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39章 该不该杀
    ,精彩无弹窗免费!

    余飞闻言,叹了一口气,摇头道:“机会给过你了,既然你不珍惜,那就上路吧。”

    什么!

    邹龙一惊,难不成真的要杀我?

    他慌了,想要求饶,可惜已经晚了。

    “不要!”陈将军拔出了自己的配枪。

    砰!

    余飞的脚踩了下去,像是踩碎了一个烂西瓜,他脚下的那个头颅立马炸开,稀烂如泥,血花四溅,喷的身边的丁建国满脸都是。

    他也愣住了。

    “丁连长,你说他这样的父亲,该不该杀?”

    杀完了人,余飞没有半点不适的感觉,似乎也不放在心里,反而是带着淡然的微笑,跟丁建国交流着心得。

    似乎是因为丁建国杀了儿子,而他杀了父亲,所以两人之间比较聊得开的缘故,让人有些愕然。

    丁建国咬着牙点头,道:“怪不得他儿子能做出这种事情,都是着老子惯得!在战场上都能做出这种事来,以前害的性命估计也不少了。”

    余飞对于他的话深表赞同,熊孩子都是家长给惯出来的。

    余飞一点也不觉得自己杀错了人,能够惯着孩子杀人的家伙,并且自己身在高位,要说他手上没有染上血腥,余飞都不信。

    “啊!”

    怒吼声响起,邹作仁瞬间爆发了。

    他的儿子,竟然让人,当着他的面,就这么一脚踩死了!

    脑袋已经炸没了,只剩下一个身体还在微微的抽搐着,倒在他的脚下,廉价到了极点。

    想他邹家,称王称霸多少年了,如何想到过会有这种待遇?

    “余飞,你找死!”

    他怒吼了一声,接着冲了过去。

    “拦住他!”

    剑心一声大喝,巨剑轮转,劈出一道凶猛的剑气。

    邹作仁怒火中烧,势要杀掉余飞,直接提着手杖就冲着剑气刺了过去。

    就在这时候,天影出现在了他的身后,一刀冲着他后脑勺就扎了下去!

    剑心冷汗都下来了,我们过来就是不让这老头子送命的,天影你这手段是要代替余飞做事么?

    但邹作仁不愧是老牌的大宗师,立马回过头去,手中的手杖方向一转,在天影的匕首上一震,紧接着身子一闪躲过了剑气。

    那道剑气擦着他的身体飞了过去,将大帐瞬间撕碎。

    “怎么回事!”

    里面的动静惊动了警卫连,上百号人就拿着武器围拢了过来。

    神仙打架,凡人莫近!

    琉璃波动手中古琴,竟飞出一道道的真气之刃,攻向了邹作仁。

    而另外一面,天眼转动刚刚得来的最新武器,兴奋的不行,也围攻了上来。

    “好啊,天字一组,果然能够一手遮天吗!”

    邹作仁怒不可遏,孙子刚死,儿子又接上后脚去了,自己还被拦了下来,叫他如何不怒?

    “胡闹,完全是胡闹,这等人,如何能担当如此大任!”

    陈将军也是愤怒的到了极点,让参谋给上面通了电话,将这里的事情上报了上去。

    “啊!”

    余飞就那么看着,看着邹作仁左冲右突,但是让四人死死围在了里面,根本就出不去,顿时笑了起来,道:“老东西,就你这点手段也敢出来耍横,真是嫌自己活得太长吗。”

    “你够了!”陈将军忍不住怒吼了起来,道:“你这样做事,知道会为国家带来多大的麻烦吗?”

    余飞眉头猛地一皱,他很不喜欢别人这样跟自己说话,非常不喜欢。

    “看在你有贡献的份上,我不跟你计较,但请你闭嘴,我这个人从来不会委屈自己。”

    余飞冷哼一手,手指往外一点。

    轰!

    他身后几个警卫的枪立马炸膛了。

    “你要知道,我是学院的校长,同时军衔也比你高,你要清楚你做事的后果。”

    陈将军愣住了,随后是愤怒。

    他没想到,他竟然被威胁了!

