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95章 最是无情
    ,精彩小说免费!

    这,应当就是天皇所在之地了。

    他做完了这一切的图画之后,是否回到了自己的长眠之地?

    那么,已经受伤的他是否真的死去了?

    还是战胜了岁月,活到了两千多年后的今天?

    余飞没敢想下去,他在继续犹豫,要不要接着往前走。

    如果天皇没死,两千多年的生命,即便是一头猪,也要上天了,更何况是徐福呢?

    如果不进去的话,自己怎能得到应天元功?

    应天元功真的会在这里吗?

    是在那个盒子里?

    可是独缺的一卷,为什么会流落在外,是有人故意为之?

    所做的一切,难道只是为了将自己导向这个神秘的地方!

    余飞再度一惊,踏出去的脚步,连忙缩了回来。

    一股阴谋的感觉,将他瞬间笼罩起来。

    妙安陀!

    他不得不去思考,这一切到底有什么联络。

    是妙安陀将他引入夜郎国的,在那里相逢了白绮锋,并且发生了之后的一切事情。

    之后又是妙安陀带他见到了所谓的昆仑神墟传人,而这个传人神秘不可测,那时候的妙安陀更是已经死了!

    还有这张留下来的羊皮图纸,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

    或者说,这一切只是为了将自己推入这扇门当中?

    如果那样的话,那这扇门对于余飞而言,无异于吃人猛兽张开的巨嘴,当他迈入的那一瞬间,或许一切都会真相大白。

    可当看到真相的代价是他的生命的时候,他宁愿永远不知道。

    只有死人,才有权利知道的最多。

    进,还是退?

    “进去吧,只有进去,你才可以得到应天元功,才能突破进入金丹境界,才有更为远大的未来,才能应对外面的麻烦。”脑海中似乎有人个人对他说道,但这立马得到了反对思想的反驳。

    “千万不要进去,这是一个阴谋,你一旦走进去,就会马上葬送自己的性命!好死不如赖活着,干嘛非得进去不可呢?”

    “你要是不进去,不破入金丹境界,能够对付的了三大鬼神吗?如何安然离开岛国?回到天朝之后,又如何应对逐渐危险的局面?如何将蛇头除去?”

    余飞咬着牙,事情已到如今,退缩能如何!

    他踩了出去,踏出了自己坚定的步子。

    余飞向来如此,既然打算做了,那便不再犹豫,趋步直行,走入这个密室当中。

    黑暗笼罩了一切。

    外面响起了窸窸窣窣的声音,在折磨着余飞好不容易坚定的决心,似乎还有了一些响动,有人僵硬的扭着胳膊伸着腿,有石块掉落的声音,卡擦擦的很干脆。

    余飞擦去脸上的冷汗,手里托着一团火光,走了进去。

    手中的火赫然放大,将密室的一切都照了个通透。

    在他的面前,是一副棺材,一副打开的棺材。

    棺材摆放在一个高台似得东西之上,四处空荡荡的,图画当中摆放着盒子的那地儿,空空如也。

    密室里还挂着帷幕,是黑色的,但由于岁月的缘故,他们已经变得僵硬了,似乎由于余飞的进入带来生风,在飘荡的时候,竟然开始化作了粉末。

    岁月最是无情,管你有命没命。

    布片簌簌的落着,飘飞着,散满了密室当中,甚至乎盘旋起来,像是在人死的时候,出殡送行的纸钱。

    余飞注视着那口棺材,手中的烈焰越来越磅礴了。

    盒子被拿走了,天皇不见了!

    在原先放着盒子的地方,出现了一把匕首,一切都在余飞的眼前呈现了出来。

    在做完了刻画之后,那位天皇回到了这里,一位已经死了的人。

    呵,真是可笑!

