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20章 姓甚名谁
    ,精彩小说免费!

    “就是他。”保安队长指着余飞冷笑道。

    “这位同志,请配合我今天的特殊工作,出示一下你的证件。”武警队长说道。

    余飞点了点头,伸手到自己的衣服里面去拿证件。

    看到这一幕,不少人纷纷摇头。

    取证是个流程,但在座的几乎没有人会跟着流程走,跳跃流程之上的找关系,才是上层社会应该有的态度。

    余飞直接就如此配合,无疑落了下层,也让人瞧不起。

    “看来薛家是真的不行了啊。”

    “估计这小子在薛家也就是个小透明,不然这点事情怎么会摆平不了。”

    众人摇头,嗤笑一声。

    而赵峰则是盯着秦月讥笑起来:“怎么了秦小姐,还不去帮帮你的小白脸?”

    “哈哈哈,男人要是要让女人保着,那还算什么男人呢?”杜家大少阴阳鬼气的说道。

    他和赵峰不同,赵峰是不要脸,而他则是出了名的阴险,只要能够坑到对方一把,其他什么的都不重要!

    秦月冷着脸不说话,突然笑了。

    “怎么?是要放弃这个小白脸了吗,哈哈哈!”赵峰得意的大笑了起来。

    就在秦月注视的方向,余飞笑吟吟的拿出来一张证件,反面朝上,递给了那个军官。

    大队长接了过来,眉头微微一皱,道:“我说的是你的身份证,而不是其他的证件。”

    “我的身份就在其中,翻开看看就知道了。”余飞笑着点头道。

    众人一阵哄堂大笑:“这小子不会是从哪个厂里拿的荣誉证书来这里耀武扬威吧?”

    赵汝龙和杜家老头以及其他人都是冷笑不已,充满敌意的盯着余飞。

    大队长也是摇了摇头,但是本着以民为本的思想,他倒是不会歧视普通老百姓,只是觉得余飞有些不开窍罢了。

    打开手中的本子一看,那刺眼的国徽晃得他眼睛生疼,手猛地一抖,差点将本子给飞了出去,脸色大变。

    “看清楚了吗?”余飞笑着问道。

    大队长吞了一口口水,再度翻开看了一眼,当确认当后方那校长两个字眼之后,才敢相信那三颗金色的星星。

    是真的!

    他立马合起了本子,腰杆子一直,在余飞面前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喊道:“首长好!”

    轰隆一声。

    宛如一个巨大的炸弹跌落在大厅中央,所有人都让首长好这三个字给轰的神经有点错乱,一时半会竟然反应不过来。

    “首长好!”

    其他武警虽然心里疑惑,但是自己大队长都敬礼了,自己没理由干愣着不是?

    纷纷吼了起来,声音雄浑,震耳欲聋,听得众人一个哆嗦。

    “这怎么回事!”赵峰一脸愕然加震惊之色,茫然四顾,却是没有一个人能够回答他。

    “难道真是个将军?”薛梅已然瞠目结舌,不知所言。

    只有秦月父女一脸笑意,似一切都在意料之中。

    赵汝龙等人皱着眉,似在凝思苦想着,盯着余飞那张脸庞,想要瞧出来一些什么。

    噗通一声!

    那保安队长吓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整个人都哆嗦了起来,嘴里喃喃的说着:“首长好?这得是多大的官啊……”

    不管多大的官,就冲着他刚才那动手的模样,就够他吃顿牢饭的了。

    “给我拿下他,袭击军中高级将领,将送上军事法庭!”大队长喝了一声。

    立马两个战士向前,一左一右的按住了保安队长,他吓得哭了起来:“别啊这位将军,你大人不记小人过,放了我吧。”

    余飞突然笑了一声,冲着那大队长点了点头,道:“辛苦了。”

    “本分所在,还请首长原谅。”大队长吼道。

    “没事。”余飞一摇头,冲着那大队长瞥了一眼,说道:“他动手的时候也不知道,放了吧。”

