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46章 羊皮卷纸
    “你别乱来啊!”天影一看就急了,急忙拉住了他的手。

    “这地方绝对不能乱动,我之前也不知道,是因为担任你的秘书缘故,所以组织上才把这件事情告诉我的,在使用之前,这东西绝对不能打开。”天影脸色十分严肃。

    “不是,这东西埋在我屋子后面,不会出现什么安全问题吧。”余飞苦着脸说道。

    “你别担心了,这东西绝对是安全的。”天影将余飞给拉了回去,正好这时候剑心一个人走过了木桥,来到了这边,看到拉扯的两人往屋子里走去,顿时脸上出现一抹暧昧的笑容。

    “那个,我是不是来的不是时候啊?”

    “去你的!”天影蹬了他一眼,道:“有屁赶紧放。”

    “是是是,绝对不耽误你们的大事。”剑心点了点头,来到了余飞的面前:“晚上这里进来人了,你有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余飞饶有兴趣的笑了起来,道:“你怎么知道问我呢?”

    “这些日子都没有出什么问题,但是今天你一过来就出现了故障,我怀疑他是冲着你来的。”剑心说道。

    “你进来吧。”余飞一招手,往自己的别墅里走去。

    剑心心里咯噔一声,连忙跟了上去。

    “我刚才走了走,在通过最后一片宿舍楼的时候走进了一个林子,那里有个哨塔似得屋子是什么作用?”余飞问道。

    “那是检查塔,怎么了?”

    “那地方是不是一个和尚守着?”

    “不是啊!”剑心一听连忙摇了摇头,随后翻开了自己的工作图,看着那地方皱眉道:“这三个检查塔开始都是龙虎山的一个道长守着,但是前些日子他得到了师门消息要回去一趟,还没有回来,所以现在是没有人的。”

    余飞眼睛猛地一缩,又接着问道:“那这里的钥匙有几把?”

    “两把,一把在他那,另外一把在我这,等你过来之后要交给你的。”剑心摸出来一把遥控钥匙,递给了余飞。

    接过那个钥匙,余飞沉默了下来。

    “你是不是发现了什么?”两人催促着问道。

    “恩。”余飞沉沉一应,点了点头道:“我今天走到那里,结果被一个和尚带走了,他没有认出我来。”

    “你是说他将你带进了检查塔里!”剑心惊呼道。

    “而且他还想杀我,在听到警报之后又赶紧离开了,他对那片地方非常熟悉,明白摄像头的盲点,可以躲开摄像。”余飞脸色一凝。

    “你看到他的脸了吗?”剑心脸上出现了一股怒意,道:“这些家伙心里果然藏着祸事,我一定要把他揪出来!”

    “不要打草惊蛇。”余飞微微摇头,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在屋子里来回的走着。

    他既然到了这里,事情自然是要考虑周到的,而且事情和他本身也是息息相关。

    “这人我已经记着了,但是我们拿不到证据,不能明着弄他。”余飞说道。

    “他抓了校长……”剑心连补嘴。

    “但是他可以说不认识我,而且他想杀我,并没有动手,这一切都不成立。”余飞摇了摇头,“现在我们需要和几大势力合作,而百佛宗的实力极其强大,再加上和我们之间本来就有误会,如果贸然出手的话,恐怕会被有心之人利用。”

    剑心一听也沉默了下去,随后说道:“我明天把所有人的资料都送到你面前,便于你将那人查出来。”

    “嗯。”余飞应了一声,随后又说道:“我怀疑那个擅闯军事基地的人和那个和尚有所交集,他们或许在密谋着什么,当发现我来到的时候便匆匆离开了。”

    “如果是这样的话,他为什么要去军事基地呢?”天影皱着眉头问道。

    “或许是因为惊慌失措乱走,因为那个和尚看到我的时候也有明显的紧张。或者是欲盖弥彰,他这么做只是为了让你们怀疑他的来处,其实他是内部人员!”余飞说道。

    “他这样一搞,我们很难清楚他到底是在里面还是在外面。”剑心摇了摇头说道。

    “加大检查力量吧,我很好奇啊,为什么没有人来我这地盘瞧瞧呢。”余飞有些郁闷,按道理自己也是个校长,他直接过来看不就是了吗?

    “他傻不是么,明知道校长都是金丹级别的强者,他跑过来岂不是送死?”天影说道。

    “好吧,事情就说到这里,我就不打扰你们了。”剑心突然暧昧的笑了起来,随后躲过了天影的拳头,风一样的冲了出去,接着又拐了回来,两手拉住门正要合上,就探进来一个脑袋:“喂,祝你们早生贵子哈。”

    “滚!”

    天影抽出一把匕首,唰的一下就飞了过去,叮的一声射在了大门上,剑心早就溜之大吉了。

    “怎么,研究孩子?”余飞哈哈大笑了起来。

    天影这妞长得火辣,但是性格格外的高冷,所以他喜欢招惹招惹她,那样会很有成就感。

    天影走过去拔下了匕首,一步步的走了回来,细腰翘臀摇曳生姿,在这灯光深夜之下,两人独自处在一屋之间,想要不发生一些什么,似乎还是有难度的。

    一向冰冷的脸上竟然出现了一抹暧昧的笑意,这和平时巨大的反差让她的妩媚直线上升,直接飙升到了红点,挑战男性的荷尔蒙。

    紧接着,她走到了余飞的面前。

    余飞坐在椅子上,背面就靠着一张桌子。

    天影一把拎住了余飞脖子上的衣领,一脚踩在了他身后的桌子上,低下了身子,冲着余飞脸上吐出一阵香风道:“来啊!”

    余飞心里猛地一荡,顿时就败下阵来了。

    自己敢吗?

    一把冰冷的匕首就紧紧的贴着他的脖子,两人的姿势极其暧昧。

    尴尬的笑了笑,余飞唰的一下站了起来,可天影的长腿正好从他肩膀上跨了过去,这一起来顿时就将天影整个人都挂了起来,而且两腿撇开挂着余飞身上,姿势暧昧而又火爆。

    嘎!

    “我还忘了说一个事……”

    剑心推开了门。

    听到声音,天影啊的发出了一声尖叫,两腿猛地一滑就落了下来,因为紧张紧紧的圈住了余飞的腰。

    三双眼睛在空中交织,愣了一会儿之后剑心猛地一哆嗦,急忙将脑袋缩了回去,道:“没事没事,你们忙!我没事。”

    轰的一声将门给带上了,剑心在门外擦着汗,声音丝毫不掩饰的说道:“金丹就是牛逼啊,裤子都不用脱得,隔着皮裤,嘿嘿,会玩!”

    余飞脸色无比的尴尬,而天影则是前所未有的通红,迅速从余飞身上跳了下来。

    “这些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天影心里暗暗羞愤,直接转身往楼上去了。

    “吗的,这妞真的够火辣的,我这纯洁的肉身不知道能够坚守到那时候啊。”余飞干嚎了一声,觉得跟除老婆之外的美女合住真的是一种折磨。

    他迅速回到了自己的屋子,运了一遍心法,压下了心头的悸动。

    接着,他摸出了那七张羊皮卷纸,慢慢的重合在了一块,一张完整的地图就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但是上面的文字描述实在是太过抽象,而且难以辨认,最多只能猜处三分之一的意识。

    至于图像画的更是离奇古怪,一条纵横的山脉像是岛屿,但又从中间错错落落的断开成了好多小岛,在最北面的地方圈出来了一座山峰,应该就是指着应天元功所在之地了。

    “可为什么第一卷会被人带出来了呢?”余飞不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