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36章 人人平等
    ,精彩小说免费!

    “砰!”

    一声枪响,原来是老将军在最后一刻开枪了。

    邹龙停下了自己的巴掌,慢慢的转过身去,看着上面的老将军,眼中闪过了一丝狐疑之色,接着道:“陈将军,你这是什么意思?”

    老将军不慌不忙的把枪给收了起来,随后道:“定罪之后,我们会对他进行处置,但是在学院方面的人到场之前,这件事情还没弄清楚的时候,谁也不能动他!”

    “果然是老将军,这派头可真足。”门口传来了一声苍老的冷笑,一个身穿唐装的老者挂着一脸冷色走了进来,身后跟着几个随从。

    “父亲!”邹龙悲惨的脸上第一次出现了高兴的神色,急忙快步迎接了上去。

    来人正是老牌的宗师高手,邹家的老爷子,邹作仁。

    “你还知道叫我父亲!”看到自己儿子走上来,出乎人意料之外的,邹作仁竟然冲着他大喝了一声,羞的邹龙低下了头,接着骂道:“自己的儿子被人杀了,还用的着罗里吧嗦么,直接杀了就是!”

    直接杀了就是!

    六个轻飘飘的字眼,却是代表着这个老一辈强者心中的那股腾腾怒气和霸道所在。

    陈将军眉头皱的更加的深了,显然对于这邹作仁的话感到非常的反感。

    “这位想必就是邹老先生吧。”老将军开口道。

    邹作仁微微一抬眼,看着上方的老将军,目光在他肩膀上的将星之上停留了一下,方才拱手道:“正是老朽。”

    陈将军也客气的站了起来,两人客套了一番,陈将军道:“邹老先生远道而来,先请坐下吧。”

    邹作仁的目光在大帐内扫视了一圈,随后发出疑问:“那人口相传的霸道校长,怎么不见人影?”

    “他还未曾到。”参谋长答道。

    “真是好大的气派啊!”邹作仁冷笑了一声,道:“他有错在先,竟然还让我们等他,也真是够可以的。”

    这家伙话语中怎么总是带着刺呢?

    陈将军皱了皱眉,说道:“邹老先生稍安勿躁,他所在之处距离我们不远,要不了多久便能过来的。”

    “想必比我们近就是了,看来他们丝毫不将我孙子的死放在眼里啊。”邹作仁眼中带着杀气,摇了摇头。

    言外之意,他既然距离的近,为什么到现在还没有过来,反倒让自己争先了呢?

    “你!”参谋长不悦的站了起来,让陈将军给阻止了。

    “余校长事务繁忙,想必是耽搁了,不需多久人。”

    “我也是忙碌的很。”邹作仁点了点头,随后站了起来,冲着丁建国走了过去。

    陈将军眉头猛地一皱,而参谋则是低声说道:“将军,难不成他要动手?”

    陈将军沉默不语,眉头皱的更深了,看着下面的丁建国眼中闪过了一丝怜惜之色。

    他可以出言阻止对方,但是如果丁建国的死能够平息一些邹家的怒火,这并不亏。

    无论如何,他都要从大局之上着眼,这是很被动的一件事情,然而好处却是非常多的。

    对于邹家的退让,并不是说军方惧怕了他们,在天朝,军方不会惧怕任何人。

    只是相对于激怒邹家造成的损失而言,平息他们的怒火,对于整体的局势更加的有利。

    看着走过来的邹作仁,丁建国的脸上没有半点恐惧之色,依旧一副横眉冷对千夫指的样子,浓眉之中满是军人气概。

    “你,杀了我的孙子?”邹作仁问道。

    丁建国的头抬得很高,坐在自己的席位上,即便双手被反着拷住了,但依旧不卑不亢。

    “他杀了我手下的两名军人,罪有应得,必须死!”