    “这……好。”大队长微微点头,让人松开了保安队长。

    那家伙趴在地上哆嗦着,好半天才爬起来,捂着裤裆就往外跑,原来已经给吓尿了。

    沉默,大厅之中陷入了诡异的沉默。

    原先以为余飞是个好欺负的普通人,没成想这个普通人竟然带着这么一层身份进来。

    “难怪啊难怪,秦家的丫头和薛家的人都往上贴着,这家伙这么年轻,到底是个什么职位?”赵汝龙眉头微微舒展看来,似乎抓住了事情的关键之处,举起了手中的杯子,笑道:“南方家族大会,没成想上面也有兴趣,竟然派了人下来,下次有这样的事便提前通知吧,免得我们怠慢了。”

    “是啊是啊,赵家主说的有理。”齐虎的老爹也点头应和,众人纷纷发声。

    只有苗龙脸色依旧阴沉,盯着余飞的脸庞一言不发,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要是提前告诉你们再过来,那就没意思了不是?”余飞笑着看了一圈,道:“这样多有意思,一台戏已经唱了起来。若是我提前通知了,今天你们吃了一顿,改天瞒着我偷偷的还得再吃一顿,我去哪看戏呢?”

    赵汝龙脸色微微一变,显然没想到身在体制内的余飞说话竟然如此耿直,也让他的脸色拉下了几分:“看戏都在看台底下,可未曾见过哪个观众因为看戏跳到台上来自己唱主角的啊。”

    余飞一听哈哈大笑,道:“听你的意思,我是不配坐在这个位置上了?”

    余飞那双眼睛紧紧的盯着赵汝龙,不知为何,赵汝龙竟从这普通的人身上感到了一种压迫力,顿时让他心头一怒,哼了一声道:“仗着身后大山好说话,你当然坐的这个位置!”

    言外之意,如果不是看在你的背景和身份面上,你压根就不够坐在这里的资格!”

    “哦……那苗家主,你说我能不能坐在这?”余飞笑了笑,又偏过脑袋去瞧着苗龙,笑着问道。

    苗龙嘴角带起一丝阴险的笑意,举起杯子,问道:“不知道这位将军如何称呼?天朝之内几时出了这么年轻的将军,我倒是不知道了。”

    “那是你孤陋寡闻!”余飞声音落地,听得众人都是手一抖,脸上怒意乍现。

    苗龙无疑在这里地位最高,但余飞说话却不留半点情面,这打的不仅仅是苗龙的脸,而是将整个所有家族都不曾放在眼里。

    “哼,虽然是个将军,我们给你脸便是脸,不给你脸的话,就是几个省的省长坐在这里也不顶用!”杜家老头拍着桌子说道。

    “行了,别给我扯这没用的大话了,哪天真要是哪个省长跑了过来,你们一个个还不得夹着尾巴?”余飞冷笑,在天朝,这些家族势力虽然比起以前要庞大了一些,但还是无法抵抗国家机器的压力。

    要真的上面有人下来,那代表的就不仅仅是他自己了,正如他现在,能够让这些家伙忌惮的缘由是一样的。

    “哼!今天你的身份要是吓不住我们,回去就准备放了饭碗吧!”余飞说话不客气,赵汝龙自然也不必跟他讲道理,直接就拍起来了桌子。

    余飞摇了摇头,叹道:“无知,一群无知的人啊,还自诩有多么了不起,我你都不认识?”

    “怎么,阁下很有名。”有人冷笑了起来。

    “有名没名我不知道,但至少美利坚的总统听着我的名字估计也要打个哆嗦。”余飞笑了起来。

    “哈哈哈,真是个笑话,还真当自己是个什么人物了!”赵峰冷哼了一声,道:“就算是个将军,那也只保的住自己罢了!我们又不是不认识将军,比这大的也认识!”

    “别卖关子了,姓甚名谁!”齐虎喝道。

    “余飞。”

    咣当!

    一声重物落地的声音,苗龙手中的杯子摔得稀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