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6章 事情没完
    看戏,是人们的喜好;插手,是傻瓜的行为。

    飞机上这么多人,顶多就是在周围说几句话,当看到那妇人一个电话就让乘务长改变了态度的时候,人们都知道这个女人背景一点都不简单。

    得罪有实力的人可不是什么好事,所以他们聪明的选择了闭嘴。

    当看到余飞从位置上站起来的时候,忍不住摇了摇头。

    “哎,年轻人就是冲动。”

    “以为自己是英雄,却不过是个笑话,他能对付的了什么?”

    “看他黑白相间的头发,是一个非主流啊。”

    对于站出来的人,人们并不看好,反而是嘲讽居多。

    看着一步步走来的余飞,陈夫人冷笑了起来。

    “我当是什么大头蒜,一个小混混也想当英雄了?”

    “小混混也比你这样的垃圾上流人士强的多。”

    余飞瞥了她一眼,冷冷说道。

    “这位先生,这是我们的事务,你无权插手。”

    乘务长皱着眉头走了过来,伸手拦住了余飞。

    “什么垃圾玩意,也敢骂老娘!”

    这个陈夫人看来脾气是相当的暴躁,余飞没说她两句,又一次的爆炸了,一副要拼命的样子。

    “垃圾说谁呢?”

    余飞笑了笑,一挥手,将乘务长推到一边去了。

    “你!”

    乘务长脸上出现一股恼怒之色,从椅子上撑了起来,对另外一名乘警说道:“拿下他!”

    那乘警脸上出现一抹为难之色,最终摇了摇头说道:“兄弟,你不该插手的。”

    “冲你这个态度,我放过你了。”

    余飞依旧在笑,看着他伸过来的手点了一下。

    他的手顿时一麻,手铐就掉在了地上,脸上满是震惊之色。

    一股微弱的电流在他手中来来去去的流窜,让他提不起半点力气。

    “王八蛋,你们航空公司怎么都养一些废物!”

    陈夫人一看余飞轻易就放倒了一个乘警,立马不满的骂了起来,恨不得自己能够开一家航空公司来抢了他们的生意。

    乘务长出现一股恼怒之色,但还是迅速冲了上去,一把抓住了余飞的肩膀,喝道:“请你冷静,这不是你能够插手的。”

    “我本来是不打算插手的。”

    看着面前的一男一女,余飞微微摇了摇头,随后说道:“但是你的处置太过让我失望了,我问你,在你的心里,是规矩重要,还是刚才那个电话重要?”

    乘务长脸色微微一变,随后喝道:“这不关你的事情,我有权力处决飞机上发生的特殊状况。”

    “是么?”

    余飞微微一笑,转过头来,眯着眼睛盯着他,说道:“我有权利处置你,你信不信?”

    “哈哈哈,笑死我了!”

    陈夫人笑了起来,说道:“小吊丝,你是小说看多了吧,真的以为自己是男主角吗?看看你这非主流的打扮和发型,就你这样的,我可以轻易丢在水江里,也没有人会知道。”

    “我再发出最后一次警告,不要插手这一件事,否则我会以扰乱飞机秩序的名义将你抓起来!”

    乘务长喝道。

    “好可怕,你为什么不这么拿下这个叽叽喳喳的女人?”余飞指着陈夫人说道。

    “你算什么东西,竟敢指着我!”

    陈夫人瞬间就怒了,挥起巴掌冲着余飞的手就打了过去。

    那手猛地一缩,而后速度快的让人来不及眨眼,瞬间就到了她的面前,啪的一下扇在了她的脸上。

    陈夫人一愣,随后尖叫了起来:“他打我,他竟敢打我,你还等什么,赶紧给我把他抓起来!”

    乘务长一咬牙,从腰间取出了手枪,指着余飞说道:“介于你的行为,如果你再做出什么出格的举动,我会开枪的!”

    余飞的眼睛冷了下来。

    这女人这么叫嚣他都没敢开枪,现在竟然拿枪指着自己了,如果换做其他人,岂不是生命就受到了威胁?

