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87章 该还债了
    “这……这怎么可能,你还这么年轻,即便是宗师,也是没有资格担任校长的。”

    这个眼镜出奇的诚实,在得知余飞的身份之后,竟然还敢用怀疑的态度跟余飞说话。

    不过他越是这样,越让余飞觉得这个家伙看得舒服。

    做人认真,又不扭扭捏捏,这种人真的不多了。

    大多数直爽的人性格比较直,而且老实,也就是……对于人情事故比较木讷或者是不屑的;但是这个家伙一副睿智的样子,说话却是丝毫不避讳。

    “可能你对我有什么误会。”

    余飞笑了一声,随后手中出现一道白色光芒,在地上其中一位宗师身上游走而过。

    一瞬间的功夫,他的伤势就好了个七七八八,怒吼一声就要冲起来,浑身真气沸腾。

    “怎么会这样!”

    这些学生瞬间骇然。

    这位宗师就像是众人合理揍老实了的老虎,现在却再次突起,如何让人不惊?

    “小子,该你们还债了,哈哈哈!”

    他嚣张的大笑了起来。

    啪!

    一声清脆的响声,一个巴掌落在了他的脸上,整个人被直接抽飞十几米外,轰的一下摔了个七荤八素。

    吃力的爬了起来,眼中还是一片茫然之色。

    余飞冲着他勾了勾手指,道:“你过来,让我给我的学生们开开眼。”

    “嚣张!你当你是谁,有种给我一把剑,老子没有兵器不趁手!”他呸了一口牙血,怒骂道。

    “剑心,把你的剑给他。”余飞一侧头说道。

    剑心毫不犹豫,即刻将自己的剑飞给了对方。

    “还算不错。”他接过了剑,冷笑了一声,对余飞道:“要不咱们打个赌如何?”

    “哦?”余飞有些好奇的看着他。

    “只要我打赢了你,就让我们离开。”他说道。

    余飞摇了摇头,笑道:“不行。”

    那些学生·一看顿时撇了撇嘴,不敢答应,说明底气也不是很足的嘛。

    “哼,没种你装什么比!”他不屑的骂了一声。

    “我说这个条件不行,对于你而言太难完成了。”余飞摇了摇头,说道:“只要你的剑能够碰到我一下,就你们安然离去,如何?”

    所有人一听都愣住了。

    “哈哈哈!好!没想到竟然碰上了一个傻子!”

    他得意的大笑了两声,拉开了一个架势。

    狂风一闪,众人只觉得眼前划过了一道残影,接着远处响起了啪的一声响。

    一道人影镶嵌在了墙壁之上,余飞退了回来。

    眼珠子掉了一地。

    “这么强……”一群人直接看呆了。

    “他已经强大到了这种地步么?”秦月不可思议的盯着余飞,眼中异彩连连。

    “你……”镶嵌在墙壁上的人一阵剧烈咳嗽,随后噗的一下落了下来,撑起身子怒道:“你偷袭!”

    “好,那你来吧。”余飞冲着他勾了勾手指,随后还不忘了提醒自己身后的学生:“记住了,大家不要啰嗦,反派都是死于话多。”

    “小心!”

    那些学生正点着头,突的脸色一变,纷纷大喊了起来。

    余飞嘴角带着一丝笑意,回过头去,看到剑光已经落到了自己额头前方,对方冷冷的笑意近在咫尺。

    两指轻动,像是夹住了一片树叶一般,将势大力沉的一剑轻描淡写的接住了。

    冷笑瞬间凝固,对方直接傻眼了。

    啪!

    一手夹着长剑,另外一只手再次伸出,一巴掌落在了那人的脸上,将他给抽飞了出去。

    接着长剑一甩还给了剑心,手冲着前方一抓,一只金色大手凭空出现,一把握住了那人,又给拉了回来。

    手一握,口中朱红再吐,刚刚恢复的力气瞬间消失,陷入重伤之中,一双眼睛满是骇然之色的盯着余飞:“金丹!”

