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67章 半黑金身
    “什么?”

    诸佛一惊,还来不及多问,佛座已经和余飞冲了进去。

    一向祥和的千佛山这一次却是炸开了锅,面临这等大事,这些一向平静的诸佛也忍不住失声讨论了起来。

    “这到底是什么状况。”

    “我似乎感到了邪恶的气息。”

    “佛座并不是一个人回来的,另外一个人也是金丹高手,到底是何人,天字一组的龙宿么?”

    他们在推测的时候,佛座怒喝一声:“还不走!”

    众人一惊,随即纷纷往外退了出去。

    两道金光落在了门外,只有一个童子在那里颤抖的立着,一见佛座落地立马跪了下去,磕头道:“佛座,大事不好了,禅问闯了进去……”

    “我已知道,你速速离开此地!”

    佛座一挥手,一道力量将这个童子直接推到了山外。

    余飞和佛座两人疾步进入当中,正看到正在猛攻佛门金莲的禅问!

    那佛门金莲上还有些金色的屏障,但已经遍布裂缝,眼看着就要抵挡不住了。

    “哈哈哈!我就要成功了!”禅问嘶吼着,正要一掌落下,却猛然一回身!

    “什么,你们就来了!”

    佛座那张圣洁的脸庞多了许多复杂的神色,随后对余飞道:“你帮我对付他,我去将佛门金莲和五莲池净化,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好。”余飞点了点头,脚下一点,整个人带着一道金光就冲了起来。

    “滚,你就是余飞吧!”禅问咆哮了一声,眼中出现了一丝急迫之色,一转身撕裂出一道黑色的光芒,冲着余飞砸了过来。

    “金丹。”余飞眼睛猛地眯了起来,那道黑色的光芒飞出来之后,周围的空间出现了晃动的征兆。

    “这家伙邪化之后的力量竟然上升了这么多,真是让人惊讶。”

    余飞手中出现了仁剑,直接挡住了那道黑光,随后脚面在地上急速一点,整个人再次登天而起,手中长剑高举向天,随后凌空向下一劈!

    但听得长风猎猎,在仁剑前方直接凝出了一把实质性的长剑,唰的一下就落了下去,威力无比,压力带来的风吹得内山四处狂风呼啸。

    “你当我怕你吗!”

    禅问怒吼了一声,直接冲天而起,一拳头就砸了上去。

    轰的一声,那凝实化出的长剑直接破碎看来,看得余飞眼睛猛地一缩。

    竟然能够用肉身硬撼,看来他的能力已经非同小可了。

    “名过其实的家伙,我今天杀了你!”

    禅问咆哮了一声,如若疯狂一般,直接冲着余飞就扑了过来,只是一双拳头,冲着他面门打来,气势汹汹。

    “放火烧一把试试。”看着对方这满身的邪恶之气,余飞第一反应就是用火焰去烧。

    手一翻,五行火轮盘顿时出现在了他的手掌当中,无尽火焰从余飞手中滔天而下,像是在千佛山上倒下了一片火海,烈焰滔天。

    火焰落在了禅问的身上,立马烧起了呲呲的黑烟,他也发出了惨叫之声。

    “好大的火焰,这是谁?”

    退出千佛山的众人在远处观战,看着那漫天的大火心中震撼不已。

    “不知道,这大火定然不是我佛门的手段,和金刚火有差距。”有人说道。

    “啊!”

    禅问的嘶吼声也传了出来,那一身黑气冲入了火焰当中,竟然冲着五行火轮盘直接一拳头砸了过去。

    轰!

    一声巨响,用了这么久的五行火轮盘竟然直接在余飞的手中炸碎,余飞瞬间懵逼了。

    还有这种事情发生,这家伙到底是个什么鬼啊?

    “呵呵呵,不过如此!”禅问冷冷的笑着,又是一拳头冲着余飞砸了过去。

    他似乎没有什么招式,凭借的都是强悍的肉身,直接硬撼对手。

    下一秒,余飞也是暴怒。

    你妈了个比的,弄坏了老子的东西就算了,还敢嘲讽我,真是欺人太甚!

