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90章 白发老者
    “共济会的具体地点在南美的一片海岛群当中。海岛群呈现环形分部,一共有十一个岛屿,最中央的岛屿就被命名为共济岛,而在岛群也被称之为共济岛群。”

    “岛群上有大量的现代兵力驻扎,并且配备有高端的武器,我建议你们直接选择绕开岛屿进入中心岛地带,这样才足够安全。”

    “另外,一定要小心热武器。共济会的人对于你们的实力已经有了一定的了解,非常清楚双方之间的差距,他们肯定是会动用热武器对付你们。

    除此之外,其他势力也在很早就有了行动,国内那些邪教因为天字一组和千佛宗等名门大牌的压力才没有胡乱动弹,但难以保证已经混出国去了,所以你要知道你们的敌人是会从方方面面出现的。”

    “行,我知道了。”

    余飞点着头,最后挂断了电话。

    夜里的海波不断的涌起,摩擦着船身让上面的人一阵摇晃。

    远处的海平面裂出了一道雪白的线,那是阳光即将出现的征兆。

    光明迟早会来到,但是还有些遥远。

    在黑夜和大海的双重压迫之下,阳光显得有些无力,它依旧正挣扎。

    正如遥远海域之中的一具血红色尸体,随着海水的波浪不断的沉浮着。

    身上出现了死死的血气围绕着他,让附近的海域之中充斥着一股刺鼻的气味。

    又鲨鱼寻着这血腥味赶了过来,当看到眼前这对于他那庞大的身体显得有些小的身体之后,不免有些失望。

    把着贼不走空的想法,它还是靠了过来。

    而后勉为其难的张开了那张巨大的口,冲着那具身体啃了下去。

    只需要一下,他就能将面前的**从中间斩作两段,那时候不管他是死是活,终究都是个死字。

    他终究是要失望的,当锋利的牙齿即将落下的时候,尸体身上腾现出了更加浓郁的血气,瞬间将那头鲨鱼给包围了。

    一股窒息的感觉传来,鲨鱼在水中拼命的挣扎了起来。

    眼前,那个弱小的身影依旧在血气之中漂浮不断,然而那浓郁的血气却让鲨鱼无法挣脱,分外的吃力。

    它的眼中出现了一抹恐慌之色,接着厚层的皮也被迅速的撕裂开来,浑身的血不受控制的被那道人影所吸收。

    眨眼之间,原地之留下一具干皮包着的骸骨。

    尸体依旧在沉浮,在海水之中,裹带着那一身血红色的衣裳,慢慢的往深处漂浮而去。

    手中的刀散发着漆黑的光芒,似乎带着沉沉之意,让少年的身体往水面之下坠落而去。

    水下,一道深坑之中闪耀着不断的黄色光芒。

    光芒之中一个白发苍苍的老者,他猛地睁开了自己的双眼。

    两道亮如霹雳的神光将海水给刺穿,固定在了少年的脸庞上。

    “这……哎,可怜的孩子,竟然成了修罗之身。”

    “过来吧。”

    他又长叹了一声,口中吐出一道黄龙之光,水中立马沸腾了起来,一道黄色的光芒裹带着他一个俯冲下去,进入了深坑当中。

    “在这里如此多岁月,看泱泱大国起起伏伏,罪恶却始终笼罩,可叹我无能为力啊。”

    水波之中,白发苍苍的老者竟然能够自由的呼吸。

    黄色的光芒破开了,才露出了老者的完全样貌。

    **着上身是虬龙一般的肌肉,高大无比的身材,在他的琵琶骨位置穿着两根铁索,将他死死的固定在这水下,手脚心各自被破开,穿过了铁链,固定在远处的巨石柱上,让他难以动弹。

    也不知道是何人,竟然用这种手段固定了如此恐怖的一个人物。

    “孩子。”

    看着到了眼前的少年,老者开口,轻轻的呼唤出来。

    少年的手在血雾之中动了动,依旧沉睡。

    “孩子。”

    老者放大了自己的声音,张开的音波让水晃动了起来。

    少年的手动的比刚才还要剧烈,但依旧未曾醒过来。

    “修罗之身,哪里有这么容易死的呢。”

    老者自语了一声,而后张开了嘴,猛地一声大喝:“孩子!”

