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41章 许久不见
    ,精彩无弹窗免费!

    紧闭着的眼睛,并未睁开的。

    但余飞的神识已经确认了这个人,将他死死锁定。

    “只有宗师境界,也想偷袭我?”余飞心里古怪,但觉得这气息,似乎有些熟悉。

    “还记得我么?”来人开口了,声音之中带着一些柔和的意思。

    余飞笑了,这个失踪的人竟然出现了,对于现在有些迷茫的他而言不得不说是个好消息。

    “妙安陀大师。”

    是的,来人正是昔日帮忙救助沈娇娇的妙安陀,并且指出了余飞往夜郎国和昆仑神墟的人。

    对于这位大师,余飞除了感激之外,还有深深的疑惑。

    打开了微弱的灯,似是为了不惊扰到别人,妙安陀缓缓的走了进来,冲着余飞笑道:“许久不见,你又变强了许多。”

    余飞一笑,随即若有所思的道:“这一切,似在大师的意料之中。”

    “我知道你会变强,但是没有想到会强到这等高度。”妙安陀摇了摇头,再一次笑了出来:“你应该有很多疑问要问我。”

    “问题太多,都不知道从何问起了。”余飞苦笑摇头。

    “那就挑最为要紧的吧。”

    “还是最为直接的好。”余飞笑了,开口直问:“敢问大师,这段时间你消失了,去哪里呢?”

    “通敌卖国这种事情,我是做不出来的。”

    妙安陀摇了摇头,引起两人一声笑,随后担心惊到了其他人,又将声音给压低了下去。

    “你应该能猜到我去哪了。”

    闻言,余飞眼睛蓦地一亮,道:“您是昆仑神教的传承者么?”

    呵呵一笑,妙安陀道:“我哪里能够算的上,昆仑神教乃是三界第一大教,门人弟子全是成仙了道之辈,比起我这样的不知道要强了多少倍。”

    “那大师如何对千峰寒洞如此了解,也是如同他人一般,这消息听来的么?”余飞知道,昆仑神墟的消息很多人都知道,但是这消息的根源,肯定是昆仑神教的人故意放出来的。

    “差不多吧,不过他们听的是千万手的信息,而我是第一手。”

    妙安陀话一说完,余飞的手就抖了一下。

    第一手的信息,这么说来……

    “这些日子,我便在他身边,他的状态有些特殊啊。”妙安陀大师叹了一口气,摇头道:“传承久远,却遭逢内乱,他在昔日曾受过重创,躲入地心之处方才能维持自己的生命,只等待着有人能去继承这份伟大的理想。”

    “伟大吗?”

    “你看那蛇头的凶恶,若是能除掉他,伟大吗?”妙安陀大师笑道。

    余飞顿住了,看来他是什么都知道了,也知道自己所关心的事。

    “现在八卦阵没了,比较危险,您有没有办法去对付它?”余飞有些焦急的问着。

    自从里面的鱼死光了,他对于这水域可是焦头烂额,但又想不出什么太好的法子,思来想去,他甚至想过要往里面灌入大粪,发动沼气能源。

    后来他转念一想,这昆仑神教虽然了得,但想要在以前那个社会开发出利用沼气的大阵,似乎太过为难他们了,也就只能作罢。

    只有喂食炸弹的事情正在筹备当中,计划明天上午就能够进行,初步是打算动用液体引燃炸弹,这样就可以在外面控制,免得自己冒险进去。

    而且这也有很大的风险,余飞想的就是困住那玩意的东西,如果让直接把大山给直接炸裂,他不是走出来了么?

    头痛,真的头痛。

    但是放任不管又是绝对不行的,那玩意绝对是要人命的存在,一旦跳出来,就是一场灭顶的劫难。

    “我的修为不如你,你都没有办法,我哪里来的办法呢。”妙安陀大师笑道。

    余飞愁眉苦脸,随即说:“这可不一定,当初沈娇娇的事情……”

    他顿住了,他已经知道了,试探着问道:“您要带我过去么?”

