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54章 刀不入流
    ,精彩小说免费!

    “你就是余飞!”

    雪黛子那双美丽的眼睛猛地一缩,当中闪过一丝震惊之色。

    她的实力虽然也不算特别出众,但是知道这个邹作仁要单打独斗的话,自己四个随从不是他的对手,而如今竟然被对方直接给秒杀了,这是何等的实力?

    “不用慌张,到了这里,他再大的能耐也别想发挥出来。”川田无二在后低声冷笑。

    雪黛子微微点头,回头瞥了一眼慢慢爬起来的邹作仁,冲着余飞微微抬了抬手中的酒杯,道:“想必阁下就是余飞了,既然来了,那就用上一杯我们的清酒吧。”

    “抱歉,我对于岛国的东西没有任何的好感,无论是人还是酒,都让我无法下咽。”余飞淡然摇头,双手放在身后,眼中满是鄙夷之色,刘指导就跟在他的身后,脸色略有焦急之色。

    他知道天字一组的人厉害,但同时他也知道这些岛国的鬼子在这里做了手脚,如果余飞也和天影两人一样被放到,那接下来该怎么办?

    雪黛子抬头,看着面前这个年轻人,修长而又挺拔的身姿,宽阔的肩膀和开阔的胸膛,平淡却带着无比从容的面貌,一双平静的眸子当中历经风霜之感,透露着常人无法揣测的深度。

    穿着一身合体的黑色长袍,长袍之上散发着黑色的光泽,显得是那么的高档,然而在衣服上却是找不到半点的针脚料,即便是欧美那些自诩服装设计天才的家伙,也做不出这等的无缝天衣。

    那双眸子里除了冷静之外,淡淡的嘲讽,已经对于眼前众人的漠视。

    似乎自己等人的严正以待,在他的眼中是那么的不值得入眼,而自己等人胜券在握的心思,却受到了重重的打击。

    这种自然的蔑视流露出来,让人不由得添了三分恼火之意。

    “余飞!你还干镇过来!”古川冷笑,刀声响动,他那把长刀已经拔了出来。

    余飞微微侧头,寻着声音望去,只是看到一张不入流的面孔,还有对方身上的那气息,对于旁人来说虽是强大,但对于如今的他而言,却是难入法眼。

    探寻的目光丝毫不加以掩饰,随即又慢慢往下,盯了一会儿他的长刀,才摇了摇头,嘴里发出一声轻蔑和不在意的道:“刀不入流,人,更不入流!”

    “你在找死!”古川顿时大怒,刀身再往上拔出一些。

    “古川君,些不要急着动手。”雪黛子冷冷的看了他一眼,随后冲着余飞做了一个请的手势,道:“余飞先生,你们天朝有句话叫做来者是客,无论是你是我,在这土地上都是客人,还是请坐下慢慢谈吧。”

    “你错了,这是天朝,我是主人,你是客人。”余飞笑了笑,手指着雪黛子:“主位让给我,你们才有谈话的资格。”

    雪黛子愕然,没成想这个年轻而又不凡的男子,竟然会提出如此无礼的要求。

    而另外四人则是大怒,道:“小子,看来你不是一般的自信。”

    “自信源于自身强大的实力,对于你们这些渣渣而言,我有足够的资格自信甚至是自负下去。”余飞笑了,“这位女士,如果你坚决不让的话,我想我们没有谈下去的必要了,你们现在就可以打电话给国内,让他们准备来收拾尸体了。”

    狂妄!

    狂妄的态度,让众人心中怒火滔天。

    雪黛子的表情始终是冷静的,又冲着几人压了压手,竟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冲着余飞点头笑道:“都说天朝人落落大方,今日看来,不过如此。”

    交流,总是在互相贬低的过称当中,取的自身心理上的快感。

    博弈,又是交易,在让出这个位置的时候,雪黛子如何不能让余飞付出一些代价?

    同时,也算是对于其他四人情感上的安抚,没必要将事情直接推到那一步。

    嘴角一扯,余飞径直走了过去,“这是我天朝的土地,在土地领导问题之上,我们寸步不让。”

    余飞说完,直接要坐下。

    “首长,小心有诈!”刘指导终于忍不住提醒了一番。

    “蚂蚁就算能够上天,也注定咬不死巨龙,不用害怕。”余飞无所谓的摇了摇头,让他心里又是一阵无奈,却带上了几分焦急。

    他是属下,也只能提醒到这种地步了。

    “早知道应该在那椅子上坐上一些手脚。”川田无二有些可惜的样子。

    而此刻,邹作仁也慢悠悠的爬了起来,一手捂住自己的胸口,那股让人震撼的力量,始终未曾完全退去,竟然压制住了他的功法,让他体内的真气流转之中处于滞缓的状态,强大的有些过分。

    随即,他抬起头,看着余飞,眼中的不解和震撼更加的浓重了,龙宿没来,这一切真的是这个年轻人做到的吗?

    想到此,他不免汗流浃背。

    他所做的一切,不过都是因为余飞是个假货,而自己被一个假货给打压了,心中气愤如何得以平定?

    要是知道余飞是真的金丹高手,他一定会夹着尾巴做人的,毕竟这是一个实力为尊的世界。

    他现在已经有些后悔了,但是无从选择,也只能一条道走得黑了。

    “余飞,这位是来自于岛国四大神社家族之一镇国神社的家主,雪黛子小姐,你最好客气一点!”

    镇国神社!?

    余飞心里一跳,貌似自己的琼勾神玉就是这什么镇国神社的,如此说来,这女人和那次出现在遗迹的男人是一伙的了?

    她过来,就是为了将这琼勾神玉要回去,亦或者有其他的什么想法?

    余飞冷冷一笑,道:“狗,只能守在门口,这里没有你说话的份,如果再乱叫下去,我不介意现在就杀了你!”

    说着,身上的杀气外放,那尸山血海的气息扑面而来。

    杀气这种东西让人无法捉摸,但又确实存在,那些杀狗的贩子,他冲着狗瞪一眼,那狗就会被吓得屁滚尿流。

    “你!”邹作仁心头恼怒,似乎想要说些什么,但是自己的胆量却是无力支撑。

    最后只是咬牙切齿,满腹的话语,都藏在了肚子里面,没能吐出来。

    “太过狂妄了,我看有必要给你一点厉害尝尝!”川田无二冷哼一声,站了出来,手里抓着一团漆黑的慌忙。

    “小心啊首长!”刘指导连忙提醒。

    “先不要急,不就是一个座位么?”雪黛子摇了摇头,脸上挂着些许和年纪极度不符合的雍容笑意,款款落下了身子,坐在了客位之上。

    “懂事的人,懂事的态度,坐下,有什么罪行,慢慢交代。”余飞微微点头,俨然一副审判犯人的姿态。

    雪黛子觉得自己有些跟不上这个男人的节奏,他似乎将自己当成了所有人的主人,那高高在上的语气,颐气指使的态度,一切都是那么自然。

    这一切,都是源于他对于外人的不屑么?

    那双好看的眼眸当中,闪过了一丝冷意和不屑。

    你虽然实力强大,但还没有认清到自己已经身陷囹圄吗?

    她现在有些好奇了,一个男人由强走到弱小的时候,会出现何等的态度,是求饶么?

    呵呵。

    “余先生,我想刚才通过邹老先生的话中已经听出来了我的身份,不用再多余介绍吧?”

    “我想你最好还是说一说,因为我对于你们岛国那些势力不怎么了解。”余飞摇了摇头。

    古川君闻言,不由得冷哼了一声道:“孤陋寡闻的家伙,没想到这种人在你们天朝也能担任如此重要的职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