    “我马上向上面报告此事,让上面罢黜你的职务?”

    “求之不得,当个这个累死了,就怕上面舍不得,还要给点好处才能留下我呢。”余飞呵呵的笑了起来。

    “我不信,我不信还没有人收拾的了你,我一定要你给我的儿子和孙子偿命!”

    邹作仁也停下了手,既然打不破对方,那就没有必要再浪费力气了。

    他停手了,剑心等人到也没有继续攻击,而是将老头子给围在了里面。

    地上,那尸体依旧存在,刺激着众人的心脏。

    剑心苦涩的摇了摇头,叹道:“太冲动了,太冲动了啊!”

    本来是想要补偿一点邹家的,结果却反把他们的人给杀了,这事情可大条了。

    “你们真是烦啊。”余飞满不在乎得摇了摇头。

    该死的人就杀了,该灭的家族就灭了,要是邹家再上蹿下跳,他不介意多动动手。

    对于他来说,对付邹家这样的家族,也就是动动手的功夫了。

    邹作仁和陈将军都在迅速的交流着,眼中冒着凶狠和不满的光盯着余飞。

    陈将军率先挂了电话,过了好久,上面的电话回来了。

    “喂,是要先将他拿下吗?”陈将军有些急迫的问道。

    “陈将军,你先回来述职,所有军队驻扎原地不要动,交给余校长全权处理。并且经过研究决定,日后学院方面的军队直接由学院率领,不须任何其他人插手!”

    陈将军愣住了,随后点了点头。

    他放心了。

    他之所以愤怒,只不过是担心余飞的所作所为会给国家带来损失,既然上面有了这番决定,说明自己有些事情还是不了解。

    “将军。”参谋长看着他,问道:“接下来我们怎么做。”

    “走。”

    “走?”

    “是,走,这里的事情已经和我们没有关系了。”陈将军呵呵的笑了笑,像是卸下了担子,走了过来,他冲着余飞点了点头,叹道:“余校长,我自认为自己经验丰富,但有些问题还是没有能够想通,今天倒是长见识了。”

    余飞笑了笑,没有答话。

    随后,陈将军走到了丁建国的肩膀上,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叹道:“说句心里话,我也觉得你杀的好,但是有些事情我不能依照自己的心思来做,希望你能够理解。”

    说着,他直接走了出去,只带了几个警卫,上了一架直升飞机。

    “将军,我不懂啊。”飞机上,参谋长一脸疑惑。

    “不懂?”陈将军轻笑了一声,道:“其实很简单啊,这是一个选择,余飞比邹家要重要的多了,就是这么简单。”

    参谋长愣住了,这个简单的问题,似乎要想清楚里面的一些关联,却也并不简单了。

    当陈将军离开的时候,邹作仁已经有些慌张了。

    但是他儿子死了,他孙子死了,他不可能就这么灰溜溜的走,他必须要个说法才行!

    他需要对方付出代价,拿他狗命来!

    “老头子啊,活这么多岁数真的是不容易,听我一句劝,赶紧走吧。”天眼摆了摆手,叫他离去。

    “滚!”邹作仁被他说得有些烦了,看着后方的余飞道:“你有种过来与我一战,靠着人多有什么用。”

    “好啊,就怕你不耐揍,但是你找死的话,就怨不得我了。”余飞笑了笑。

    “别别别!”剑心立马站了出来拦住了余飞,随后转头对邹作仁道:“想要和校长过手,得先过了我们这一关再说!”

    邹作仁冷笑,道:“还演!如此明显了,世界上所谓杀宗师如屠狗的余飞,不过是个笑话而已!”

    “你真的是要找死,我可不拦着了!”天眼也有些急眼了,他甚至想看着余飞胖揍邹作仁一顿。

    就在这时候,邹作仁的手机响了,他眼中闪过了一丝惊喜之色,连忙接了起来。

    然而,电话里的声音却有些出乎人的意料之外。

    “如果不想死,就赶紧走吧,余飞你惹不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