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74章 血腥玛丽
    这是啥情况?

    连天字一组的人都敢打的两个长老级人物,竟然看到这个年轻人转身就跑?

    再看地面上那具还没有完全凉下去的尸体,每个人眼中都出现了一种恐惧的色彩,随后纷纷往外逃去。

    “走的掉么?”

    余飞摇了摇头,接着背后唰的一下飞出一把刀和一把剑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到了两位宗师的脖子下面,轻轻一割,人头抛空而起,爆出一连串的血花了,最后栽倒在地。

    “留下,否则死!”

    一声大喝,两把兵器铮然一声,唰的一下挥出光芒,直接砍飞了六七个人头,吓得其他人直接膝盖一软跪了下来。

    只是有七八个站在电梯外面的,见情况不对立马冲了进去。

    余飞皱着眉头,拿出了自己的手机,喊话道:“逃出去了几个喽啰,注意一下。”

    “放心。”

    几人跑出门口没一会儿,外面响起了装着消音器的黯淡枪声,接着便是穿着特殊装甲的军人压了上来,一个个扛着肩扛火箭炮。

    那些邪教分子吓得直接投降,有两个反抗的让重型狙击枪打成了碎片。

    “这么多?”

    姜坤和叶良辰以及天字一组的负责人走了进来,看到眼前的场面顿时惊的合不拢嘴。

    “其实我是想让他们将我抓走的,那样的话可以去他们老巢看看。”余飞摇了摇头,那是他临时想起来的注意,但是外面的人不知道,而且刚才那种情况他也没法通知人。

    更为重要的是,他被发现了。

    “那也太危险了。”叶良辰摇了摇头。

    余飞笑了笑,不置可否,冲着天字一组的人一招手说道:“全部带走吧,可要看好了,别让这些家伙给逃跑了。”

    “是的,您放心!”那人立马站直了身子。

    “现在通知其他各部发动攻击,立马拿下剩下的那些小据点!”余飞喝了一声,在柴桑可不止这么点邪教组织,这当然是最大的一个,而其他的也早就被盯上了,为了避免打草惊蛇被大鱼跑掉,所以余飞先拿下了这块地方。

    “是!”

    余飞回到了一层,大堂经理和那些女郎们一个个都蹲在角落里面,抱着头哭泣,吓得身子发抖。

    “这些人怎么处置?”陈组长问道。

    “俱乐部所有财产充入天字一组作为行动经费,另外将这些女人的非法所得全部拿了,再带回去调查一下,要是没有修炼邪术的话,教育一段时间就放了吧。”余飞摇了摇头。

    其实他这种处理已经非常宽容了,邪教是威胁到国家的稳定和人民安全的存在,天朝对于这方面的处置一向非常严格,不说是死刑无期,但是关他们个一二十年还是比较正常的。

    听到余飞这话,那些蹲着的女郎也松了一口气,不少人低声的说着谢谢。

    “别谢谢我了,自己好自为之,想要不劳而获,那是要付出代价的。”余飞摇了摇头,带着人离开了这个地方。

    他抬头看了看天空,他没有想到,在天朝——这个世界上最为和平和安定的国家内都会出现这种情况,那其他国家呢?

    不要对此保持怀疑,天朝的和平和安定是世界所承认的。

    就拿人们说的暴力执法问题,看看美利坚的警察每年用枪打死多少人,而天朝的警察就算动手,也是辣椒水居多……偶尔出现个例意外伤到人群的,天朝的人几乎也是公职干到头了。

    在某洲一个案例,美利坚警察误会他人,直接对伏地表示放弃抵抗的人连续开了六枪射杀,家属控告失败。(可以在网上看到这段视频。)

    自由,可笑的自由,连安全都不能保障,扯淡的自由。

    咱们地沟油好歹一下吃不死,人家小学天天都是枪击案,羡慕谁不好,羡慕那些走在马路上都有可能挨枪子的人,也真是可笑。

    确实如余飞所想,整个世界都乱成了一套,但好在各个国家还把持着权力,再加上自身拥有一定的力量,勉强能够维持整个大局,而对局部的动乱和治安问题,也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现在的情况非常的敏感,当民间的力量达到了国家的百分之五十,那么这个国家就相当的危险,那些组织只需要一个导火索就会跳起来玩命。

    而现在的情况是百分之八十,甚至在有的国家是平局,最为过分的,他们已经超越了国家的力量。

    对于这些国家而言,国内的这些特殊势力只能当做祖宗一样供着,千万不能让他们生气,一旦生气那就是完蛋的大事情。

    此刻的西欧一带,夜晚活跃的人群之中已经多了不少血族,幸好血族并没有太大的破坏**,他们只是想要生存在这个社会历练,用他们自己的方式。

    海面的一家酒吧,走进了了一个高大的男子,男子披着一头金色的长发,虎步龙行,气势如同天神一般,一双紫色眼睛说明着他的来历不凡。

    一走入这家酒吧当中,所有人的目光就聚焦在了他的身上,让不少男同胞都嫉妒不已,因为他们自己的女伴也正在呆呆的看着这个男子。

    酒店的前台是一个二十出头的姑娘,穿着一件白色的露脐t恤,下面是一条蓝色的牛仔超短裤,将翘臀包裹的无比有人。

    水蓝色的眼睛唰的一下亮了起来,脸上挂着妩媚的信号,端着一个杯子走进了那个男子,送出了自己手中的水晶高脚杯。

    “先生,我请你喝杯酒。”

    男子接过了那个杯子,尝了一口,随后一饮而尽。

    “波尔特,我不是特别的喜欢,但也还算可以。”

    “你喝酒的方式好粗鲁哦。”

    女子伸出一个雪白的手指按在他的胸口,满是娇俏和挑逗的意味。

    “其他的方面更加的粗鲁。”男子笑了笑,随便找了一个位子坐了下来,道:“给我来杯伏加特,谢谢。”

    “好。”性感女子笑了一声,扭着腰肢离开了这个地方。

    男人微微沉着眸子,盯着女人离开的妩媚背影,但却清澈无比,这是一个拥有信仰的人。

    在他的眸子深处,似乎可以看到对于众人放荡行为的一种厌恶。

    没一会儿,女人端着一杯伏加特和一杯猩红的酒走了上来,眼中闪耀着不可知的光彩。

    “是血腥玛丽!”有人惊呼了起来,盯着女人手中的另外一支酒杯。

    更多人口中的血腥玛丽是一种鸡尾酒名,这种鸡尾酒由伏特加、番茄汁、柠檬片、芹菜根混合而制成,鲜红的蕃茄汁看起来很像鲜血,故而以此命名。

    而在此处却不是,血腥玛丽,其中真的有血!

    有人说是狗血,有人说是人血,但这种酒劲道非常之大,一口饮下,让人感到的是浑身上下的阴寒和颤抖,随后化为某种可怕的生物。

    当然,这对于更多的人而言,只是一个故事罢了。

    当两杯酒同时被摆上来的时候,紫色的眸子中出现了一股怒意。

    “伏加特是您买的,而血腥玛丽是我请的。”女子笑着说道:“只要您能喝下这杯血腥玛丽,今晚……我就是你的。”

    说着,两条雪白的手按在桌子上,臀部微微的翘着,看的不少男人都开始偷偷咽起了口水。

    男子接过了伏加特,依旧是一饮而尽,随后笑了,他转了转那杯血腥玛丽,放到了自己的嘴边,低沉的笑了起来:“一种邪恶的血液味道,如此直白的暴露了血族的身份,真的好么?”

    “什么!”娇俏女子顿时一惊,急忙收起自己妩媚的姿态,往后缩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