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二十章 英顿
    即便感觉不到血族的气息,妙俊风仍然保持警戒心,步步为营的向黑色城堡飞奔而去。

    血族领地外围,布梅眉头微微蹙起,她觉得站在此地的感觉不一样了。身体内的血族气血不再和这片土地产生共鸣。

    “难道他把血海大阵给毁了?”布梅想到了唯一一种可能。

    “咻”的一下,她化作一抹流光,向血族核心领地赶了过去。

    “哗啦啦”的流水声充斥在耳畔,又一条溪流出现在妙俊风眼前。

    “血族很喜欢溪水啊!难不成族中有人对东方的风水精通?不对,既然是封印之地,那应该是布阵之人的手笔。

    假如封印之地的力量是依靠溪水进行循环的话。那血族能够出世,应该跟此有关。”

    妙俊风的脑海中有师父留下的诸多传承,其中一项便是风水。

    他伸出手指,蘸了一下流淌的溪水,随即送入口中。

    “苦涩!看来真是水源出现了问题。不管它了,把黑色城堡毁了,血族连根拔起,这溪水苦一点,应该对这里造成的影响不大。

    实在不行,等回去后,请个精通风水的人来这里,改良一下风水便可以了。”

    妙俊风一步跨越,前进的速度自动放慢下来。多年的战斗经验告诉自己,自己要面对的将会是一位从未遇见过的强大存在。

    黑色城堡的轮廓,远远地出现在妙俊风视野里。它就像一只洪荒猛兽,静静的蛰伏在那。倘若它清醒过来,整个西人国都会为之颤栗。

    轮廓逐渐清晰,整座黑色城堡随着妙俊风不断地靠近,而不断放大。

    当妙俊风站在黑色城堡面前后,他发现自己显得相当渺小,一股源于内心的压抑之感,让呼吸变得急促起来。

    “一座城堡,怎么会给我带来这么强的威压之感。难道它是活的吗?”妙俊风没敢用神识去探查。它给自己的感觉就像是一个黑洞。冒然的探查只会让自己深陷险境。

    “咣当”一声重响,城堡底端黑漆漆的大门为妙俊风自动开启。

    “妙俊风,本王等你多时了。本王在一楼的王座大殿等你。”英顿王的声音从里面传了出来。

    伴随着英顿王声音的响起,黑色城堡对妙俊风的威压之感也是缓缓消失。

    “是不是我的神经过于紧张了?此战过后,我必须得为自己放个长假了。”妙俊风用手拍了拍脸颊,让自己的脑袋清醒些。

    走入黑色城堡,廊道两旁挂着的油画吸引了妙俊风的目光。

    左边的油画,展示的是血族始祖为了血族生存而征战四方的事迹。里面除了血族还有神族和魔族等不在现实世界出现的种族。

    右边的油画,妙俊风有点看不懂,不知道是因为过于抽象,还是油画本身描绘的内容就是妙俊风不知道的事物。反正一路看下来,他只看懂了缤纷的色彩,不再有其它。

    “妙俊风,你带给本王的惊喜还真是接连不断。没想到你对艺术也是那么钟爱。要不是因为你与本族的矛盾无法化解,本王真的舍不得杀死你。”

    “承蒙抬爱,道不同不相为谋。我是堂堂正正的人,不是血族的奴仆。那些臣服于血族的软骨头,在我看来他们已不配做人。

    若是你有空,就把他们全部转化了,省得我见了就烦。一烦我就忍不住要杀人。”

    “哦?那本王就更不急转化他们了。借你之手屠尽人族不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吗?”

    妙俊风不再回话,也不再继续关注廊道上的油画。他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三步并作两步的踏入了王座大殿。

    整座大殿给人的感觉很空旷,似乎这里不是一座大殿,而是一个小世界。

    “妙俊风,本王英顿,很高兴能在这里见到你。本王给你选的墓地你应该感到很满意吧!不知道有多少人想葬在这呢!”

    “抱歉!没有兴趣!我可不想和你们这些活死人挤在一起。这里就只剩下你一个王了吗?要是还有其他的王,就让他们一起出来吧!我赶时间。”

    “哈哈哈...,妙俊风,你这个人真有意思。现在是什么处境你难道不知道吗?竟还敢站在本王面前,大放厥词。看来布克对你真的太温柔了,温柔的让你不知道血族的尊贵和可怕。”

    “布克的确是个有意思的血族,他三番两次的阻挠我。等我解决了你,我会去解决他的。对于威胁人类生命安全的血族,我绝不心慈手软。”

    “是吗?”英顿眼神一变,向妙俊风射出两道血光。

    血光速度很快,眨眼间就出现在妙俊风眼前。

    “哼!”妙俊风不甘示弱,同样回以两道金光。金光恰到及时的与血光撞击到一起。

    “啵”的一击清脆声,金光与血光同时碎裂开来。

    “不错,反应够快,力量也足。你是我见过的人类中最强的。”英顿没有隐瞒,称赞了妙俊风一声。

    “你也不赖。”妙俊风才不会去理会他是不是血族的王。在他眼中,普通血族和王没有两样,都是自己要消灭的对象。

    “本王欣赏你的勇气。只是勇气不能当饭吃,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你所有的挣扎和期望都是苍白无力的。

    你知道本王为什么没有去白虎域,而是耐心的坐在这,等着一个卑微的人类前来吗?”

    “愿闻其详。”

    “和聪明人说话就是好,不用绕弯子。在本王看来,你是东方世界新兴力量的头号强者。对于老牌强者,本王心中有数。

    因此,只要把你杀了,从你身上获得本王想要掌握的资料。整个东方世界还不是本王的天下?”

    “你胃口挺大,只是牙口好吗?别一不小心蹦碎了牙齿!”

    “牙尖嘴利,看本王一会把你的牙齿一颗颗的拔掉!”

    “火龙术,急急如律令!敕!”妙俊风出其不意,先下手为强。对他自己必须要全力以赴,在他的身上自己感觉到了危险。

    “火龙术,笑死本王了!”英顿抬手一抓,迎面扑来的火龙被他给一把捏碎。

    “就算是真龙,在本王面前也得盘着!”英顿话音刚落,人影却已消失在王座上。

    等到妙俊风反应过来他在哪儿的时候,“嘭”的一声,他被英顿一拳砸飞了出去。

    “咚”的一声巨响,妙俊风砸进了墙壁中,嘴角也是留下了一道鲜血。地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