    死了人的爬出了棺材,想要逃出去,却被昔日被自己镇压的敌人丢了回来,最后还将一切都记录了下来,回到了此地,又取走了那盒子。

    他手里只能抱着一个盒子,因此将匕首丢在了那里,随后他或许是爬着前进,或许是弯着腰佝偻前行,他来到了这棺材面前,吃力的用手扒在上边发,翻了进去。

    至始至终,他都抱着那口盒子,不曾放弃。

    天照惦记着那个盒子,足以证明盒子的珍贵。

    天皇死而复生之后,第一反应又是找那个盒子,更加说明了这一点。

    应天元功就在此地,而此物之珍贵,显然———

    一切,都在棺中么?

    自己或许可以得到应天元功,也能见到死去的天皇,最后进入金丹境界。

    但这一切都有一个前提,那就是天皇不会再次复活,自己是安全的。

    退,是不可能的。

    余飞迈动了自己的步子,走向了前方。

    火焰冲天,让余飞托了起来,控制着一颗火焰飞星挂在上面,将四处照耀的一片通明,一切都变得如同白昼一般。

    光明,给了他勇气。

    他不在有丝毫的犹豫,走到了前方。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登上了高台,低头看向那口棺材。

    空气似乎在瞬间安静了下来,气氛也变得突然紧张了起来,这简单的一个低头动作,却宛如过去了一个世纪这般的漫长。

    棺材里躺着一个人,一个已经死去的人。

    他面目有些臃肿,甚至是发黑,出现了不少的伤口,身上的衣服是用金丝构造而成的,头顶带着冕冠,和秦始皇的装扮差不多。

    但是冕冠已经歪了,没有镜子,没有人再为他整理这个冕冠。

    金色的冕服出现了不少的破洞,应该是在和八岐大蛇搏斗的时候出现的这一切。

    他面目沉静而肃穆,尸体保持了两千多年,并未有什么明显的变化,指甲很长,但这也是自然现象。

    人在死之后,指甲有时候是会继续生长的,即便他是漆黑的。

    他这容貌,反倒让余飞放心了不少。

    他终究是死了,没有敌得过岁月,倒在了时光的长刀之下,如此。

    他抱着一个盒子,摆放在他胸口往下那么一点儿,两手紧紧的抓着,看来他很看重这东西。

    “就在这里了。”

    余飞有些激动了起来,被卡了这么久,终于可以突破进入金丹境界了。

    让美军追着打,让三个鬼神联合逼到了尽头,这太憋屈了,他已经很久没有这么憋屈过了,他必须要找回这场子才行。

    他伸出了手,去拿那个盒子。

    拽了拽,却拿不动。

    他真的抓的非常的紧。

    看着那双漆黑的手,余飞皱了皱眉,一招手冲着远处那把匕首抓了过去,随后冲着他的手猛刺而下!

    当!

    匕首接触到了他的手,却爆起了一蹿子的火星,毫发无伤。

    余飞皱眉,他改变了策略,吃力的将匕首挤入了尸体的手和盒子的缝隙之间,他要将他的手给翘起来。

    突然,另外一只手动了,抓住了余飞的手腕!

    “什么!”

    余飞的心猛地一抽,这一下,真的是差点晕了过去。

    太惊悚了!

    那双黑暗的眼睛,不知道何时已经睁开了,眼珠子有些苍白,但依旧可见一股邪恶的笑意。

    僵硬的脸,慢慢展开了皱纹,僵硬的嘴角,生硬的翘起。

    他,活了!

    “你!”

    余飞几乎说不出话来了,身体有些颤抖。

    不是因为敌人的强大,而是因为敌人的诡异。

    “我……在……这……里……等……了……你……好……多……年……了。”

    他开口了,说完了咳嗽了一声,黑色的灰尘从他喉咙里喷了出来。

    余飞一惊。

    什么意思?

    他在这里等了自己好多年,这么说来,他一直就在谋划着这一切?

    等待着,暗算着,他又是为了什么?

    他等的是自己,还是闯入的人。

    他所为的,只是杀死我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