    妙安陀笑着点了点头,又补充道:“严格来说是你带我过去,毕竟我还是不会飞的。”

    “这都无所谓了,还请带路,我们马上就动身吧。”

    “天亮之前应能赶回来。”妙安陀点头,走到了帐篷外面。

    两人悄然无声,直接离开了这里,连守卫都没有惊动,雷达也没有扫射到余飞这个可以飞行的人型生物,毕竟他对于雷达的扫射层面已经摸得清楚,没必要再惊动那些战士了。

    这些日子连番作战,他们也已经是疲惫不堪的状态了。

    由妙安陀指着路,余飞带着他,约莫行进了直线两三百里的距离,方才到了一处大山之上。

    大山上立着一座孤零零的破庙,庙还有后堂,小到不算特别的小,就是破的有些难看了。

    庙门的前边插着几头歪了的柳树,贴着庙门一颗槐树将庙门压倒了一半,老槐树上千仓百孔,已然经历了无数岁月,他压在倒塌的庙门上,就像是自己支撑不住了的老头,找个地方靠靠。

    不过在余飞看来,这个瓷碰的有点凶残就是了。

    “这些日子,您都住在这里吗?”

    “外面嘈杂喧哗,住在这里也不是坏事。”妙安陀摇头笑了笑,又道:“不过话说回来,若是他用不着我,我也不至于天天在这里。”

    再度归于沉默之中,妙安陀带着余飞走进了这间破庙里面。

    破庙的后面有一口井,井口散发着淡淡的灼热气息,实在奇怪。

    一般来说,井都是阴凉的,这种却是未曾见过。

    在后堂有一尊佛像似得东西,当余飞走进来的时候,佛像手上的一块破布无风而起,冲着他落了过来。

    余飞一伸手,给抓住了,上面没有一点字眼,也无半点提示,顿时忍不住笑道:“这是算打招呼么。”

    随即,他看着那个佛像。

    仔细一看,却不是佛像,而是一尊带着书生冠的道门人物,具体是谁他却认不出来。

    “佛庙之中,哪里来的道士?”余飞忍不住问道。

    “是庙还是道观,得看看住在里面的是谁;若是是我这和尚,自然就是寺庙,若是是道人,则必是道观了。”妙安陀大师笑着解释,随后看了一眼余飞手上的破布,看了看那石像,道:“他的意思,是让你我进去说话。”

    “进去说话?进哪里?”余飞有些好奇

    “这里。”妙安陀手指着两人前方的井,再次强调:“从这进去。”

    “这……”余飞有些不解,凑到井边看了看,可以看到一层黑色的井水,里面套着一点点的月光,但那灼热的气息,又确实是从这里面上来的。

    “这里能够下去?”

    “你看到了什么?”妙安陀问道。

    “一口井。”

    “还有呢?”

    “井中有水。”

    “恩……”妙安陀微微点头,笑道:“还有。”

    “还有?”其实余飞有些搞不懂这些和尚和道士,跟他们交流的时候总是比较费劲的。

    他低头看了看,回答道:“水里有月亮。”

    “为何不会是太阳?”妙安陀笑道。

    余飞顿时无语了,这井里倒映着天上的月亮,哪里来的太阳?

    所以便说道:“或许白天会有太阳吧。”

    “不,晚上也有。”妙安陀继续着余飞完全听不懂的话,他一跨步走了过来,道:“一切都是表象,到底是太阳还是月亮,进去看看就知道了。”

    余飞点头,既然他这么说,那自己就进去吧。

    他正要动身,却又有点不放心,抬头看着妙安陀道:“大师,你如何下去。”

    “哈哈哈!”

    妙安陀大笑了几声,说道:“你警惕了不少,不过这不是错,反倒是好事,也罢,我就先下去吧。”

    说着,身子一跃就跳了下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