    一声怒吼,余飞手中剑起金光,直接劈在了他的脑门上,竟然砍出来了一阵的火花。

    “哈哈哈,你伤不了我!”

    禅问疯狂大笑,完全不管头上的那把剑,抡起拳头就冲着余飞的胸口砸了过去。

    余飞大怒,左手抽出白绮锋的雪刀来,左右两手同时舞动手中的兵器,身体迅速躲闪,噼里啪啦就是一阵狂砍猛削,也只能擦破一点表皮,根本无法伤到他的根本!

    “你伤不了我,你们都伤不了我,我是不死的,我是无敌!”禅问疯狂的大笑着,直接死死的贴着余飞,动用拳头就是一阵乱砸。

    余飞皱眉,手中雪刀猛地一凝,一道雷电似得光芒直接蹿了出来,而后冲着禅问脑袋就劈了过去。

    轰的一下,让雷电击中,禅问的身子在半空中停顿了一下。

    余飞眼睛一亮,手中雷电不断,劈得禅问抖动个不停,随后他将仁剑给收了,取了番天印在手,冲着他脑瓜子就是一砖头下去!

    趁你病,要你们,余飞深深明白这个道理!

    一砖头落下,顿时轰的一声,禅问终于发出了惨叫之声,声音往下方跌落而去,轰的一声砸落在地,惊起一地的烟尘。

    “啊!”

    禅问从地上爬了起来,嘴里不断的惨叫着,脑袋上被开了一个大口子,鲜血哗啦啦往外流着,但是那血已经成了漆黑之色,还不断的冒着滚滚的黑烟,显然已经被完全黑化了。

    “我要你死!”

    他疯了一般,再一次的冲天而起。

    余飞心中越发震撼了,这番天印可是有不少人被砸过,基本上是砸谁砸死,就算再不济也爬不起来,但是这种砸完了还生龙活虎的,真没见过啊!

    “劲敌,不过这家伙的攻击有些单调,但也用不着太过担心。”

    余飞微微眯着眼睛,再次鏖战禅问,早知道这个家伙会跑到这里来惹麻烦而不是去第六天的某个根据地,自己直接在路上一招秒了他多好,省的到这里来费心又费力,哎!

    再看佛座,此刻正撤去了自己莲花宝座,盘腿坐在了佛门金莲之上。

    她一坐上去,顿时佛门金莲上金色的莲花那一边就躁动了起来,不断的冲击着黑色的那一部分,同时五莲池中也开始不断的升腾而起黑色的浓烟,直接在千佛山的上空形成了一朵朵的乌云。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不知道,看来是有人污染了五莲池。”

    “我知道了,刚才禅问回来了,难不成是那个家伙?!”

    “怎么可能,禅问尊者如何会做这等事情。”

    外面的诸佛吵闹了起来,争论不休。

    佛座手捏莲花指,不断的变更着手中的印诀,身上出现佛光阵阵,开始源源不断的进入了五莲池当中,加速着邪恶之气的升腾,同时她的脸上竟然出现了金色的汗水。

    佛光在凝聚,佛门金莲上佛祖的影像开始出现在了千佛山的后方,成了巨大的金身像,高大比起山峰丝毫不逊!

    “是佛祖,快看!”

    外面的诸佛也没有见过这个场面,顿时吃惊的喊了起来。

    “不对,佛祖一边怎么会是黑的?”

    在佛祖的金身之上,右边半边身子却是完全的漆黑一片。

    佛座正在不断的催动着体内的佛功,驱散着佛门金莲上的黑气,同时巨大无比的金身佛像之上,那黑色也在渐渐的往下退去,似乎要不了多久就会恢复正常。

    然而佛座脸上的吃力之色却变得更加浓重了,汗水滚滚而下。

    余飞眼睛眯起,心里有些焦躁了,这样下去佛座一人恐怕还无法将这些邪气完全祛除!

    他猛地抽出了雪刀,眼中闪过了一丝疯狂,盯着再次冲来的禅问,发出了一声咆哮似得怒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