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23章 不要冲动
    “终于出手了!”

    剑心等人出了一口气。

    余飞一松手,将坦克往地面丢了下去。

    “什么!”

    “他怎么能这么不负责任,玩意出现伤亡怎么办!”

    军方大佬差点跳了起来,恨得不行。

    紧接着,那坦克像是被一股奇异的力量给托住了,慢慢的往地面落去。

    轻轻落地,带着些许烟尘,和人们脑海之中所想象的画面简直就是天壤之别。

    “吼!”

    那只老虎大概是感受到了眼前这个人类太过恐怖,发出了一声愤怒的兽吼,眼中闪过了一丝疑惑之色,随后抬头猛起,身子登时而上,直扑余飞而来。

    “自信。”

    冷声一笑,余飞不曾拔出刀剑,手掌往下一翻,直压而下。

    一股浩然巨力翻转如山,径直而下,直接压在老虎的巨大身躯之上。

    赫然!

    那庞大无比虎身顿时如同倾海一到,跃在半空中的身子轰然一下,直接砸落在地,让不少野兽死在了老虎的身下。

    “什么,这么强!”

    众人骇然变色。

    炮火冲天当中,也难以伤到这只老虎,竟然让余飞手掌一翻就给压了下去,着实骇人听闻。

    “吼!”

    老虎抬头,一双巨大的眼中也出现了恐惧之色,野兽天生就对力量有着一种崇拜的情绪,而在敌方胜过自己的时候,老虎本能的退缩了。

    但是,他在后退之前,好作死的抬起了一个巨大的爪子,冲着地面上猛地一拍!

    轰的一下,山坡一抖,泥土冲天,坦克飞起。

    就算不死,里面的人也会重伤!

    一击得手,老虎的眼中出现了一抹偷袭得手和报复似得快意,身子慢慢往后退去。

    而同时,由于他的出手,拦在前方的坦克队伍直接出现了一个漏洞,其他野兽一股脑的往外冲去,像是潮水一般宣泄而出。

    “不好!”

    余飞脸色一变,看着那老虎的眼中彻底动了杀气。

    这个家伙,竟然还敢施展报复手段,绝对留不得它!

    “所有学员上前,顶住野兽的攻击。”余飞大吼了一声,铮然一声抽出了仁剑,冲着地面那只老虎就插了下去。

    老虎迅速转身,冲着山林之中蹿了进去。

    大山很大,密林很深,只要进入了这座山里面,余飞想要找到它也是相当困难。

    而且凭借它的实力,完全可以等待对方松懈下来之后撕开一个口子冲出去,这不难。

    仁剑一击落空,老虎转身急速奔逃。

    下面由于野兽突然冲了过来,彻底乱成了一团。

    剑心等一干宗师立马冲了上去,在学员身后支援。

    而余飞则是要灭杀那只老虎!

    仁剑一串,直接在身后追了上去。

    老虎猛地一回头,顿时发出了一声哀嚎。

    那长剑唰的一下从它两腿之间穿了进去,毫无阻隔,如同庖丁解牛一般,直接从它头顶破开了一个口子,带着一串血花飞了出来。

    庞大的身躯一震,随后轰然倒地,直接报销。

    下方,一个个学员提着各自的武器跳了出来,野兽冲过来的时候,他们脑门上直接袭上一股热血,人已经不会思考了,只知道往前冲锋!

    似乎是察觉到了后方的老虎死去,这些野兽都放弃了抵抗,一部分回头往大山里逃去,而另外一部分则扛着炮火和攻击往山下奔逃。

    “学院的学生给我追上去!”

    剑心大喊了一声,带头冲了上去。

    那些学生见一波打赢了对方,顿时士气大涨,一个个怒吼着跟小老虎似得,追在野兽群后面就疯狂追赶起来。

    由于修为问题,他们一个个跑的都非常的快,跟飞似得,将后面那些军人看得目瞪口呆,一个个脸上满是不敢相信的神色。

    “走!走,赶紧离开这里!”

