搞鬼!

    然而,大旗挥动起来,力道却是不止少了一星半点,无力的很。

    轰!

    终于,整座大阵都被拔动了起来,黑色的水流迅速的冲入了余飞的嘴里,眨眼的功夫就消失了大半,那大阵也薄弱不堪了起来,都能从外面看到里面的人影了。

    “不好!再聚真气,凝结大阵!”

    副宗主惊恐的喊了起来,急忙摇动手中的大旗。

    下面的弟子也纷纷使出力气,想要再次引动新的水源。

    余飞一阵猛吸,肚里的空间当中开始滚入数不尽的黑水。

    这些黑水蕴含有非常可怕的毒素,但是在空间之中,却是无法伤到余飞,这让他眼睛一亮。

    这样的话,这些毒水到可以成为自己的武器了,越毒越好啊,哈哈哈。

    “动手!”

    眼前的大阵,已经剩下了一层薄薄的玻璃似得。

    不等余飞下令,大黑直接一声咆哮。

    所有人也不用弩箭,直接拿起各自的长枪,冲着屏障里面的阴葵水宗弟子就刺了起来。

    那些弟子正摇晃着大旗,突然一杆枪刺入,根本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就被刺了一个对穿。

    顿时惨叫声四起,大阵如同被打破的玻璃罩,哗然一声瓦解开来。

    “啊!”

    副宗主大叫了一声,奋起最后一次攻击,冲着余飞砸了过去。

    “死!”

    余飞收了吞纳之功,直接取出了自己的四十米长大砍刀,二话不说就冲着副宗主脑门上劈了下去。

    裹着黑色长袍的长枪立马被砍断,副宗主发出一声惨叫,吐血倒退,往下方急急飞去。

    眨眼的功夫,场中的阴葵水宗弟子几乎死伤殆尽,活下的也被那些鱼兵追杀者。

    没一会儿,原地血水滚滚而起,到处都是人头,大黑他们正在疯狂的吞噬着这些人类的尸体,看得余飞一阵皱眉。

    却有些无奈,他自己不吃人,总不能去阻止他们。

    正如人吃鱼一般,在他们心中,人也不过是比较奇特而且难缠的食物罢了。

    双方之间,还夹杂着不少的仇恨在内,吃起来应该是更加痛快的吧。

    “副宗主,遗迹开了!”

    此刻,拚鹁目醋叛矍暗囊荒弧?br />

    水中,水流开始消失,下方的珊瑚也被不知名的存在所吞噬。

    空间的裂缝变得更加明显起来,像是野兽张开的巨口,越张越大。

    终于,那张嘴彻底撕开了边界。

    两端一拉,急速扩张,似乎要吞噬了自己。

    取而代之的是一个黝黑的空间漩涡,不断的吞噬着眼前的水流,眨眼的功夫就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漩涡。

    里面不断的喷出浓郁的灵气,让外面的人感觉到一阵舒畅。

    尘封了不知道多少年,突然爆发的灵气浓郁到了一种恐怖的地步,让靠近的副宗主身上的伤口迅速的愈合了。

    “快!冲进去,摆脱身后的家伙!”

    副宗主嘶吼了起来。

    抟惶罚偈本拖糯袅恕?br />

    “走!”

    副宗主咆哮一声,滚着浓浓黑烟,带着尥锩娉迦ァ?br />

    “拦下他们!”

    余飞一声大喝。

    顿时箭如雨发,冲着漩涡之中射了过去。

    余飞直接祭出了自己的大刀,冲着漩涡当中就杀了进去!

    噗呲!

    传出来了一声响,接着是血花冒出,一颗苍老的人头被冲了出来。

    副宗主,被这盲刀一击杀死了。

    “啊!”

    那个女人发出了一声惊慌的大叫声,没命的往漩涡里面冲击着。

    余飞抽身欲往。

    突然——

    轰!

    遥远的水域发出一声惊天的爆炸之声,余飞的身体停在了漩涡门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