    乘务长咬了咬牙,随后有些无奈的低声道:“你配合一下,我也无奈的很啊。”

    “你就不能做好自己吗?”

    天影摇了摇头走了上来。

    “这里在处理特别事情,别过来!”乘务长向她发出了警告之声。

    “又是一个表子!”陈夫人骂了一声。

    天影的脸色瞬间就冷了下去,随后踢踢踏踏的走了过来,脸上满是怒意。

    “女士,注意你的行为!”

    乘务长大喝道。

    伸手取出一张烫金的证件,天影一甩手丢在了乘务长的脸上,喝道:“睁开你的眼睛好好瞧瞧!”

    乘务长看到那个金色的国徽心里便咯噔了一声,抓住了那本本子,艰难的抬头看向余飞。

    照片上的人,和面前这个青年完美重合在了一块。

    他死命的揉了揉自己的眼睛,不敢置信眼前的一切,随后看了一下下方的军衔。

    “中将!”

    声音被压在了喉咙里面,他吓得无法发声,整个人一阵痉挛,膝盖一软,直接一屁股坐在了地面上,面如死灰,手枪啪的一下落在了地面上。

    中将,他竟然用枪指着一个中将。

    “看清楚了吗?”

    余飞摇了摇头,随后叹道:“军事法庭等着你,无期死刑二选一吧。”

    “我……”

    乘务长脚一抽,眼泪随着尿一块吓了出来,想要开口求饶,但是心脏的跳动速度实在是太快了,让他呼吸急促,难以开口。

    “你个怂逼,坐在地上等死啊,快拦住这个贱女人!”

    陈夫人一看乘务长一屁股坐了下来,顿时急的不行。

    天影几步就到了她的面前。

    “小贱人,老娘自己动手!”

    她骂了一声,再次使出巴掌,往天影脸上打了过来。

    天影好歹现在也是先天高手,要是能让她碰上,那干脆别混了比较好。

    一挥手,一个红色的掌印就落在了陈夫人的脸上,将她恨恨的扇飞了出去。

    “啊!我要杀了你!”

    整片脸瞬间就肿了起来,天影有些不屑的看着她,说道:“我等着你。”

    “谢谢你们。”

    白芳低声的说着,伸手抹着眼泪道:“这个女人一定是有背景的,你们……”

    “没事的,放心吧。”

    天影安慰了他一声,随后走到了坐在地上的乘务长面前。

    “证件呢。”

    “在……在这。”

    乘务长哆嗦着手给呈了上来。

    用手拍了拍证件,天影微微点头。

    “事情你知道该怎么处理的,下次注意点。”

    乘务长一听欣喜的抬起了头,连忙点头道:“好好好,多谢了!”

    他知道,天影既然这么说,话就有转机。

    “其实这些人也是迫不得已。”

    天影对余飞解释道。

    微微点头,余飞伸了个懒腰走了回去,嘴里吐槽了一声:“闹剧真够多的。”

    “世界就是这样,很多人听到一些煞笔的行为绝对不敢置信,那是因为他们还是正常的,没有见过真正的低智商人群。”天影笑了起来。

    “混蛋!竟敢打老娘,下了飞机我让你好受!”

    “还有你们几个!”

    愤怒的指着乘务长等人,陈夫人叫嚣道:“你们这碗饭吃到头了我跟你们说!”

    乘务长没空搭理她,赶紧迅速离开去换衣服了。

    刘阳还想揍这娘们一堆,被另外两人死死的拉住了。

    “事情没完,你别急。”

    余飞探出个头笑了起来。

    果然,换了一身衣服的乘务长走了出来,眼中满是怒火。

    他紧紧的盯着面前的女人,都怪这个娘们,差点害的自己上军事法庭!

    要是余飞成心搞他的话,估计以后外面的人就永远见不着他了!

    “老实点!”

    乘务长一把按住了地上的陈夫人,迅速的给她上好了手铐。

    所有人都懵了,这是什么情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