    “罪有应得?”邹作仁冷笑了起来,道:“你知不知道,他是我唯一的孙子。”

    “生命的价值,不是因为他是某人的孙子,或者是否唯一来断定的!”丁建国哼了一声,说道:“相对于每个个体而言,他们的生命价值都是唯一的,谁都是自己生活的主角!很不巧,被你孙子杀死的两个军人,他们也是家里的独生子。”

    “哼!他们算是什么东西,也配和我儿子比较?”邹龙坐不住了,站出来发出一声冷哼。

    “邹家主,你这话可就说的不美了,法律面前,人人平等。”陈将军脸色阴沉的说道。

    邹作仁回过头,盯着陈将军说道:“陈将军,我相信你说这话的时候,内心也是抵触的。这个世界上,哪里又真正的平等?生命的价值,永远是照着个体的价值去衡量的,没有平等一说!

    我孙子是我邹家了不得的修行天才,昔日在我邹家没有犯下任何的过错,而后我将他送入了学院,是想要他未来可以为国家贡献一份心力!

    可我不知道他进入学校之后学习了什么,竟然会做出这荒唐的事情。可更为荒唐的是,有人竟然不闻不问,直接就把他给杀了!这,你们如何向我交代!”邹作仁手杖点地,怒火冲天。

    “好一个为国家效力。”陈将军心中冷笑,这些大家族肚子里的小九九他哪里会不知道?

    嘴上说着的是为国家效力,其实都是想沾上一点光,分上一杯羹,在将来出现问题的时候可以让国家挡上一挡,另外再让自己的孙子变得强大一些。

    但是他又不能说破,便点头道:“学院学生何其多也,还好这种案子只是发生了一件。”

    言外之意,那么多的学生,人家都没有被教坏,就你孙子坏了。

    到底是学院的问题,还是你孙子本身有问题?

    邹作仁不愧是老油条,当即回道:“或许也有,只是人员弱势,声音传出不出来吧!”

    “斗嘴无意,等那校长过来,诸位再好好谈谈吧。”陈将军说道。

    “等了这么久也不见他的人影,忙人可不只是他一个。”邹作仁摇头,眼中的怒火时而迸发,时而又被他给压住了。

    “既然如此,在他之前先处理了一些问题,其余的容后再说。”

    陈将军脸色一沉,问道:“老先生的意思,是要处理掉什么?”

    “人!”邹作仁的脸上,暗藏的杀气终于表露了出来。

    “一些该死的人,应该被处理掉的人,是时候处理掉了!”

    说着,他转头看向了丁建国,冷笑道:“他直接害死了我的孙子,我定要他偿命。”

    回过头,他再看着陈将军,道:“否则,此恨难消!”

    陈将军沉默了一会儿,随后摇头,道:“依照我军方的规矩,哪怕他真的是触犯了死刑,也应该交由我们处置。”

    “我孙儿虽然犯错,但也轮不到他来处置,为何被他处置了呢?”邹作仁冷笑,手杖冲着丁建国一指,对着自己的儿子说道:“龙儿,杀了他,你的杀子仇人!”

    “好!”邹龙点头,直接走上前来。

    “且慢!”陈将军站了起来,面沉如水,声音拔高了一些,道:“老先生,如果你执意如此,后果可能承受?”

    邹作仁一愣,接着哈哈大笑了起来,一张老脸之上,尽显张狂姿态:“老将军,你放心吧,我既然要做事,这无论如何都推不倒你的头上,而你现在,也没法阻止我!”

    说着,他手中的手杖往地面上一点,一道霸道的气劲四处射出,将几个警卫手中的枪支直接震裂!

    “什么!”几个警卫大惊失色,想要呼叫。

    “不必了。”陈将军一挥手,阻止了众人的行动。

    邹作仁的动作,是做给丁建国看的。

    “你也用不着怪你的将军,他已无能为力,那么现在,为你的罪恶偿命吧!”

    一旁的邹龙再次抬起了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