    双!

    一双暴戾的眼睛唰的一下睁开了,血色的光芒射入了水中,让水浪不住的翻涌着。

    屠刀黑金一震,杀气在水中荡漾而起,让远处的鱼群迅速的躲避开了。

    “别动杀念,守住本心。”

    隋明成的理智才要失去,无尽的杀念从内心衍生而出。

    突然,一道柔和却又带着一股压力的声音传入了自己的耳中。

    汹涌翻腾的杀气,不由自主的就落了下去。

    眼中的红光慢慢退去,然而眼珠却依旧是通红一片

    他在水中调整了一下自己的身体,拎着刀转过身来,英俊而又稚嫩的小脸上刻画着几丝残暴,一缕迷茫。

    他低下了头,看到了下方那道金光之中的老者。

    “是您救了我吗?”

    “我没有救你,只是把你叫醒了而已。”老者呵呵的笑了起来。

    隋明成有些吃惊的打量着眼前的这个老头,他被奇怪的固定这,手心处的伤口甚至长满了海草,如果不是他脸上的红光,隋明成都要怀疑着到底是不是一个活人了。

    “这是在哪里?”

    “渤海之下。”老者开口说道。

    “渤海之下,那是在哪?”隋明成非常疑惑,他并不知道渤海这个名吃。

    “我看你从南边随流过来,必然是流亡在外,渤海是在天朝的东北面的海域,你回来了。”

    老者点头笑道,好像丝毫感受不到自己身上的疼痛。

    “回国了!”

    隋明成的眼中射出来一道兴奋的光芒,历经多少日的苦难,经历那非人的折磨……

    那折磨……

    尸山血海,自己喝人血,吃人肉的场面再次进入了自己的眼中,让他眼神中的光芒开始迷失了起来,渐渐的衍生出了一股杀气。

    “过去的,就让他过去吧,不要再多做思考了。”

    老者的声音再次响起,似乎带着一股奇异的力量,让隋明成冷静了下来。

    “下来吧孩子,我在这里太久了,我想要听听你的故事。”

    隋明成有些茫茫然的往下落去,立在了老者的跟前,迷茫的问道:“您不听听外面发生了什么事吗?”

    他看着这个老者,知道对方一定经历了无数的岁月。

    “外面的事,我大部分已经知道了。”

    老者点了点头,最后呵呵的笑了起来,说道:“当初那些跶子将我镇压在此,要我看汉人流尽鲜血,要我看着他们统治万年,结果我看到了他们的衰亡,却是沉痛的没法大笑。

    更为深刻的伤,还是留在了我们这个民族身上,我见得太多了。幸好,眼下还算是太平的,但暗处终究有暗流涌动。

    我想要听听你的话,你的故事。”

    “我的故事,很重要吗?”隋明成喃喃的说道。

    “故事无所谓重要不重要,有人听就是好。”老者笑了起来。

    隋明成沉默了一会儿,而后在老者的身边盘坐下来,抬头看向面前的海水,奇怪的说道:“我很奇怪,为什么我不怕水。”

    “因祸得福,但终究是福是祸,还要看你自己。”

    老者叹了一声,解答了他这个疑问。

    “你现在是修罗之身,不避水火劫难,自然不怕水了。”

    “修罗之身,那是什么?”

    “你先讲讲你的故事,我再告诉你把。”老者说道。

    隋明成点了点头,而后慢慢的说了起来。

    他的眸子很冷,似乎在说一些不相干的事情。

    “原本,我有一个家庭。我的父亲虽然是他人所不喜欢的小混混,但是他对我很好。可惜,我有个让人绝望的母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