    “半对半错,算你死吧。”余飞笑了笑,对眼镜道:“你现在看来,我有资格当这个校长吗?”

    眼镜一句话也不说,沉默了很久,走到了躺在地上的那人面前,随后一剑落下!

    噗呲!

    人头滚到了一边,圆睁着一双眼睛,里面写着恐惧和不甘。

    当啷!

    剑落在了地上,眼镜在颤抖,粗重的呼吸着,脸色发白,镜片上已经沾满了鲜血。

    他摘下了自己的眼镜,擦干之后再次带上了,艰难的低头去捡那一把剑,却突然起身,冲到一边呕吐了起来。

    “他很不错。”余飞赞赏的点了点头,对着其他人换上了一副严肃的表情:“你们记着,世界变了,当你们踏入我们学校的那一刻,就注定和往日的生活说了再见。

    接下来,你们将会面对困难,面对鲜血,甚至是面对死亡!从此刻起,你们既是学生,也是战士!

    鲜血,是战士不可回避的洗礼;杀戮,是摧毁罪恶的高尚;如果有不能适应的,现在可以申请离开,去注册一下,安安静静的做一个普通人,只要不用特殊能力做坏事,天字一组不会找上你们的麻烦。”

    所有人都摇了摇头,目光出奇的坚定。

    但是余飞清楚,并不是说他们一个个都三观极正,而是他们不舍得放弃自己的能力。

    余飞也没想着几句话就能让他们忠于崇高理想,只不过是给他们打一个预防针罢了。

    “给眼镜一个准天字一组成员名额。”余飞对剑心说道。

    “没问题。”剑心点头,让那些学生眼中透露出一股羡慕之色。

    众人虽然背靠各大家族,但是比起天字一组还是差的太远了。

    并且进入天字一组不会影响以前的身份,还能给自己的家族镀一层保护罩,光荣之至!

    “校长!”

    一个红头发的男生站了出来,应该是个火系异能者。

    “怎么了,说!”

    他伸手指着剩下那个宗师,道:“我也想试试!”

    他的脸上有些激动,也有些害怕。

    或许是因为自己即将摧毁邪恶而激动,又或者是因为刚才的诱惑,再或者是其他什么吧。

    余飞笑了笑,道:“这一次的机会已经用完了,这个人我留着要用。”

    那个男生听了顿时一脸失望之色。

    “先回去吧,只要你们明确自己的定位,拿出你的勇气来,机会不会少的。”余飞摇了摇头,蹲在了剩下那个宗师的面前。

    这个家伙现在一直在打着摆子,身子哆嗦的非常厉害。

    “别……别杀我,有事好商量。”

    “不杀你。”余飞点头,问道:‘我问你,你是黑莲教的对嘛?”

    “是是是,我是黑莲教的江南两大长老之一!”他急忙点了点头。

    “你们黑莲教有多少宗师高手?”

    “十八名,原先是没有这么多的,再发生改变之后有几个困在先天巅峰的人突破了。”他回答的非常快,唯恐担心自己说慢了一分就会人头落地。

    “金丹高手呢?”

    “没有,我们的教主也只是大宗师巅峰而已。”他说道。

    “你确定?”余飞伸出了两个手指,金色的光芒在上面流动。

    他一个哆嗦,道:“外面的人以为我们老教主还活着,其实在当初被龙宿打伤了,不久就死了。”

    “行。”余飞点头,再问道:“你们这次来了多少人?”

    “四位宗师,还有十几名弟子,我们两个是过来看看情况的。”

    “其他两人怎样?”

    “实力不如我们,是刚突破的宗师。”这个家伙很识相,问无不答,而且还自动做了补充:“因为这里距离学校太近了,所以教主没有派太多的人过来,以免送死。”

    “他倒是有先见之明。”余飞点了点头。

    “别杀我,求求你别杀我,我知道的都说了!”他哭了出来,全无宗师高手的模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