    邹平有些慌了,一把推开了头顶的坦克盖子,就要跳出去。

    当他掀开坦克盖的时候,顿时就愣住了。

    四处都是坦克,已经将自己给包围起来了。

    看着那黑洞洞的弹口,他吓得打了一个哆嗦,喊道:“你们要干什么,我可是学院的学生!”

    “不管如何,杀了人就是犯法,我要送你上军事法庭!”丁建国一脸怒色的走了出来。

    邹平闻言顿时大吃一惊,这人怎么就知道自己杀人呢?

    难不成他看到了里面的场景?

    他不知道让自己丢下去的小刘被摔死了,只是以为自己在坦克内的杀孽被发现了,顿时有点慌了。

    “双手抱头,蹲下!”

    丁建国大声喝道。

    “不行,要是落在这些兵油子手上,说不定就把我给做了!”邹平心中暗搓搓的想着,一咬牙想要逃出去。

    “蹲下!”

    丁建国在战场上摸爬滚打这么多年,哪里看不出他那双飘来飘去的眼神当中是在思考着什么,立马拔出了自己的配枪,指着对方的脑门大喝了起来。

    同时,那些坦克纷纷往前一步,将弹孔再次逼近了。

    “别……别冲动!”

    这下邹平是彻底慌神了,即便他是a级,但是战斗能力非常的渣,心里素质也差了太远,这时候让坦克对着脑门,整个人都吓瘫了,乖乖的抱头蹲了下去。

    “把你的武器丢下来!”丁建国再度喝道。

    邹平无奈,咬着牙把手里的兵器给丢了下去,同时喊道:“我是学院的学生,我要求见我们的人。”

    “你杀了军人,依照我国的法律,军事法庭有权判决你的罪行!”

    丁建国找到了那武器上的开关,打开了电力根源,直接冲着邹平伸了过去。

    邹平吓得不敢动弹,立马让那武器给撂倒在地。

    “用铁索绑起来,小心点!”

    丁建国说了一声,随后走向邹平所在的坦克,爬上去开始看着里面的情况。

    当走出来的只有邹平一个人的时候,他心中已经闪过了一个不好的念头。

    低头一看,接着暴怒的拔出自己的枪来,愤怒向前,指着晕倒的邹平:“你个王八蛋,老子毙了你!”

    “老丁,不要冲动!”

    这时候指导员刚刚回来,一看丁建国拔枪顿时吓了一跳,急忙冲过去拦腰把他给抱住了,怒吼道:“老丁你疯了,你知道擅自打死他是什么罪行吗!”

    “你给我放开!这个畜生杀死了里面的二毛子!”

    丁建国眼神血红,有泪光闪动,要挣脱自己搭档的束缚。

    “什么!”

    指导员闻言一惊,随后对着周围的几个战士道:“控制住连长,不要让他做出什么冲动的事情来。”

    “是!”

    那几个战士一点头,纷纷冲了过来将丁建国给抱住了,还夺走了他手里的枪。

    “混蛋!混蛋,你们这些混蛋,给老子放开!”丁建国怒骂了起来:“到底谁是老大,是谁说了算!”

    这些战士虽然心中愤怒,但也没敢放开,私自行刑,对方又不是自己的手下,就是最为轻微的结果,丁建国这一辈子的军事生涯也要毁了。

    而同时,指导员爬在了坦克之上,当看到里面二毛脖子上的那把匕首之时,整个人身子一震。

    转身跳下坦克,冲着邹平脸上就踹了几脚,对丁建国说道:“你先别激动,这事交给上面处理。”

    “艹!”丁建国又骂了几句,随后才问道:“刚才你过去,团长怎么说的?”

    闻言,指导员脸色不大好看,过了好一会儿才摇了摇头道:“团长没能拿主意,这事接着上报了,但是上面的意思有些迂回,说现在情况特殊,这些学生资源宝贵,小刘的事情,就算了吧!”

    丁建国一听怒了:“他的命是命,小刘和二毛的命就不是命了?这事绝对不能这么轻易算了!老子要毙了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